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言情网-全本小说在线阅读

520言情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穿越小说 >

大力郎君的古代养家之路+番外 作者:召徕(下)

时间:2019-12-01 11:45标签: 穿越时空 励志人生
第43章 梁沅君没想到齐锐居然狠毒至此, 如果李娇鸾真的遍访各府,那她得被京城贵妇们的唾沫星子喷死, 那些女人有多嫉妒她,她心里太清楚了,她不去理会杜丽敏,只虚弱的看着薛老夫人,孙女知道了, 后天我准备好礼物, 亲自到齐府去一趟, 其实之前我在路上偶遇
 
第43章 
  梁沅君没想到齐锐居然狠毒至此, 如果李娇鸾真的遍访各府,那她得被京城贵妇们的唾沫星子喷死, 那些女人有多嫉妒她,她心里太清楚了,她不去理会杜丽敏,只虚弱的看着薛老夫人,“孙女知道了, 后天我准备好礼物, 亲自到齐府去一趟, 其实之前我在路上偶遇过齐家小娘子,看起来并不是个难说话的人, 相信她们也是一时气急了,我过去赔个不是, 再解释解释, 绝不会让咱们侯府跟国公府声名有瑕的。”
  “我可怜的女儿, 你这是什么命啊!?”林夫人已经放声大哭, 自己金尊玉贵的女儿, 去给一个丫鬟生的奴才秧子赔礼, “我不许, 我不答应!”
  算来女儿的教养都是j_iao给母亲的, 梁勇不满的哼了一声,“就照沅君说的办吧,这事原就是咱们有错在先,记得把礼物备的厚一些, 至于那田家,母亲也别心软,将人远远打发了以后不许再在京城出现!”
  他见儿子依然一副不服气的模样,皱眉道,“我还是那句话,‘文人多狡’,锟儿以后也不许跟这些人打j_iao道。”
  如果不是女儿不跟田家人多来往,哪会跟齐锐起冲突?搞得身怀六甲了还要为这些人奔波受气,“沅君也别难过了,吃一堑长一智,世子那里再有这样的事,你多过过脑子,女人家家的平时还是多呆在家里相夫教子的好。”
  ……
  申夫人在梁沅君院子里等了好久,愣是没等到梁沅君回府,“这都戊正了,她居然还不回来?”
  她呷了口杯中的茶,看着脸色微沉的儿子,“所以我才说,叫她照顾你我不放心,算了,我也不等她了,本来是想叫明澄先给她磕个头敬杯茶的,算了,明澄再是郡主府出来的,也是个奴婢,就先放在你身边服侍着吧!”
  简宗颐看着一脸娇羞的明澄,这个丫鬟他也注意过,确实生的极美,甚至某些地方跟梁沅君还颇有些相似,但兴许是出身不同的缘故,明澄身上没有世家小姐的雍容,更多了些小女儿之态,叫人心生怜爱,“还是母亲想着儿子,只是您把明澄给了儿子,您身边没有得力的人怎么成?要不明天儿子叫人牙子进府,母亲挑上十个八个,放在身边使唤?”
  申夫人看了一眼嬉皮笑脸的儿子,轻嗤一声,“外头的人能用?我身边可是从来不放外头来的,行啦,你的孝心娘知道了,我今儿先把镔哥儿接过去了,本来是想跟你媳妇商量呢,你看看她,这天都黑了,人还在外头忙呢!”
  妻子很少这么晚过,简宗颐心里也有些不高兴,“那儿子把镔哥儿给母亲送过去。”
  到底是自己的亲儿子,就算是搬去祖母那里,简宗颐也得自己看看才放心,一想到梁沅君回来之后只怕又是一场闹,简宗颐心烦的摇摇头,“您别管她了,她成天就是个无事忙。”
  …—
  “夫人,夫人您醒醒,”寒星见马车停在了二院外,轻声叫着梁沅君,“咱们到了。”
  “呃,”梁沅君今天又惊又累又怒,到了车上再也撑不住,便靠在孤月身上睡着了,“叫顶轿子过来接我,我走不动了。”
  ……
