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言情网-全本小说在线阅读

520言情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穿越小说 >

神医毒妃 作者:杨十六(十二)

时间:2019-11-21 10:47标签: 宅斗 复仇
自己也跟着受到了打击,这才头脑不清思维浑浊,想想也是个可怜之人。她都如此可怜,咱们就不要同她计较了,毕竟没娘的孩子,也怪叫人心疼的。九哥就看在我同她也是表姐妹的份儿上,这事就算了吧! 九皇子看了看白鹤染,心思迅速地转了一下。 他了解白鹤染,
自己也跟着受到了打击,这才头脑不清思维浑浊,想想也是个可怜之人。她都如此可怜,咱们就不要同她计较了,毕竟没娘的孩子,也怪叫人心疼的。九哥就看在我同她也是表姐妹的份儿上,这事就算了吧!”
    九皇子看了看白鹤染,心思迅速地转了一下。
    他了解白鹤染,这姑娘真不是那种以德报怨的x_ing格,她讲求的是睚眦必报,讲求的是快意恩仇,像现在这种被人指着鼻子骂,反过来还要替对方说好话的事,绝不是白鹤染该干的。
    所以九皇子有理由认为白鹤染这是在挖坑,在给君长宁挖坑。
    他觉得自己不该配合白鹤染,毕竟君长宁是自己的亲妹妹。可再又想想,也不过就是同父异母的半亲妹妹而已,跟未来的弟妹相比,也没亲到哪去。何况这个弟妹还是自己未来媳妇儿的姐姐,这么一算,关系就又近了一层。
    于是九皇子想来想去,决定帮帮白鹤染,总归还有老夫人那个事在,君长宁欠人家的。
    “怎么能就这样算了?”九皇子摇头,“皇家也有皇家的规矩,这件事不能就这么算了。”
    白鹤染眨眨眼,“那我们不如取一个折中的法子吧!”
    九皇子看向她,“哦?怎么个折中法?阿染你说说看。”
    君长宁看着两人一唱一喝,心里知道这是白鹤染又要出鬼点子了,可却猜不到是什么点子。只能愣在原地看着听着,一颗心却已经扑通扑通地快要跳出嗓子眼儿了。
    “没有母亲在身边管教,孩子是容易走上偏路的。”白鹤染开口了,面带笑容地说,“虽然六公主已经不小了,但毕竟还没出阁,没出阁就是姑娘家,身边必须得有母亲管教着。”
    九皇子眼珠一转,似乎明白了白鹤染的意思,“可她的母妃已经被打入冷宫,且本王以为,那样的母妃也教不出多好的孩子来。跟着她,莫不如跟着一位好点的教养嬷嬷。”
    白鹤染连连摇头,“教养嬷嬷代替不了母亲,公主之尊也不可能听一个教养嬷嬷的话。不过也不是完全没法子,生母不在,不是还有嫡母吗?六公主是我的表姐,咱们两家算是沾亲戚的,就冲着这点我也不能眼看着她无根无萍无人管教。九哥,咱们去求求母后好不好?你帮我跟母后说说,把表姐寄在母后名下吧!往后她就跟灵犀一样,也是东秦的嫡公主,如此才能让我那身在冷宫的姑母安心,如此才能让我家里的祖母也安心啊!”
    听她提起祖母,九皇子更加相信这是白鹤染设下的一个局。寄在正宫皇后名下,成为嫡公主,听起来是天大的好事,可白鹤染怎么可能把好事推给君长宁?
    不管怎么样,他是要帮着白鹤染的。于是九皇子点了头,“好,本王帮你。”
    白鹤染感激地冲着九皇子屈膝行礼,“阿染多谢九哥成全。”说完,又看向君长宁,“表姐,还不快过来谢谢九哥,他不计前嫌愿意帮你,无论如何你也要道个谢的。表姐,你需要有一位母亲,哪怕是养母,也总比没有的好。我们这就去跟母后求情,请她把你给要过来,养在膝下。从此以后你就也是东秦的嫡公主,跟灵犀平起平坐。哦,或许你的地位还要更高一些,因为你是姐姐。表姐,你开不开心?”
    君长宁听得直冒冷汗,本来天就冷,早上还下着雪呢,这会儿她站在雪地里,感觉从头凉到了脚,那滋味就别提了。
    “白鹤染你又在琢磨什么歪点子?你从来都没有过好心眼,你说的每一句话都有着特殊的目的,我绝对不相信你会好心帮我。九哥,我才是你的亲妹妹,你为何不帮着我?”君灵犀跑上前,伸手就要去抓九皇子的胳膊,却被人家躲了。
    “想知道原因吗?”九皇子的脸y-in沉下来,“你也知本王是你的亲哥哥?可是你刚刚做了什么?陷本王于不义之地,转过头来还要本王帮衬着你?君长宁,这世上哪有那么多便宜都让你占尽?这么多年了,你都长到十七岁的,怎的还如此天真?”
    “我……”
    “君长宁。”白鹤染又开了口,“不要试图挖坑等着我去跳,论打歪主意,你远不是当初那白惊鸿的对手。论刁蛮不讲理,你在我家那全五小姐面前都得甘败下风。你之所以嚣张至此,不过就是仗着你六公主的身份强势压人。但是你别忘了,不过就是个庶出的公主而已,这个天下永远都轮不到你说了算。”
    君长宁打了个趔斜,身上愈发的冷了……
    
