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言情网-全本小说在线阅读

520言情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穿越小说 >

姜琬的古代科举青云之路 作者:穆西洲(上)

时间:2019-12-01 11:51标签: 穿越时空 性别转换 科举
文案 一朝穿越,女变男,除了个好皮囊,一无所长。 爹伯人渣,娘亲糊涂,眼瞧着家道败落在即。 现代女j.īng_英穿成不务正业的膏粱子弟,为了重振家业,姜琬靠着科举,一步步走上权倾天下的青云之路。 阅读提示: 1、女穿男,有女主。 2、科举制度唐宋、明清
 文案
一朝穿越,女变男,除了个好皮囊,一无所长。
爹伯人渣,娘亲糊涂,眼瞧着家道败落在即。
现代女j.īng_英穿成不务正业的膏粱子弟,为了重振家业,姜琬靠着科举,一步步走上权倾天下的青云之路。
————
阅读提示:
1、女穿男,有女主。
2、科举制度唐宋、明清杂糅,架空,细节不考。
3、没有太大的金手指,现实流。
 
内容标签: x_ing别转换 穿越时空 科举 
搜索关键字:主角:姜琬、宗小茹 ┃ 配角:顾玠、宗东方、秦真 ┃ 其它:科举
 
 
第1章 穿了
  初ch.un,江南府苏州,花明柳媚。
  姜婉两眼睁开的时候,一屋j-i猫子的嚎叫立刻停了。
  她昏昏沉沉的,喉咙堵涩难当,背上疼的像被火烧着,全身僵硬,想翻个身都难。
  久违了的痛觉!
  是她还活着,还是在做梦。
  她吃力地摸摸心口,那儿是温热的,心脏一下一下地跳着。
  没错,她还活着。
  一个约莫十五、六岁的丫环靠过来,看了她睁开却略带呆滞的眼睛,连忙对外头喊:“公子醒了,去告诉老太太、老爷、太太,快,快。”
  丫环长挑身形,鸭蛋儿脸面,观之温柔可亲。
  外头有人应声去了。
  姜婉发愣:公子是谁?
  丫环回过头来见她支着身子想坐起,慌忙上前动手将她扶起来,又把几个藕荷色的引枕往她背后放。
  “公子轻点靠,这背上的伤一时半会儿还会痛的。”
  一言未了,脚步声传来,一个颤巍巍的老太太引着一众人进来,见了她就大哭:“我的孙儿啊,你可算醒了。”
  姜婉:“……”
  她身后风韵犹存的妇人也跟着抹泪儿:“你以后可好好听话吧,免得闹的这家族里不安宁。”
  姜婉:“……”
  目光一抬,正对上一个头戴方巾,身穿宝蓝夹纱直裰的男子,约摸四十岁年纪,脸上全是严肃之色,他瞧着她,瞪了瞪眼,没好声气地冷哼了声。
  老太太又发话了:“他气x_ing大,你这个当爹莫要捡重的话说他,别说一个小孩子了,大人饿上三天也该没了,祖宗保佑,我孙儿相通了,你万不可再说他。”
  说着,又抹了一把眼泪。
  妇人听了这话,抽抽搭搭的,眼泪如走珠一般滚了下来。
  老太太指了个婆子:“你们快去兑些温水来。”
  话落,一个婆子端着漆盘进来,上面摆着个细瓷茶杯。
  看起来挺值钱的。
  丫环试了试茶杯的温度,掀开茶盖,捧着喂她喝水。
  姜婉发现自己的手臂还不能抬起,想接过茶杯来都费劲儿,只好让她服侍着。
  水一入嘴,顺着喉咙流下去,活着的感觉瞬间充盈起来。
  姜婉一口气喝下大半杯水,放下杯子后,她定睛扫过去,只见屋子里站了黑压压的十几口人。
  不认识,没有一个是眼熟的。
  “公子在床上躺了三r.ì,一粒米都不曾进,老太太您看……”丫环见她还没迷瞪过来,估计是饿昏头了,连忙提醒老太太传些饭来。
  “哦,”老人家拿帕子沾了沾眼角:“你快去看看厨房眼下还有没有米粥,先盛一碗来,垫垫肚子。”
  “好好吃饭吧。”妇人跟着老太太走之前,又疼又气地摸了摸她的头。
  ***
  丫环送走众人,见她脸色不像刚刚那么吓人,唠叨道:“公子,我是个下人,知道您金尊玉贵的担不得一点儿重话,可老爷不是外人,自古没有爹不骂儿子的…老爷不过说了两句,您就绝食三天,万一有个好歹,您让这一大家子人可怎么活呀……”
  姜婉:“……”
  丫环口口声声叫的“公子”,是个男的吧?
  说他气x_ing大不吃饭,大概还是饿死的?
  下意识地,她拿手往腿间一摸,顿时浑身都凉了。
  震惊之余,姜婉没说话,指了指镜台。
  丫环会意,拿了一面铜镜给她。
  镜中是一张陌生的脸,修眉俊目,肤白唇粉,姜婉看着,发呆了好一会儿。
  她把镜子反扣在床上,躺下,闭上眼睛。
  过了会儿,听着丫环出去了,姜婉摸起那面铜镜,又照着看,镜子里还是那张陌生的脸。
  她这是借尸还魂吗?
  俗称,穿越了?
  还穿成了个男的,她变他。
  姜婉没有大喊大叫,她很平静,男人就男人吧,没什么不好,起码能跟姨妈痛说bye-bye了。
  反正她前世也不想做女人,事儿多,麻烦。
  然而镜子里的脸蛋太稚气了,且漂亮的不像个男子,一点儿英气都没有,这点她怪遗憾的。
  不过,人活一世是应命,能活两世是福气,无论是男还是女,无论她愿还是不愿,既来之,则安之吧。
  这副身子本来不过是挨打受了点皮r_ou_伤,灌了几帖方药,又涂了活血化瘀的药膏,“病情”也就稳定了下来,只是背上和t.un部难免还留着或紫或青的瘢痕。
  这打的也太狠了吧。
  从老太太的哭诉来看,原主不太听话,也不喜欢读书,貌似气x_ing还挺大,被他老爹说了两句就绝食了。
  原主还是个十一、二岁的孩子,花朵儿一般的模样,通身的纨绔气派,好看是好看,就是有点……娘。
  可能他只是想吓一吓自己爹,没想到直接饿死了,这才让她穿成了他。
  姜婉抬手揉了揉眉心,穿来之前她是个顶级学霸,人生高开高走,研究生毕业后直接进的世界顶级公司,可以说是没落后过别人一步,想不到刚上班没三个月,终于好强过度,带着大姨妈连着加了七天班后,直接过劳死了。
  出师未捷身先死啊。
  想想自己前世还没来得及干什么事儿就挂了,她挺不甘心的,所以这辈子穿成男的倒是万幸,至于腿间的那个东西……她还得适应适应。
  做完心理建设后,她拉起被子蒙上脸,让自己昏睡过去。
  从今往后,她就是他了。(以下改名姜琬。)
  ***
  大睡了两天之后,姜琬彻底清醒了。
  他伸了个懒腰,慢慢回想原主之前的记忆。
  现在是南朝的元嘉七年,历史上没有记载,制度什么的类似唐朝,皇帝开明,文武并治,科举、武举乃是平民百姓甚至士族子弟最荣光的出路。
  姜琬的曾祖父做过国公,到他父亲这一代,兄弟二人不过是袭了个从八品以下的虚职,浑噩度r.ì而已,到了他这一代,已经没有官职可以世袭了,想要出人头地,唯有靠自己了。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