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言情网-全本小说在线阅读

520言情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穿越小说 >

大力郎君的古代养家之路+番外 作者:召徕(上)

时间:2019-12-01 11:47标签: 穿越时空 励志人生
文案: 一朝穿越,瞎眼娘,瘸腿爹,小妻子,还有一个重度营养不良才三岁的妻弟,和持续两年的灾荒。 祁佑:这难度不是一般大
 文案:
  一朝穿越,瞎眼娘,瘸腿爹,小妻子,还有一个重度营养不良才三岁的妻弟,和持续两年的灾荒。
  祁佑:这难度不是一般大啊。
  幸好他的一身神力也跟着穿过来了TUT
  公告:架空历史,架的非常空=。=
  内容标签: 穿越时空 励志人生
  搜索关键字:主角:祁佑林苗儿 ┃ 配角:祁家人 ┃ 其它:励志人生
 
 
第一章 
  西元十三年,ch.un末。
  有信使进长安城,上达天听。送上临淮郡大旱,山匪趁机闹事的消息。临淮郡大旱趋势不减,若不及时治理,恐生大祸,另山匪起先只是小打小闹,后来太守府派了几次兵,非但没有剿除山匪,反倒让山匪之祸愈演愈烈。
  百姓非但要忍受天灾,如今还要遭受人祸,许多人都活不下去,死的死,逃的逃,曾经的村落,如今再看,已经十室九空。
  嘉帝震怒,“偌大一个临淮郡,太守府竟连一个治理的人都无?”
  无人敢回话。
  少顷。十二阶下,太子朱琰主动站出来请命,“禀父皇,儿臣愿往临淮郡一探究竟。”
  殿内其他人皆敛息禀气,不发一言。嘉帝眯了眯眼,犀利的视线从众人身上扫过。
  众人只觉得一股压迫感直面而来,大气不敢出。
  嘉帝拉长了声调,意味深长:“太子年少,终究是才能有余而经验不足啊。”
  大殿内安静的落针可闻,只能听见众人急促的呼吸声。
  良久。
  有人站了出来,“末将虽无能,但,愿随太子一道儿。”
  “微臣不才,愿为太子效绵薄之力。”
  “儿臣愚钝,也愿助皇兄一臂之力。”
  嘉帝坐在上方,将台阶下众人的表情尽收眼底。末了,发话,“如此,十一皇子朱珏随太子前往临淮郡,神武将军夏侯辛,刑部侍郎陈玄陪行。”
  此令一下,众人脸色各异。太子殿下要去临淮郡治理天灾匪患,陛下担心殿下安危,派遣神武将军随行,他们可以理解。
  但是刑部侍郎又是怎么回事?
  陛下这是怀疑临淮太守府有什么猫腻吗?
  ……………
  临淮郡下十三县之一——普安县。
  一栋家徒四壁,四面漏风的房屋里,一名面色蜡黄的男子躺在简陋肮脏的木板床上,双眼紧闭,胸膛没了起伏,看上去命不久矣,或者说,男子已经死了。
  然而,毫无声息的男子,突然四肢抽搐,口吐白沫,惨淡的面色上浮现诡异的潮红,这样奇怪的现象自然惊动了其他人。
  一个肚子高挺,四肢细瘦的小孩儿连忙转身往外跑,边跑边高兴的大喊,“叔,婶,姐姐,姐夫醒了,你们快来啊。”
  外面没j.īng_打采分捡着观音土的两个中年男女和一个年轻少女闻声,立刻跑了进来。
  许是因为跑的太快,瘦弱的中年男人在靠近门边时摔了一跤,中年女人却像分不清方向似的,一头撞上了摇摇欲坠的墙壁上。
  少女立刻回身去扶,“爹,娘,你们怎么样?”
  她的声音区别于同龄人的清脆悦耳,反而像钝刀在铁锅底下来回摩擦,沙哑刺耳。然而其他人却并没有感到奇怪。