    
第820章 是坑也得跳
    天下永远都轮不到她说了算吗?
    君长宁面露苦涩,她其实从未想过要对这个天下说了算,她一个公主,如何能管天下?
    可她却想过,将来有一天嫁得如意郎君,能得小国后位之尊,再回东秦,便是衣锦还乡。
    她十七岁了,再翻过年就十八,君长宁突然发现其实自己是被耽误了。
    哪个如意朗君会要一个十八岁的老姑娘?哪个青年英豪会要一个十八岁的庶公主?
    她想嫁的良配,从来都不是偏远苦寒之国,从来都不是年迈手抖的老头子。
    可是苦苦等了这么多年,她的未来还是一片未知。
    白鹤染说得对,她狠不过白惊鸿,也作不赢白花颜,她一边任x_ing一边又要维持六公主的气度。她很辛苦,可是辛苦到头来却什么都没换到,只得了个母入冷宫,父不待见。
    她怎么能把自己弄得这么惨?她这十八年究竟是怎么过的?
    君长宁陷入了迷茫,反复想着白鹤染说要把她寄养到皇后娘娘名下的事。
    其实这事儿如果换别人说,她心里是会乐意的。毕竟每一个庶出的孩子都有一个想要成为嫡出的梦想,哪怕是寄养在嫡母名下,也总好过一直顶着个庶出的名头强。
    就像从前的白花颜,跟在大叶氏身边的那十年,多风光荣耀。白惊鸿有的她都有,白惊鸿去哪她去哪,府里除了白惊鸿之外,排第二的就是她白花颜。
    君长宁也想这样,她从前也曾幻想过自己被寄养在皇后名下。可当这件事真轮到她头上时,却是白鹤染提起的,这让君长宁又谨慎又犹豫,同时也有着强烈的不甘。
    君长宁眼里的矛盾尽数落尽白鹤染眼中,她笑了,人果然都是贪心的,什么都想要,又什么都想无条件的要。可是世上哪有那么多无缘无故的爱?何况她们还是敌非友。
    “君长宁。”白鹤染终于又开了口,她告诉面前这位矛盾的六公主,“今r.ì之事,你想说就说,想传扬就传扬。我白鹤染从来都不是那种畏惧闲言碎语之人,我与十殿下的感情也绝不是你胡乱掰扯一番就能分隔得开的。我与你十哥如此,九哥跟蓁蓁亦是如何。”
    她往前走了两步,离君长宁更近了些,“君长宁,听着,我还是那句话,你做什么我不管,但是我必须提醒你,做任何一件事情都要先想想后果,想想你禁不禁得起我的报复。你之于我,杀之都不为过,你欠我文国公府的,抄了你的宫院我都不觉解气。老夫人的帐咱们还没清算,你要是想再多加一条,可一定要三思,要想好,要思考你自己这一身六公主的荣耀,还不还得起你欠我的,和欠你外祖母的。”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