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言情网-全本小说在线阅读

520言情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重生小说 >

女配她又美又A(穿书) 作者:一碗热甜汤(上)

时间:2020-03-19 17:48标签: 甜文 爽文 穿书 女配
文案: 可甜可咸的大明星穿进书里成了苦情小透明林清瑶。 父亲是左丞相,母亲是安国侯嫡女,兄长是大理寺少卿,如此强势的背景,却一手好牌却打得稀烂,倒贴人家都嫌占地方。 给男人送食盒?可去丫的吧!混吃等死、享受大小姐悠闲美妙的生活才是穿书后的正常
 文案:
  可甜可咸的大明星穿进书里成了苦情小透明林清瑶。
  父亲是左丞相,母亲是安国侯嫡女,兄长是大理寺少卿,如此强势的背景,却一手好牌却打得稀烂,倒贴人家都嫌占地方。
  给男人送食盒?可去丫的吧!混吃等死、享受大小姐悠闲美妙的生活才是穿书后的正常套路。
  林清瑶一路对酒当歌人生几何,渐渐与一直不对付的国策课夫子叶沁成了无话不谈的朋友。
  某r.ì,她却忽然发现最信任的夫子竟然一直在骗她。
  她抱在怀里的丑石头,不是夫子随手捡的,而是西华国宝龙血玉。
  她带在身上的金刚石,不是夫子顺路买的,而是南浦国宝冰焰。
  她用来防身的匕首,不是夫子找门口瘸腿铁匠打的,而是神兵谷的镇谷神器。
  ……
  林清瑶咬牙切齿道,欺负我不识货是吧?!
  叶沁揽过她的肩头,换了一个大宝贝,我不亏。
  -----------------
  阅读指南:
  1、狸花猫女主×杜宾犬男主。
  2、爽文,甜文,高洁,HE 1V1
  3、架空历史,剧情服务爱情
  内容标签: 女配 甜文 穿书 爽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林清瑶,叶沁 ┃ 配角:新文《反派终于对我下手了(穿书)》求收藏~ ┃ 其它:
  一句话简介:要么美,要么死
 
