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言情网-全本小说在线阅读

520言情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穿越小说 >

富家子佛系科举日常 作者:白家二胖子(上)

时间:2019-12-01 11:41标签: 穿越时空 前世今生
文案 医科天才章璟瑜在赶去抢救病人的途中遭遇车祸 上天感念他功德给他一次重生机会 重生在名流富庶之家的章璟瑜决定做个富贵闲人 单了三十几年的章大夫觉着 老婆孩子热炕头,挺好。 我生在现代,活在古代,最终栽在你的手里。 ================== 系统:宿
 文案
医科天才章璟瑜在赶去抢救病人的途中遭遇车祸
上天感念他功德给他一次重生机会
重生在名流富庶之家的章璟瑜决定做个富贵闲人
单了三十几年的章大夫觉着
老婆孩子热炕头,挺好。
 
我生在现代,活在古代,最终栽在你的手里。
==================
系统:宿主,商量个事,考个科举好不好?
抱着媳妇儿的章璟瑜:什么,风太大,我听不见 
天大地大媳妇最大佛系富家子X外冷内热脑补帝女富豪
 
看文提示:
1.架空免考据,作者r.ì常瞎写,合则聚不合则散。
2.评论请勿人身攻击,二胖琉璃心
 
内容标签: 前世今生 穿越时空 
搜索关键字:主角:章璟瑜(章靖) 
 
 
 
第一章 重生(已修改)
  凛冽的暴雨从白天一直奔袭到黑夜,墨云压得很低,月亮和漫天的星子早已逃的无影无踪。
  高速上,一辆车侧翻,占据了两个车道,车身毁损严重,雨水不断冲刷着地上的血迹,雷声淹没了哭叫嘶吼。
  “章医生!坚持住!章医生!”
  一道手腕粗的闪电落下,紫色的光霎时间刺向了章靖的眼睑,他虚弱的张开了眼睛,只觉得眼前一片血雾,努力想要动弹,却使不上任何力气。
  他的双腿都被卡在座位里,因为车辆侧翻,整个人都挂在半空,大脑充血,耳朵却在此刻异常的敏锐,似乎是周边的声音都被放大了数十倍。
  他嚅嗫着唇,然而顺着脖颈留下来的鲜血却倒灌进了他的口中,一股腥味让他几欲作呕。
  患者。
  章靖记得,医院半夜打来电话,临时有一台大手术。
  因此他才暴雨夜开车赶去医院,谁想到……
  意识渐渐的模糊起来,眼前的血色越来越浓,最终他沉入了最深的黑暗之中。
  ============================
  “竟然拘错魂了!生死系统上写得明明白白,今天要死的是章静,不是章靖!”
  ……
  “你是我带过最差的一届新人!”
  ……
  “反正回不去了,那就给他一个补偿吧。”
  吵!
  好吵!
  章靖睡得很沉,自从作为一个外科大夫以来,他已经很久很久没有睡过这样一个好觉了。
  可是,却有个声音在他耳边不断嗡嗡嗡,吵得章靖恨不得Cào起苍蝇拍直接灭了它。
  然而,很快,那几个声音消失了,章靖再次沉入睡梦之中。
  再度清醒过来时,章靖只觉得头疼,如同蚂蚁爬过一般密密麻麻的疼,又好像脑袋要炸开了,浑身无力,喉咙里也火烧过一般刺辣辣的,咽咽口水,喉咙里都是一股血腥味道。
  他没有死?
  章靖记得,他出了严重车祸,人还没有被救出来,就已经不行了。
  那么这里是……医院?
  然而身下硌得他腰疼的床板可不会是医院的病床。
  章靖猛地咳出一声,随着一阵猛烈的咳嗽,他缓缓睁开了眼睛,还没有来得及看清楚什么,耳边就传来了一道嚣张跋扈的声音。
  “这不是醒了嘛?我又不是故意的,只是被砚台砸了脑袋,又死不了!”
  随即,便是一道苍老的呵斥声。
  再有些什么,章靖便听不清了。
  他双手撑着床板,虽然身体虚得很,可还是努力挣扎着坐了起来,目光茫然而又得扫视着面前的几个人。
  这些人皆是穿着青衫长褂,长发用一根簪子纶起,也都在用一种探究的目光看着章靖。
  终于,其中一个须发皆白的老者捋了捋胡须,低声问章靖。
  “璟瑜,你觉着如何了?头还疼不疼?”
  章靖没有回答,只是目光四顾,望着这古色古香的屋子。
  这屋子一尺见方,布置干净,陈设清简,然而入眼的每一样的东西却的的确确都是古董,这让章靖没由来得打了一个寒噤。
  他这是,穿了?!
  就在那白须老者开口再问了一次的时候,章靖终于转头望向了他,脑海之中出现了一些模糊的画面,他张了张嘴,客气的说道。
  “韩夫子,我还头疼,想要一个人歇一会儿。”
  韩夫子立即点头,却为了以防万一还是让大夫给章靖把了脉,确定了没什么事之后,这才带着一个站在角落里的少年离开。
  那少年将要出门前,猛地回头看了一眼章靖,目光里满是戾气。
  章靖却忽而抬头,对上那束目光,唇角勾起,回给少年一个挑衅的笑容。
  他忽然叫住了韩夫子。
  “韩夫子,留步。”
  韩夫子半只脚已经踏出门外,有些迟疑的停住了脚步,转过身来。
  只见章靖苍白着一张脸,意有所指的道。
  “韩夫子,我伤得不轻,回去母亲若是问起来,璟瑜怕是不好j_iao代。”
  韩夫子闻言,伸手抹了抹额头的汗水,扯了扯唇角,心道,什么时候一向来打落牙齿和血吞的章璟瑜也会明里暗里威胁人了。
  他边想着,瞥眼怒瞪了一眼身边的少年,才对着章靖客气道。
  “这件事书斋定会有个公道,绝不会让你吃亏。”
  章靖看看少年,又看看韩夫子,脸上的笑容温雅却冷淡。
  “我等着书斋各位一个j_iao代,相信韩夫子不是那等因为凶手是自己亲孙就包庇之人。”
  少年闻言一愣,随即面容扭曲,更加愤怒。
  然而,他忍不住发火,耳朵赫然就被韩夫子揪住了。
  “嗷嗷嗷!爷爷,你轻点儿!我的耳朵……要掉了……掉了……”
  少年下意识的沉下半边身子,踮起一只脚,一瘸一拐跟韩夫子的脚步一路惨叫着往外走。
  房门砰地一声被关上,将所有人都隔绝在了这道门之外。
  章靖这才吁出一口气,扶着床沿下了床,走到了镜子前头,仔仔细细照着自己的脸。
  这是一张刚刚二十岁,方及弱冠的青年的面孔,很英俊,和章靖上辈子长得有□□分的相似,只是脸色很是苍白,透着一股营养不良的文弱书生气息。
  不过比起上辈子三十四岁的外科糙老爷们,这细皮嫩r_ou_的样子却是要好上太多了。
  对着自己这辈子颜值很满意的章靖坐回了凳子上,默默的开始通过刚才一闪而过的画面模糊的记起一些东西。
  这具身体叫做章靖,字璟瑜,出生显贵富庶之家,母亲是侯门嫡女,父亲是正道魁首,虽然比不上天潢贵,却凭着这个身份也能够在这座远离京城的小城之中横着走。
  章靖叹息,这样的身份哪怕是欺行霸市,强抢民女都没有人敢管。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