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言情网-全本小说在线阅读

520言情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重生小说 >

高岭之花食用指南(女尊) 作者:水波波

时间:2020-03-07 21:13标签: 甜文 重生 破镜重圆
文案: 李玉重生后的第一件事将外头住的夫郎接回来。 那个好似看不上商贾之家,高高在上的官家公子,李玉在死前,才意识到他的真心。 有的人,错过了便是终生悔恨,但既然能重来,怎么也得抓
  文案:
  李玉重生后的第一件事——将外头住的夫郎接回来。
  那个好似看不上商贾之家,高高在上的官家公子,李玉在死前,才意识到他的真心。
  有的人,错过了便是终生悔恨,但既然能重来,怎么也得抓住。
  一句话简介:重生后追回遗失的美好。
  女尊,男生子。
  温馨r.ì常向,描写两人互动多。
  内容标签: 破镜重圆 重生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女主李玉,男主白卿书 ┃ 配角:未定 ┃ 其它:女尊重生弥补
 
 
第1章 
  寒冬凛冽,风呼呼地吹。
  这般能冻死人的季节,谁都不愿在外多呆。温暖的客栈内,有人急切地上了楼,像是寻人。
  “小姐,就是这儿。”一女子说道。
  听了这话,李玉伸手打算敲门。
  却又犹豫地收了回去。
  她有些胆怯,有些愧疚,不知该如何面对门内的人。
  最终仍是决定敲门,手背刚触碰到门板,那木门便被人推开。
  “吱呀——”
  一浅色衣衫的圆脸小厮吃力地端着水盆走出来,两人都被对方吓一跳。
  “是你?”
  那圆脸小厮看清李玉的面容,顿时皱眉,不大友善地问道:“你来做什么?”见她往屋里望,便挡在门口不让李玉进去。
  尽管知道对方是他家公子的妻主,这少年竟也没有丝毫尊敬。
  李玉没有在意他的态度,收回手,露出一个温和友好的笑容:“你家公子在么?你们……近r.ì可好?”
  还提公子?
  小厮一听,忽然有些愤怒,“咚”地一声重重放下水盆,瞪着李玉,“当然不好,公子生病了,我们都快没钱买药了。”
  搬到这里后,天气寒冷,某r.ì忘记关窗,公子便得了风寒。看了大夫也抓了药,却迟迟不见好。
  他和公子在琥城没有熟人,公子又不愿向李家示弱,小厮心里着急得不行。
  刚好李玉过来,他便忍不住:“我们家公子身子娇贵,以往哪里受过这等委屈?”
  李玉面色一变,还未开口,旁边跟着的女子便着少年抱怨:“生病了怎么不知道告知府里?到时候传出去以为是我们李家苛待了新婚的正夫呢。”
  “阿涂!”见小厮翻了个白眼,李玉扭头低声骂女子,“你闭嘴!”语气很重。
  以往会顺着自己话往下说的小姐今r.ì像是变了个人,尽管十分奇怪,但阿涂听话地不吭声了。
  李玉如今十分后悔。她不知道自己上辈子为什么对白卿书这般恶劣,导致身边心腹也对他们说话不客气。
  她深吸一口气,轻声请求道:“能让我进去么?我是来带卿书回去的。”
  听到这句话,小厮睁大了双眼。前两r.ì李小姐才同自家公子吵架,让他们走,如今竟然转x_ing儿了。
  他原本是不乐意让她进去的,但不知想到了什么,态度也缓了下来。
  “哦,那,您进来看看公子吧。”称呼也变成了“您”。
  他一边侧过身子让李玉进去,一边打量着对方。
  她平r.ì的一身富贵变得素净,倒显出了气质。一双狐狸眼,笑时眼里含ch.un,身材高挑,确实是风流倜傥的女子。
  白家早就没人了,之前李家小姐对公子不好,他就讨厌她。
  但既然对方来请他们回去,文意想着,公子毕竟还是嫁了人,哪儿能一直犟呢?如果能和李家小姐和好,公子的r.ì子也会好些。
  李玉之前在门外没什么感觉,进来后,越靠近床榻,便能闻到一股淡淡的药C_ào味。这味道让她心中十分难受。
  前世是成亲一个月后,因为有流言说李家小姐把夫郎扔外头不管,家里嫌丢人,才逼着她去请的白卿书。
  那会儿见到白卿书,就是面色苍白如纸,瘦得不行,她还嘲笑对方用苦r_ou_计。
  原来他很早就病了么,不知道他是怎么熬过来的。李玉有些想骂自己,明明好好沟通便能解决问题,做什么要和卿书置气,要赶他走。
  李玉不敢立刻面对白卿书,她犹豫了好半天,才拉开床帘,出声轻唤:“卿书,你感觉如何?”
  面前的少年微闭着眼,浑身裹着薄薄的被子,蜷缩在床上。他的五官很j.īng_致,纤长的鸦睫像把小扇子,随着呼吸微微抖动。
  但此刻的他肤色惨白,面容沉静,即便听到了李玉的话,也只是微微掀起眼皮,看了她一眼。
  “不劳李小姐担心”。声音沙哑,刚说完,就猛地咳嗽了两声。
  “李小姐是来看我的,那你看完了,能离开么?”
  白卿书其实也有听到外头说话声,但他不信对方是来接自己回去的。
  成亲第二天,对方的态度是“有本事你别进我们家门”,这才几r.ì,就变了?
  李玉心里坠坠地疼,她没吭声。她知道白卿书这样的反应是理所应当,也不去辩解,只想着把人带回去治病。
  “我来接你回去的,咱们不要吵了,以后好好过r.ì子可好?”
  真是接自己回去的。白卿书望着李玉,抿了抿苍白的唇,有些沉默。
  看出了夫郎眼中的动摇,她便上前,一把将对方打横抱起。白卿书就这么裹着被子,被她带出门。
  “唔?!”
  怀中的人儿很轻,因为生病瘦了些许,腰肢很细。
  他一双杏眼瞪圆,抬起头惊讶地望着李玉,但一时没有回过神。李玉快到楼梯口,才感觉到白卿书在怀中的挣扎。
  这会儿白卿书反应过来,他无力地将手从被子里伸出来,推着李玉,表示自己的抗议:“你放开我。”
  “别乱动,你想我们两人一起摔下去么?”她正在下楼,低声哄着少年,“咱们回去再说。”
  把人抱到马车上,李玉立马将暖炉塞进白卿书怀中,又将火盆放于他脚下,见他还是愣愣的,忍不住笑了声。
  其实白卿书心思很单纯。
  前世她一直觉得对方时常冷着脸是看不起自己。
  因为对方每次在自己提生意时,露出不在意的神态。加上从小一起长大的表弟时常在耳边抱怨,她心里就认定白卿书是清高的人,还念着自己那落魄的官家身份。
  两人观念不合,各自误会,又不愿j_iao流,才会导致那样悲惨的结果。
  “公子!”白卿书的小厮追了上来,看了看李玉,最终什么也没说,和阿涂一同坐在外头。
  马车缓缓前进,李玉刚调整位置坐好,要和白卿书说话,就听他道:“你把文意放外面?他穿得那般少,能经得住风雪么?”
  他意识到李玉过来是为了接自己回去,被抱上马车时没有逞强。但说出的话又不由自主冷冰冰,说完停顿了会儿,闭上嘴,垂下眼睫。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