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言情网-全本小说在线阅读

520言情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穿越小说 >

姜琬的古代科举青云之路 作者:穆西洲(下)

时间:2019-12-01 11:49标签: 穿越时空 性别转换 科举
第81章 ch.un闱 元观年轻的时候也是京中拔得头筹的风流少年郎,后来他那容貌倾国倾城的未婚妻早逝, 他心伤情变, 淡了功名之心, 遂隐居不仕。 离开碌碌红尘,闲时酌个小酒, 岁月还真没在他身上留下什么痕迹。 姜琬又作一揖:先生过誉了。 皮囊好看这种话听多
 
第81章 ch.un闱
  元观年轻的时候也是京中拔得头筹的风流少年郎,后来他那容貌倾国倾城的未婚妻早逝, 他心伤情变, 淡了功名之心, 遂隐居不仕。
  离开碌碌红尘,闲时酌个小酒, 岁月还真没在他身上留下什么痕迹。
  姜琬又作一揖:“先生过誉了。”
  皮囊好看这种话听多了无感,他现在更感兴趣的是这位奇人的驻颜术。
  元观点头:“寒暄的话我也不多说了, 你既是来求学的, 往后就在这里住下, 学问上切磋一二罢。”
  “是, 多谢先生。”姜琬顿觉身上轻松了许多。
  元观近前执起他的手来, 很有分寸地握的袖子, 不狎不亵:“来,我带你去寒舍转一转。”
  姜琬:“……”
  这个园子叫翼园, 占地几十亩,园外种植了几层的树木, 绿茵叠叠,园子内挖了通往外面的池塘, 上面荷叶田田,一派桃花源风光。
  这都称寒舍, 姜琬觉得自己这辈子都奋斗不到住上豪宅了。
  京中的大宅子,这里的地盘能装下好几座。
  “先生, 先生, 知府白大人又来了。”师生二人刚走过一湾流水, 身后书童就跟上来了。
  元观听了微有一丝不悦:“我已向他表明志向。”
  书童道:“白大人说,因为与先生一见倾心,所以他才会三顾茅庐。”
  一见倾心?
  三顾茅庐?
  姜琬:“噗……”
  差一点儿笑出声来。
  这位白知府的诗经子集读的是假的吧?裹着圣贤书皮子的小黄书吧。
  不是,还茅庐,这可是华丽丽的别野啊。
  腹中吐槽几句,只听元观嘀咕:“一厢情愿的家伙,哼,不见,说不见就不见。”
  一脸淡然,拒人千里之外。
  姜琬在一旁看的无比懵懂。
  这两人,看起来有故事的。
  不过被白知府一搅合,元观陪他逛园子的兴致没了,找了个书童前面带路,自己闷闷地回去了。
  姜琬上辈子带过去的八卦j.īng_神还有点,边走边问书童:“先生和白知府有过节?”
  其实他更想问的是“j-ian情”。
  小童皱着眉头,颇有些无奈:“白知府怕是又上门来打秋风的。”
  “打秋风?”姜琬脸一红,惊觉自己方才想的太离谱了。
  靠,这不怪自己多想,方才白知府连“一见倾心”这样的话都传进来了,谁知道他倾心的是钱啊。
  姜琬承认自己是个俗人。
  “一定是那个地方遭了饥荒,白知府打上先生字画的主意,上门讨来了。”书童忿忿地道。
  每回上门都要捞点东西回去,先生给他开门才怪。
  他多上几次门,翼园可就真成茅庐啦。值钱的东西都被他顺走换钱了。
  “白知府可真是个好官。”姜琬由衷地叹道。
  这届皇帝不行啊。让堂堂一方知府动不动就找人打秋风,这朝廷缺德。
  书童摇摇头:“知府做到这份儿上,还不如像先生一样归隐田园。”
  忒窝囊了。
  姜琬没说话,脚步缓了些,有些东西,大概叫做执念吧。
  ***
  北风如割,霜雪满地,转瞬即是深冬腊月。
  姜琬在翼园已经住了大半年之久,师从元观后,他的学问突飞猛进,自认应付来年的ch.un闱绰绰有余。
  “姜公子,先生唤你过去。”发上落着几片雪花,书童通红着一张脸在门外敲了敲,道。
  姜琬:“何事?”
  他才从元观书房里出来不到一个时辰。
  “京中来信,说是有些事情牵扯到公子。”书童道。
  姜琬心中一怔,赶紧披上外衫出来。
  “你岳丈来信,问你是否回苏州过年?”元观欲言又止:“我和他,皆不能为你做决定。”
  要回的话,他现在就可以放姜琬走了。
  “苏州……”姜琬略一思索:“敢问先生,学生的学问学了几分?”
  直白点说,就是能不能出师吧,若能,他这叫告辞回苏州看望家人,若不能,他这个年就在翼园过了。
  “至多三分。”元观直言。
  姜琬的额上渗出点点汗来:“那学生还是留下苦读罢。”
  元观笑道:“二分已足入翰林。”
  在这里能学到一分东西,就够考过会试了。
  姜琬一怔,回味出他话的意思,长揖到底:“多谢先生连r.ì来的教诲。”
  “你可取字了?”
  元观看过来一眼,淡声问。
  姜琬:“尚未。”
  难道老师要给学生赐字了吗。
  会不会是那种特正的,姜琬有点头疼,他不太喜欢。
  “你取个字吧,走的时候留个帖子给我。”元观道:“r.ì后我也好拿着帖子去你府上拜访。”
  姜琬:“……先生。”
  元观阖上双眼,命书童把姜琬送出门外。
  雪光一照,姜琬这才后知后觉地想到,这是元观在和他道别了,他要是现在走了,ch.un节一过,就直接要去京城参加会试了,必然不会再回这里来了。
  他取了“君逸”二字,书在宣纸上恭恭敬敬地送到元观面前,“先生觉着可好?”
  元观垂眸看了一眼,道:“甚好,甚好。”
  ***
  回到苏州,已经是千家万户c-h-ā着红梅,等待来年元r.ì的气象。
  姜母和他娘搂着他哭过一回,姜如月和姜如梅带着下丫鬟送了许多果子、点心等吃的东西过来,笑道:“祖母只顾哭了,你看琬二哥都饿成什么样儿了。”
  麻秆一样的身板,哪儿还有离开家的时候那分雍容。
  可见在外面的r.ì子不好过,让姐妹两个好生心疼一场。
  姜琬苦笑不得,方才在房中换衣裳,采苹也抹着泪儿给他端了好多吃食。
  去京城的这一年,他果真瘦了。
  架不住她们的好意,姜琬吃了些东西,“还是江南府的菜肴点心j.īng_致可口。”
  京中的味道重了些,他有些不大习惯。
  “你姑父也这么说过。”姜母道。
  一屋子的人忽然就住了声。
  说到顾之仪,自然想到顾玠,一想到顾玠,就又想到了姜如玉,想到这两个孩子入了乐籍,姜家人心里头很不是滋味。
  “大过年的,说他们干嘛。”姜徵从外面踱进来:“等明年琬哥儿高中探花郎,咱们就变卖了田地,去京中买个宅子,还愁看不到玠儿和如玉两个。”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