  梁沅君一进院子,便觉得气氛不对,“怎么回事?人呢?”
  从知道申夫人要把镔哥儿抱走养,静夜便在院子里候着了,“大小姐,不,夫人,您可回来了!”
  孤月不高兴的皱眉,“静夜你做什么?一惊一乍的?”
  静夜强压心头的快意,冲梁沅君屈了屈膝,“主要是出事了,偏奴婢还不敢往外送消息,真的是……”
  梁沅君已经发现不对之处的,这个时候镔哥正玩呢,听见她回来,必定会让r-ǔ母带着来迎她,“镔哥儿呢?”
  静夜咬着嘴唇,“夫人来了,说是要把镔哥儿抱走养,奴婢原想说等您回来了知会一声,但世子爷也在,还亲自抱着镔哥儿送过去的,奴婢不敢拦。”
  梁沅君只觉两眼发黑,“简宗颐!”
  “大小姐!”
  寒星跟孤月吓了一跳,半抱半扶的把梁沅君弄到屋里躺好了,见她已经回过神来,“奴婢去请大夫。”
  “不许去,别去,我没事,”梁沅君疾声道,她回来的太晚了,等于是把把柄送到了申夫人手上,如果这会儿再请大夫,申夫人更会怨她怀着孩子还往娘家跑,别说要回镔哥儿了,便是肚子里这个,将来也未必能留得住,“我只是累了,”眼泪从梁沅君眼角滑落,“世子呢?”
  把孩子抱走这么大的事,简宗颐怎么也得跟自己打个照面解释一句才对。
  静夜垂下头,“夫人把身边的明澄姑娘赏给世子爷了,今儿世子歇在书房,世子爷走时留话了,说叫夫人给明澄姑娘安排个住处,以后她就是咱们院子的人了。”
  梁沅君再也撑不住了,两眼一黑,晕了过去!
  ……
  跟新欢一夜温存,第二天简宗颐便听说梁沅君病了的消息,他心里一哂,原来从来都高贵大度的妻子也会有吃醋的一天,想到这个,简宗颐发现自己还挺高兴的,一下朝回来,便往梁沅君院子里去。
  明澄已经给梁沅君磕了头了,这人睡都睡了,她还能说什么?梁沅君强撑着不适见了明澄,将人打发走了,人还没躺下歇会儿,便听报说简宗颐来了,她不屑的轻嗤一声,扶着寒星迎了出去。
  到底是没跟正妻打招呼便收了申夫人的丫鬟,简宗颐有些尴尬,见梁沅君出来,仔细的打量了一下她的神色,觉得还不错,“我听说你不舒服便过来看看,怎么样?可叫了大夫?”
  他低头抚了抚梁沅君的小腹,“我儿子可歇好了?”
  梁沅君抿嘴一笑,“我哪有不舒服?别听她们瞎说,”她抚住简宗颐放在自己小腹上的手,“我说是个女儿,你非要说是儿子,不过我猜这回你对了。”
  “怎么说?”简宗颐看着妻子娇艳的容颜,想到她怀孩子那么辛苦,自己却连招呼没打就先收了明澄,有些不好意思,神情越发柔和,“是大夫说了?”
  梁沅君摇摇头,“就是这几天闹腾的厉害,晚上在我肚子里又是翻身又是踢腿呢,我想只怕这次怀了个小将军!”
  “哈哈,那最好,”比起女儿,简宗颐当然更愿意嫡子多些,他扶着梁沅君在椅子上坐了,“你月份越来越大了,千万在保重自己,”
  简宗颐轻咳一声,“昨晚听母亲说你回侯府了,她原是想跟你商量把镔哥儿先接过去住一段儿,你身子笨重,万一被镔哥儿那小皮猴冲撞了可怎么得了?”
  梁沅君点点头,“母亲这是体恤我我怎么会不知道?左右都在一个宅子里,我得闲儿去看镔哥儿就行了,”她刚将头倚到简宗颐肩上,就闻到一股子脸脂粉气,忙拿帕子在鼻尖上挡了,“孩子大了,总要离开母亲的,我还想着再过两年,就将镔哥搬到外院去住,他是长子,将来是要承你衣钵的,绝不能娇惯了。”
  “你总是最明事理的那个,从来都不会叫我为难,得妻如此,夫复何求啊,”梁沅君一番话说的简宗颐满心惭愧,他有些愧疚的看着梁沅君,“还有一件事,就是明澄……”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