520言情网-全本小说在线阅读

言情书坊

当前位置: 主页 > 重生小说 >

弃妇归来(重生)+番外(下)作者:红叶似火

时间:2017-11-26 12:46标签: 重生 爽文 虐渣 复仇
第93章 从子夜到太阳高高挂起, 钱世坤就这么趴在地上, 眼睁睁地看着曾经繁华不可一世的钱府逐渐走向衰败,心里希望的火焰一点一点地熄灭,终至绝望。 他爬起来扶着假山墙壁单脚跳到前院,看着满地的血污, 心中一片悲凉。凝视片刻,他缓缓坐到地上,拾起一把
第93章 
  从子夜到太阳高高挂起, 钱世坤就这么趴在地上, 眼睁睁地看着曾经繁华不可一世的钱府逐渐走向衰败,心里希望的火焰一点一点地熄灭,终至绝望。
  他爬起来扶着假山墙壁单脚跳到前院,看着满地的血污, 心中一片悲凉。凝视片刻,他缓缓坐到地上,拾起一把带血的刀,眼一闭,横在脖子上。
  但过了许久,他都狠不下心, 下不了手。死之一字, 说起来简单,做起来却委实不易。钱世坤以为自己戎马一生,早将生死看破,看透了,但真的事到临头, 他才发现自己的懦弱。他不想死,哪怕右腿已断, 他已经成为了一个废人,哪怕他已经失去了手中的权势, 将来只能蝇营狗苟,窝窝囊囊地活一辈子,与街边的乞儿争食, 他也不想死。
  好死不如赖活着,这句老话不是没有道理。
  良久,钱世坤无力地垂下了胳膊,手中的大刀哐当一声,砸在了青石板的地面上,滚动了一下,忽地停止,清脆的撞击声戛然而止。
  钱世坤布满血丝的眼睛动了动,只见他的视线中出现了一双黑色的鹿皮靴,紧接着一只骨节分明的手掌拾起了大刀。
  “陈尘、鲁达……”钱世坤蠕动了一下唇,猛地抬起乱糟糟的头,希冀地看向来人,只一眼,他黑瞳中的希望就变成了绝望和恐惧,“摄政王……”
  陆栖行把大刀捡起来,伸出食指用力弹了一下刀身,精铁所铸的刀身发出一道铮鸣声。
  “这刀不错。”陆栖行赞了一句,终于把目光挪到了钱世坤身上,“钱参将,你说错了,本王封号一个‘辰’字,可不再是什么摄政王。”
  钱世坤忐忑不安地看着陆栖行,他的态度平和,说话也没有丝毫的怒气,莫非一点都不生气?那他会不会原谅自己?想到钱臻临走时说的那番话,钱世坤心里陡然生出一股莫名的勇气:“王爷,末将有一要事相报!”
  “你是说西郊的银矿。”陆栖行似笑非笑地看着他,一语道破了他想说的话,都这时候了,钱世坤还能有什么筹码。
  钱世坤一脸惊愕,嘴唇动了动,说不出话来,他本想用银矿的下落换取自己的x_ing命,哪知竟会被对方知晓了。
  见他失魂落魄的样子,陆栖行再次给了他会心一击:“你真以为会那么巧?银矿早不爆炸,晚不爆炸,偏偏等万昆的人马过去的时候爆炸,还被他发现了你们藏了许久的秘密。”
  钱世坤瞳孔骤缩,里面盛满了害怕和后悔。胳膊拗不过大腿,他真是鬼迷心窍,怎么就冒出投敌叛国把银矿据为己有的鬼念头呢!
  陆栖行不理会他这幅如遭重创的样子,挥手叫来两人,架着钱世坤出了门。
  一路上,钱世坤看到院子里、门口、马路上到处都是尸体,其中还有一些是他所眼熟的人,他怔了怔,一片茫然地被拉上了囚车。
  旁边一侍卫问陆栖行:“王爷,怎么处置他?”
  陆栖行厌恶地瞥了钱世坤一眼:“送给曹广,按律处置就是。”
  听到“按律”二字,钱世坤从惊愕中回神,抓住囚车上的铁栅栏,哀求地望着陆栖行,“王爷,王爷,末将有罪,求王爷给末将一个痛快!”
