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言情网-全本小说在线阅读

言情书坊

当前位置: 主页 > 重生小说 >

弃妇归来(重生)+番外(上)作者:红叶似火

时间:2017-11-26 12:51标签: 重生 爽文 虐渣 复仇
文案: 前世傅芷璇成亲当天丈夫就被征召入伍,她在家cao持家务,侍奉婆婆,七年后丈夫凯旋而归,还带回来一个身怀六甲的新欢以及一纸休书,罪名:七年无所出。她落得身无分文,流浪街头,葬身火海的结局。 重活一世,傅芷璇表示,什么德容工言,什么卑弱敬慎
文案:
前世傅芷璇成亲当天丈夫就被征召入伍,她在家cao持家务,侍奉婆婆,七年后丈夫凯旋而归,还带回来一个身怀六甲的新欢以及一纸休书,罪名:七年无所出。她落得身无分文,流浪街头,葬身火海的结局。
重活一世,傅芷璇表示,什么德容工言,什么卑弱敬慎都一边去,她要惩j-ian夫斗恶妇,拿回自己的嫁妆,把和离书砸到季文明头顶上,让季家一门子喝西北风去。
PS:本文架空,架得很空,勿考据。
 
内容标签: 重生 爽文 复仇虐渣
 
搜索关键字:主角:傅芷璇 ┃ 配角: ┃ 其它:
 
金牌作品简评:
前世,傅芷璇遵父母之命,嫁给季文明,婚后孝顺婆母,抚养小姑,丈夫却攀高枝,另结新欢,她被休弃,落个葬身火海的结局。重生回来,傅芷璇步步为营,搅得夫家j-i犬不宁,顺利和离,迎来新生。本文情节紧凑,文笔流畅,人物个x_ing鲜明,剧情跌宕起伏,故事层层递进,一环扣一环,引人入胜,值得一读。
=================
 
