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言情网-全本小说在线阅读

520言情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重生小说 >

造反的丈夫也重生了 作者:木妖娆(下)

时间:2020-03-18 20:23标签: 天作之合 甜文 重生 情有独钟
第64章 骁王拉着温软午睡了一觉, 睡到了下午申时才起的床。 温软起床是替他更衣, 把黑色肩胄戴到了他的肩膀上,不满的嘟囔道:旁人都说这宵防营都是个好差事,可妾身怎么觉着这是个吃力不讨好的苦差事, 白r.要忙活, 晚上也要忙活, 就算是铁打的身体也吃不消
第64章 
  骁王拉着温软午睡了一觉, 睡到了下午申时才起的床。
  温软起床是替他更衣, 把黑色肩胄戴到了他的肩膀上,不满的嘟囔道:“旁人都说这宵防营都是个好差事,可妾身怎么觉着这是个吃力不讨好的苦差事, 白r.ì要忙活, 晚上也要忙活, 就算是铁打的身体也吃不消呀。”
  “父皇命本王一个月之内把灭门案给破了, 最近自然要忙碌许多。”
  “怎可能说破就能破的, 若是一个月内破不了, 那会怎样?”
  骁王勾唇笑了笑:“查个命案罢了,还能难倒你男人不成?”
  温软被他口中”你男人”这三个字逗笑了好了一会。
  随之才琢磨了一下, 问他:“殿下你说那淮庆王真有造反之心吗?”
  骁王嗤笑了一声:“想什么呢, 皇后的话你也信,淮庆王他有什么能力造反?没兵没粮, 况且这些年来, 驻守在淮庆的军队也不是吃干饭的, 他若是要反,只怕还没出淮庆就先兵败了。”
  “既然这样, 那皇后为什么拿这个诓妾身,况且还拿着父皇的名号来诓?”
  方长霆:“父皇确实在提防着淮庆王, 只是没她说的那般严重而已,往后她若是再提,你便只管像今r.ì这般装傻就成。”
  穿戴好衣服,温软让他坐下, 替他束发,“可问题是沁yá-ng县主还在金都中,听说这几r.ì还堵在宵防营必进之路,就为看殿下一眼。”
  方长霆从镜中看了她一眼:“吃醋了?”
  温软脸色未变,淡淡的道:“殿下眼中又没她,妾身与她吃什么醋呀”
  “那你的意思是,若是本王心中有她,你便吃醋?”
  温软整理着骁王长发的手顿了一下。琢磨了一下,觉着这话题在沁yá-ng县主第一回来王府的时候就已经说过一回了,殿下怎还问这种问题?
  “那殿下想让妾身吃醋呢,还是不吃醋?”
  方长霆默了半响,随即道:“算了,你还是束发吧。”
  温软有些疑惑不解,但因着时间赶,便也没有再继续聊下去。
  装整后,骁王喝了两碗粥便又出门了。
  骁王才刚出门,便在道上遇上了雷阵,雷阵看到他,忙停了马,让人上前打了招呼,告诉骁王说在茶楼中等他,喝上两盏茶再聊两句。
  因着也不赶时间,骁王便也就应了。
  下了马,入了茶楼,跟着小二上了二楼,入了包间。
  待门关上后看着雷阵的脸,略微勾唇,“不是嫌这没胡子无男子气概,怎又不蓄了?”
  雷阵抹了抹自己的下巴,不甚在意的道:“这不是还有两三个月就要热起来了么,索x_ing等入秋之后再重新蓄……不对,下官找殿下来这里,不是聊这胡子的。”
  骁王瞥了眼他:“那为何事?”
  随之坐下,自己倒了一杯茶,径自的喝了起来。
  雷阵也连忙坐了下来,看着骁王,说出来意:“下官这边有些许的眉目了,之前坊间传闻……”
  骁王放下杯子,抬了抬手,示意他不用说了。道:“本王已经调查清楚了,你也不必继续调查下去了。”
  雷阵不可置信的看骁王:“就这么小半个月的时间,殿下就调查清楚了?!”
  “查清楚了,确认了,所以本王想请雷世子帮一个忙。”
  雷阵看向骁王:“什么忙?”
  “本王先问问雷世子的轻功和拳脚功夫如何?”
  雷阵拍胸膛自豪道:“虽然我看着块头大,但这轻功也极好,飞檐走壁可毫无声响,拳脚方面更不是下官吹嘘,下官自小天生神力,再练了功夫,自然能轻松御百敌。”
  这点方长霆也不怀疑真假,随后又问:“那若是有百人高手护着的府邸,你可悄无声息的潜入,然后再平安从中出来?”
  雷子也自己翻了个杯子,边提起茶壶倒入茶水,边回道:“两年前和东疆打仗的时候,下官就只身夜闯敌营查清人质所在,那可是千军万马的敌营,下官还不是照样出来了,也没见缺胳膊少腿。”
  说着,悠哉的喝起了茶。
  “那本王若让你去景王府行刺景王呢?”
  “噗!”雷阵一口茶水喷了出来。
  幸好向着的不是骁王的方向喝茶,不然这一口茶定然会喷到骁王的身上。
  雷阵瞪着大眼看着骁王,“殿下!你、你这是一干要干一票大的!?”
  方长霆看着他方才喷茶的举动,脸上带了一分明显的嫌弃,也没有掩饰,道:“假刺杀,他派人刺杀本王的王妃,本王自然要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雷阵……
  “殿下你先容下官喝两杯茶水压压惊,再继续说。”说着忙倒了一杯茶水,一口灌了下去,然后又是灌第二杯,喝完之后,深呼吸了两口气才看向骁王。
  “听殿下这意思,景王是这次刺杀背后的幕后黑手?”
  方长霆点头,“嗯”
  雷阵眼角抽了抽:“稷州这么大的阵仗害殿下,如今回了金都,又要害王妃,莫不是真和那坊间传闻有关吧?”
  这回方长霆没有回他,只道:“你且只要在子时的时候闯入景王府,再闹出点动静,然后跑就得了。”
  雷阵又喝了一口水,道:“殿下你身边不是能人挺多的嘛,干嘛非得找下官?”
  方长霆嘴角勾勒出一抹和善的笑意:“这不是没有人能像雷世子这般入敌人之营如入无人之地的能人么。”
  雷阵:“……可那入敌营不过是一个人丢命,但闯景王府,闹不好是株连九族的!”
  这时方长霆薄唇更勾:“本王会亲自接应你,子时一过,本王便会率宵防营的人围了景王府。”
  围、围了景王府?
  雷阵愣了一下,随即反应了过来,骁王这是要有一个正当的由头围了景王,好折腾景王!
  而他就是那个正当的由头!
  “下官若是不答应呢?”
  方长霆微微抬起下巴,目光倨傲而自信:“你能c-h-ā手刺杀的事情,不就已经站在了本王这边了么?”
  闻言,被骁王点出了这关键点,雷阵直直的捂住了自己的双眼,颇为挫败。随后放下手,眼神锐利的盯着骁王:“下官就问殿下一个问题。”
  “问。”
  “景王贪墨案其实不是太子那边查出来的,是殿下查出来吧?且殿下的目的想让太子和景王相争吧?”
  方长霆嘴角的笑意更甚:“你说漏了一点,本王的最终目的,是让他们相争之时,没有闲暇的时间来盯着本王培养属于自己的势力。”
  闻言,雷阵倒抽了一口气,起了身,朝着骁王拱手弯下腰:“殿下这般好算计,下官真真甘拜下风,若是这般都不为殿下效力,只怕下个被算计的便是下官了。”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