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言情网-全本小说在线阅读

言情书坊

当前位置: 主页 > 重生小说 >

女帝直播攻略 作者:油爆香菇(十二)

时间:2018-12-17 12:41标签:
是自尽的,他的尸体是士兵们从北疆牢狱中发现的,另外两具分别是北疆大王的长子和五子 姜芃姬内心默默算了算,北疆九个王子全部阵亡了呀。 她揉了揉眉头,挥手道,他们的尸体也送下去,统一处理了。 一家人讲究团团圆圆、整整齐齐。 这么一想,她觉得自己还
是自尽的,他的尸体是士兵们从北疆牢狱中发现的,另外两具分别是北疆大王的长子和五子——”
  姜芃姬内心默默算了算,北疆九个王子全部阵亡了呀。
  她揉了揉眉头,挥手道,“他们的尸体也送下去,统一处理了。”
  一家人讲究团团圆圆、整整齐齐。
  这么一想,她觉得自己还挺仁慈的。
  不多时,符望过来复命。
  “主公,人已经全部抓来,请您清点。”
  王城这个地方,贵族的数量也许比蚊子都多。
  符望递上一本册子,上面详细记录所有北疆权贵的名字,名字后面跟着家眷人数,总数逼近一万五。
  姜芃姬粗略一看便搁在一旁,表情冷漠,近乎无情,她道,“大军已经将王城围得水泄不通,如今连蚊子都飞不出去一只……若是有漏网之鱼,符望,你自己提头来见!”
  符望抱拳道,“末将领命。”
  副将跟在符望身后离开,走远之后,他迟疑地问,“将军,那些人——全杀了?”
  符望冷笑地提起武器,“没听主公说了?若有一条漏网之鱼,我便要提头去见她。”
 
 
第1023章 斩Cao除根(一)
  “求求你们——求求你们就别杀我,求求你们,你们要多少金银珠宝,我都给你啊——”
  “你们要什么都给你,只求别杀我——”
  万般求饶,眼前的死神也无动于衷。
  在死亡的威胁下,这些人崩溃了,情绪失控。
  “柳羲——你不得好死——”
  “柳贼!咒你生生世世难以善终,生女为娼,生男为盗——我们会在地狱看着的——”
  “阿母,我好怕啊,我不想死啊,阿母——”
  “阿父,阿父你在哪里呀——我好怕——”
  ……
  声声凄厉的毒咒传入符望耳中,分明已经走远了,但总觉得有人在耳边幽咽哭泣。
  若是普通人,如今怕是会心里难受,符望却面色如常。
  “唉——将军,你说主公这么做会不会太——”
  跟随符望执行屠杀命令的副将面露不忍之色,他的心境远没有符望那么强大冷硬。
  不怪他心软,北疆蛮人是死有余辜,杀几个他都不眨眼的。
  不过,那些老弱妇孺应该是无辜的啊,他甚至还看到不满月的孩子和怀孕数月的妇女。
  纵然同情,奈何军令如山,他不得不下令弓箭乱s_h_è ,将人全部处死。
  处死之后还要一具一具尸体检查一番,没咽气的再补上一刀。
  做完这些,副将感觉整个人都不好了。
  符望冷嗤一笑,冷漠问,“如果你的妻子被北疆蛮族歼污,女儿被人折辱而死,老迈的母亲难逃魔爪,父兄被人砍断头颅和双足,亲缘血缘仅剩你一人——你会觉得那些是无辜的?”
  副将面露错愕,似乎没想到这种可能。
  “若、若是这样——自然是恨不得让北疆上下全部陪葬——”
  符望说,“这不就行了,你同情泛滥做什么?你觉得北疆的孩童是无辜的,可在本将军开来,他们却是最不无辜的。宁愿放过十个成人,断然不能放过一个流淌北疆贵胄血脉的孩童。”
  “为何?”副将不赞同地摇头,“孩子还小,什么都不知道,这怎么能一样——”
  符望抬手将手中长斧c-h-a入地面,依靠着营寨的栏杆,长吁一口气。
  “乱世不同于盛世,乱世下的人,根本没有年长和年幼的区分。”符望哂笑一声,他说,“年幼的孩童远比成人有威胁x_ing。成人么,是龙是虫基本定x_ing,掀不起大浪。不过,孩子不一样。谁知道这个孩子以后会成为怎样的人?正因为是孩子,所以更容易被人利用——我们终究是要老的,若是北疆遗少是个了不得的苗子,岂不是给后人留下动乱的隐患?”
  别看符望外表粗犷,x_ing情鲁莽桀骜,实则心细如尘。
  他有着野狼一般的直觉,还有一双能看穿迷雾、直透真相的眼睛。
  “不过——那只是些许可能罢了——”
  副将是个老好人,憨厚忠诚,所幸不会耽误军机大事,符望也没去刻意纠正。
  “一点可能都不允许有——”符望斜了眼,余光瞥了一眼惨叫渐歇的地方,冷漠地道,“主公想给天下带来盛世太平,那么她便不允许有丝毫威胁盛世太平的隐患存在。你以为主公为何要屠光北疆贵胄,连他们的亲眷都不肯放过?因为北疆贵胄拥有的人脉、财力高于普通百姓,他们可以轻易做到百姓做不到的事情,他们的威胁x_ing也比普通百姓大,所以容不得。”
  北疆虽是蛮荒之地,但贵胄阶层也有聪明人的。将贵胄比喻为大脑,普通牧民比喻为身体四肢,那么只要摘掉了大脑,躯干四肢没了大脑指挥,最后能发挥出多少战斗力?
  “若是留着这些人,最迟二十年,北疆便能恢复元气,变成心腹大患。到时候,新仇旧恨相加,你猜猜会死多少无辜的人?绝对不止一万五。”符望笃定地道,“战争不仅会伤害中原百姓,对北疆百姓而言也是负担。如果能用这些人的死换取未来更多人的生,他们死得其所。”
  副将听了,怔在原地良久。
  半晌过后,他羞惭地道,“将军境界超然,末将惭愧。”
  符望老实地道,“什么境界超然?唬你罢了。”
  副将懵逼脸:“……”
  符望抬手将武器拔了出来,撇嘴道,“胜者为王,败者为寇。若是搁在丛林,哪头狼会因为猎物怀着孕不吃它?不吃猎物,饿死的是自己。真不知道你怎么有那么多同情心——”
  副将:“……”
  毕竟是姜芃姬交代下来的事情,符望仔细对照每一具尸体的身份年纪,再三检查。
  不上心不行啊——
  若是有漏网之鱼十八年后跑来复仇,挑起蛮族和中原战争,那该死多少人?
  符望一边打着哈欠,一边让人仔细干活。
  未免有人动恻隐之心,符望派出了自己的心腹,一个赛一个冷酷无情。
  哪怕犯人中有国色天香的美人,他们也会眨也不眨地捅上好几刀,直至把人捅咽气。
  “卫军师?”
  符望正在忙碌,不曾想军帐来了个意料之外的人。
  “昨日夜观天象,慈发现夜空星象诡异,北疆气数未尽,似有中兴之主藏匿——”
  符望惊得什么睡意都没了。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