  燕律规定,谋逆造反、投敌叛国这种大罪,株连九族,罪大恶极者处以极刑,而大燕的极刑中用得最多的非腰斩莫属。
  陆栖行回眸看着他,目光一片冷然,指着地上的血迹和残尸:“给你一个痛快?那谁给这些无辜受累的百姓和士兵一个痛快?你自己好好看看,多少人因为你们的一念之私和贪欲葬送了x_ing命,妻离子散,家破人亡!”
  钱世坤目光一跳,落到囚车旁的一具尸首上,这是一个二十岁左右的年轻人,他抱住被捅了个窟窿的腹部,侧躺在地上,两眼鼓得大大的,里面盛满了不甘和仇恨,似乎正在怒目瞪着自己,钱世坤心中一悸,竟不敢直视眼前这双死人的眼睛。
  现在知道怕了,早干嘛去了!陆栖行瞥了他一眼,没再理会他。
  “王爷,钱府的两千士兵,歼一千余人,还有八百三十人投降了。”章卫走过来汇报道。
  陆栖行颔首,复又问道:“曹广那边呢?都结束了吗?”
  章卫瞥了钱世坤一眼,拱手回道:“差不多结束了,活捉了陈尘,杀了鲁达,现在就还余一小部分顽固分子在负隅顽抗。”
  听到自己的两个心腹爱将都已遭难,钱世坤如遭雷击,无力地靠到了铁栅栏上,再生不出一丝侥幸心理。
  陆栖行却不满意,催促道:“你派个人去叫曹广快点,他已经耽搁了一整夜。”
  “喂,什么叫耽搁了一整晚,好几万人呢,你去试试,累死我了。”曹广走过来,正好听到这一句,忍不住跳出来,为自己辩解。
  陆栖行斜了他一眼:“军营那边已经搞定了?”
  曹广洋洋得意地点头:“当然。”
  陆栖行蹙眉看着他:“那街上呢,大街小巷的逃兵不少,身为统帅,你不去处理,到处溜达,像什么样。”
  曹广深呼吸了一口气,挥了一下酸痛的胳膊,不满地说:“钱府的事也已经了结了,王爷体恤百姓,怎么不自己去处理?”
  陆栖行白了他一眼,嘲讽道:“接圣旨的可不是本王,这是你职责所在。”
  一句话堵得曹广心塞不已,偏偏没办法反驳。他看了陆栖行一眼,收起脸上的戏谑,正儿八经地问道:“那你什么时候带我去见贾鑫利?”
  这才是他特意赶过来的原因。
  陆栖行不假思索地说:“再等等。”却不肯说什么时候。
  曹广心焦,不满地说:“安顺的局势已经稳定下来了,外面有阳顺大军压阵,内有史灿,还有什么比这事更重要?你莫不是拿借口忽悠我?”
  陆栖行没有理会他,因为章卫接了一士兵的报告,急匆匆地走到他耳边低语了两句。
  陆栖行眼睛一亮,翻身上马,一夹马腹,飞驰而去。
  “诶,话还没说完呢,怎么就走了?”曹广见追不上他,转而问章卫,“说吧,怎么回事?王爷匆匆忙忙的这是要去哪儿?”
  章卫抿唇不语,曹广瞥了他两眼,忽然脑海中闪过一抹光亮,一拍脑门道:“你家王爷该不会是去找那个傅夫人了吧?”
  章卫没直接承认:“曹将军,贾鑫利就在那儿,跑不了。城里现在一片混乱,不能没有你。”
  “得了,你别跟我灌迷魂汤。”曹广y-in恻恻地瞥了章卫一眼,“我现在先去办事,晚些时候再去找你家王爷。你跟他说,我的耐x_ing不好,顶多明天,我一定要见到贾鑫利。”
  章卫不卑不亢地说:“卑职会把将军的话转达给王爷。”
  见他油盐不进,曹广没趣地翻个白眼,大步而去,走到没人处,他立即停下了脚步,挥手招来随从:“待会儿跟着章卫,看看咱们辰王殿下是去会哪位佳人了,注意点,别被章卫给发现了。”
  随从一言难尽地看着他,无可奈何地点了点头。
  ***
  傅芷璇提心吊胆的在倡营呆了两夜。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