  少女艰难的把中年男女扶了起来,这次慢慢的走了进去。
  屋内,木板床上躺着的男子缓缓睁开了眼睛,只是凑近了细看,会发现他的眼睛睁的大大的,眼中却没有焦距。
  祁佑彻底傻了:我是谁?我在哪儿?
  天知道,他只是跟过去无数个夜晚一般,加了个再普通不过的班啊!然后太累了,闭上眼小憩一会儿,为什么再睁开眼,他就到了这莫名其妙的地方呢。
  身上的不适一直被他死死压制,但心底的恐慌却在渐渐蔓延。
  他不会赶时髦,也成了穿越大军中的一员吧?
  不要啊!
  他在现代父母健在,有房有车,事业蒸蒸r.ì上,眼看着马上就要出任ceo,迎娶白富美,走上人生巅峰,怎么就穿了呢。
  他完全没有什么遗憾啊,对生活也非常满意呀。
  这穿的完全没有道理呀。
  祁佑百思不得其解,一脸生无可恋。
  直到他的眼中倒映出两张关切的脸,祁佑瞳孔猛缩。
  卧槽,他爸他妈怎么也来了。
  不对,他爸他妈保养好着呢,可从来没有对方那凄惨样儿。
  祁佑惊惧j_iao加,想要起身看个究竟,脑海中却突然传来一股剧痛,活似万千针扎。
  “啊——”
  凄厉的惨叫声回响整个房屋,连墙上的壁灰都落下不少。
  这一昏,祁佑只觉得他做了好漫长的一个梦,梦里,他旁观了“他自己”短暂的一生。
  但祁佑却清晰明白那不是他,纵然两人顶着同一张脸,可祁佑也不会混肴。
  画面最后,十五岁的少年郎出去给家人找吃的,回家的路上却遇上乱民,被人活活打死,抢走了他身上少的可怜的食物。后来还是他的未婚妻担心他,出来找他,才发现他生死不知的躺在路边。
  然后祁佑就穿过来了。
  说句老实话,他是真对这里没什么留恋的,如果一死,能够有幸回到现代,他肯定毫不犹豫找根柱子撞死。
  但是,少年的回忆里,那对中年夫妻的脸却一直徘徊在祁佑的心中。
  难道这世上真有前世今生不成。
  在现代,他还有个弟弟,将来可以奉养父母终老。可是在这里,“祁佑”若是死了,这一家老小就真的没了活路了。
  怎么办?到底要不要赌那一把,可如果他撞死之后,也不能回到现代呢。
  祁佑在心中权衡利弊,思考许久,也没得出个结果。
  算了,现在先走一步看一步吧。
  祁佑心里叹息一声,缓缓睁开了眼睛。
  “佑儿,我的儿啊,你怎么样了?”祁佑甫一睁眼,就对上了一张痛哭流涕的脸,眼泪冲刷了她脸上的脏污,不但没让她看起来干净些,反而更脏了。
  但祁佑的心神都被对方右眼吸引了注意力,从少年的记忆中,祁佑知道,女人的右眼瞎了,是被人活生生打瞎的。
  而对方只是为了护住一个馊了的馒头,想把难得的食物带回来给儿子吃,却付出了一只眼作为代价。
  “佑儿,佑儿”祁佑的眼珠子转了转,随着男人的声音看过去。
  那是一个十分瘦弱的男人,脸上刻满了岁月的痕迹,短暂却艰难的时光没有压垮这个男人的脊梁,但是一只伤腿却让他佝偻了腰。
  祁佑也知道对方的左腿是怎么瘸的,男人带着少的可怜的食物回家,遇上了流民抢夺,被人生生打断了腿,没有得到医治,后来骨头慢慢长起来,就瘸了。
  祁佑的目光缓缓扫过两人,心慢慢地揪紧了。
  这场饥荒已经持续了整整两年了,但至今没人治理,或者说,乱象已成,偌大个临淮郡,已无能人能治理好了。他们这些苦苦挣扎在底层的百姓已经看不到未来的希望了。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