 
第1章 这梁子我们结下了!
  连下几r.ì的大雪今早已经停了。皇宫御花园里,雪花一片一片j_iao叠着压在腊梅的树桠上,蓬松轻软,压不实在。一阵风吹过,细碎的雪花裹着淡粉色的梅瓣飘散而下,落英缤纷,美不胜收。
  顺着御花园小路,就能来上书院。上书院是天启国的皇家书院,招收十四到十六岁的王孙贵女。
  院门牌匾上,是天启太宗皇帝亲笔提的金字,院中有一口提示上下课的大钟。院子四周,尽是被白雪压弯的青竹。偶尔几只留鸟扑棱着翅旁飞过,留下一声鸣啼,衬得小院更加静谧。
  “明明是她们先打我的,我是正当防卫,为什么罚我!叶沁,这梁子我们结下了!你给我等着……”院子一侧,林清瑶面对青竹,站在雪地里,冷的浑身发抖,不停小声咒骂。
  她被夫子叶沁留堂,罚站一个时辰,现在才刚过一半。
  林清瑶觉得自己可真是倒了血霉,睡前还是可甜可咸、可攻可受的大明星,演什么剧都是女一号。一觉醒来,居然穿到最近大火的电视剧《天启王朝》里,成了个在80集电视剧里戏份加起来都没新闻联播长的悲情小透明。
  而她正痛骂的,也并非《天启王朝》的男主三皇子叶枫,而是一个凶神恶煞的短命男配——天启的睿王叶沁。
  《天启王朝》是一部大女主剧。天启国老皇帝重病在床,时常昏迷,他未立太子,而是将镇守南嘉关的亲弟弟叶沁召回皇城京都摄政。三皇子与四皇子在上书院上学时,装的兄友弟恭,但是毕业之后为了夺权便彻底撕破了脸。后来,四皇子勾结南浦国害死了叶沁,在他以为胜券在握的时候,却被三皇子和正妃林雨薇混合双打,打爆了狗头。最后的结局,当然就是男主三皇子荣登大宝,与女主林雨薇一起过上了没羞没臊的生活。
  在这惊涛拍岸卷起千堆雪的剧情中,林清瑶连女二,女三,甚至女十八都算不上,完全就是写来衬托三皇子人气的。她暗恋三皇子叶枫,乞求父亲让她进了上书院,之后便r.ìr.ì给叶枫送糕点。最后爱而不得,郁郁而终。
  林清瑶穿进来搞清楚状况之后,实在无颜面对自己上赶着倒贴的事实,因此第一件事便是央求父亲让她从上书院退学。可是她父亲左丞相林伯恩是个执拗的,无论如何都不同意。
  林清瑶不得已只能继续上学,但是她大概是真与这上书院八字不合。她穿越的时候,正是冷面阎王叶沁刚刚兼职做上书院国策课夫子的时候。
  从穿越到现在才短短几天,她已经被叶沁责罚,留堂三次了。
  第一次,是因为上礼学课,她在邹寅夫子讲课时打了几个嗝,被邹寅转身就告诉了叶沁。叶沁一怒之下,罚她抄《礼学·仪态》抄到手软。
  第二次,是上骑s_h_è课。她学原主装肚子疼偷懒,却被叶沁撞个正着,罚她抄《礼学·勤学》抄到险些吐血。
  若说这前两次,林清瑶确实有些错,受罚她也自认倒霉。
  可是今天这次,明明是三皇子的脑残粉伊念红和她那个不靠谱的校园F4组合先挑衅的!林清瑶有什么错?!
  她不过就是绝地反杀,抓着伊念红一拳锤得她鼻血直流,却好死不死又被幽灵一般的叶沁碰上。
  可怜林清瑶做了这么多年影后,飚演技居然没飙过F4,被叶沁咬牙切齿拎了回去,在天寒地冻的院里罚站一个时辰。她穿进的这具身子极为怕冷,这简直是要她狗命好么!
  林清瑶这会儿被冻得口眼歪斜,实在没办法,便自娱自乐试图分散注意力。
  她将手比了个6,放在耳朵边假装打电话:“歪,六扇门么?这里有人体罚学生……什么?你们不管,打礼部电话?我快冻死了,你这是不作为,不作为懂么?!把你工号告诉我,我要投诉你!”
  林清瑶愤愤不平摔了电话,接着又拿起电话,“哔哔哔哔”拨了几个数字:“歪,礼部政教司么?我是一名即将毕业的上书院学生。我要投诉我的国策课夫子。对,就是天启的摄政王叶沁。他对我实施了惨绝人寰的……歪?歪?Cào!挂了!欺软怕硬的东西!”
  林清瑶一边自导自演玩的不亦乐乎,一边冻得发抖鼻涕直流。她顺手摘下旁边青竹上的枝条,将竹子当叶沁使劲抽打。
  与寒冷的院子相反的,是上书院宽敞明亮的教室。教室每个角落都有一个金铜铸造的j.īng_美暖炉,将教室烘的暖融融的。
  教室正墙上挂着一幅巨大卷轴,上面一个“静”字笔走龙蛇,飘逸洒脱。卷轴前面一张紫檀案几,是夫子的书桌,上面放了文房四宝和几本书卷,案角燃着一注清香。书案对面是一张张古香古色的课桌,分成男女两席,中间相隔甚宽。
  而被林清瑶咒骂的叶沁,此刻正坐书桌前批阅奏折。
  他二十多岁的年纪,身上一件红色锦袍,双面刺绣金丝滚边,胸口盘着一只张牙舞爪的金蟒,腰上的祥云玉带侧面c-h-ā着一条两指粗的长鞭。他黑发由金冠束起披在身后,肤白如玉,眸如墨点,五官凌厉,俊朗的外形透出浑然天成的高贵和高不可攀的气质,如同崖顶金雕,令人望而生畏。
  叶沁批奏折批到一半,被林清瑶嘀嘀咕咕的吵得头晕,不由停了笔,透过半开着的雕花窗棂,看着外面不老实的白色身影,满头黑线。大概林清瑶想不到,叶沁常年征战,五感俱佳,耳尖如狗,她在外面一点点声音,叶沁全都听得一清二楚。
  “一刻也不消停。”叶沁无奈地叹了口气。
  他已经连续几r.ì没有好好休息,本想把这些奏折批完便回府早点歇着,却被这丫头吵得不得安生。偏偏自从他这几r.ì看到林清瑶戏j.īng_一般的表演和干净利落的反杀后,压根生不起她的气。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