 
第1章 
  靖元二年腊八的前一天傍晚,京城毫无预兆地下起了鹅毛大雪,不过一夜,积雪已没过膝盖。
  京城西郊,放眼望去,白茫茫的一片,低矮破旧不堪的难民营也被掩盖在皑皑白雪中,只伏起一个又一个高低不平的小包。
  “施粥了,施粥了……”
  不知是谁喊了一句,死寂的难民营像是突然活了过来一般。无数衣着褴褛的难民从低矮的窝棚里钻出来,撞撞跌跌地往施粥的方向跑去。
  傅芷璇哆哆嗦嗦地伸出被冻得没有知觉的手指,抓住旁边那根断了一截的木头桩子,借力站了起来。
  她紧了紧身上露出黄色棉絮的破棉袄,跟在拥挤的人潮后面,往施粥的方向走去。
  施粥的队伍排得老长,天上大雪飞扬,寒风刺骨,冻得人睁不开眼。
  不知过了多久,终于轮到了傅芷璇,她咬住下唇递上了缺了一角的旧瓷碗。
  “不好意思,今天的粥施完了。”施粥的伙计用汤勺拍打着空荡荡的木桶,脸上露出抱歉的神情。
  傅芷璇握住碗的手一颤,差点掉到地上。
  见她脸色苍白,嘴唇发青,双腿打颤,一副随时都可能晕倒的模样,伙计心有不忍,指着不远处的另外一支队伍说:“去那边吧,季家还在施粥,听说他们家将军夫人前两天生了个大胖小子,季家老夫人为了给这大孙子祈福,决定连施九天的粥,数量不限,保证每个人都能分一碗。”
  旁边一人c-h-a嘴道:“季将军先前的那位夫人,七年都没生一个孩子,也难怪老夫人这么高兴。”
  “这季老夫人是个仁慈的,据说还一直待先前的媳妇儿如亲女,若不是她善妒,都不会允许季将军休了她。”
  “啧啧,七年无所出,这样不下蛋的j-i,别说季将军那样的人家,就是咱们平头百姓也早就休妻了。这季家还真是厚道,难怪出手这么大方呢。”
  ……
  后面那些人还说了些什么,傅芷璇完全没听进去,她木然地转身,挪动着宛如灌了铅一样的大腿,一步一步往回走。
  呵呵,七年无所出,刚拜完堂季文明就走了,一去就是七年,她上哪儿生孩子去?
  视她如亲女?所以眼睁睁地看着她被冤枉,被休弃?身无分文地被赶出季家?
  厚道?季家一贫如洗,若非她用她的嫁妆做本开店,苦心经营,就凭季文明那点微薄的俸禄,季家哪有钱在这儿施粥博美名?
  她嫁入季家七年,恪守妇道,孝顺婆母,cao持庶务,殚精竭虑,最终却落得个被休弃的下场!这就是季家的厚道,这就是季家的仁慈!
  好个满口人仁义道德之家!
  “哟,没想到这难民营还有如此水灵的女人!”
  傅芷璇还没反应过来,旁边干枯的树从里探出一个黑黝黝的手,用力抓住她的头发,把她拖进了几十米远的一处破庙。
  傅芷璇已经三天没进一粒米了,本就饿得头晕目眩,被他这么一拽,更是头重脚轻,脑子糊成了一团。
  直到胸口传来一道布帛撕裂的声音,她才猛然回过神来,抬腿用力一脚踢向骑在她身上的男人的下体。
  那人吃痛,扑通一声从傅芷璇身上滚了下来,趴在干Cao堆上,抱着下半身,骂骂咧咧:“妈的,臭婊子,敢踢老子,毛蛋,你先上,便宜你小子了。”
  “好嘞,痣哥。”破庙后面突然钻出一个尖嘴猴腮的家伙, y- ín 荡的目光毫不掩饰地打量着傅芷璇玲珑的身段。
  傅芷璇又惊又惧,她不住地往后退,直到退到墙角处,无处可退。
  “嘿嘿,小美人放心,哥哥会好好疼你的!”毛蛋舔了舔嘴皮子,一把扑向傅芷璇。
  傅芷璇目露绝望,眼角的余光突然扫到旁边熊熊燃烧的火堆,她心一横,抓住一根红通通的木棍挡在胸口:“滚,滚开……”
  毛蛋扑上前的身体一顿,嘲笑傅芷璇的不自量力:“小美人,小心火烧着你自个儿,爷可是会心疼的!”
  一旁的痣哥受不了毛蛋的墨迹,抱住□□催促道:“你跟她啰嗦个屁,赶紧办事,办完好回去拿钱。”
  闻言,傅芷璇一怔,瞬时明白过来:“谁给你们的银子?钱珍珍还是万氏?”
  难怪这座破败不堪,连风也挡不住的破庙会有火堆,难怪这两人敢在光天化日之下把自己虏过来。
  一时情急说漏了嘴,痣哥也很恼火,不过他转念一想,这地方又没第四个人,以后他来个抵死不认,这个落入尘埃的女人又能拿他怎么样。而且这事要传出去了,这女人也别想活了。
  “知道就好,你知趣的就乖乖配合哥哥,哥哥待会儿温柔点,也让你少吃点苦头……”
  瞧傅芷璇的注意力都在他身上,痣哥偷偷冲毛蛋使了一记眼色。
  毛蛋会意,趁着傅芷璇不注意,扑上去,一把夺过她手里带着火焰的木棍,丢得老远,然后手脚并用,把傅芷璇压在身下,臭烘烘的嘴往傅芷璇白皙圆润的胸口拱去。
  绝望涌上傅芷璇的心头,她已经声名狼藉,再被这两个畜生糟蹋了,这世间哪还会有她的容身之处?
  她不甘心,她就是死也要死得干干净净的。
  也不知从哪儿来的力气,傅芷璇猛地低下头,死死咬住毛蛋的耳朵。
  “啊……我的耳朵,痛死了……”毛蛋吃痛,松开了对傅芷璇的禁锢,甩手狠狠给了她几巴掌,然后捂住被咬掉半截的耳朵,骇然尖叫起来,“我的耳朵,我的耳朵被咬断了,怎么办?”
  “废物!还是老子亲自来。”痣哥骂了一句,摸了摸已然恢复过来的命根子,随手拾起一根木棍,朝嘴角流血的傅芷璇走去。
  傅芷璇眼睁睁地看着他走近。挨了几耳光,她现在头晕耳鸣,浑身无力,哪会是这个畜生的对手。
  闭了闭眼,傅芷璇突然扑向毛蛋,抱住他的大腿,用尽最后的力气,往旁边的火堆中一滚。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