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言情网-全本小说在线阅读

520言情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穿越小说 >

我在冷宫当米虫的日子 作者:千户

时间:2020-03-25 20:35标签: 甜文 宫廷侯爵 励志人生 强强
文案:皮皮猴 x 黑心狐狸 孟一禾进宫三天就被打入了冷宫。 在所有人以为她哀哀欲绝的时候,孟一禾一点不慌,甚至还隐隐有些开心。 米虫要做皇家的,皇家当属冷宫好,有吃有喝还不用应付皇上。 只是 说好的冷宫,皇上一言不合就赖在她这不走,是什么意思? 皇
  文案:皮皮“猴” x 黑心“狐狸”
  孟一禾进宫三天就被打入了冷宫。
  在所有人以为她哀哀欲绝的时候,孟一禾一点不慌,甚至还隐隐有些开心。
  米虫要做皇家的,皇家当属冷宫好,有吃有喝还不用应付皇上。
  只是……
  说好的冷宫,皇上一言不合就赖在她这不走,是什么意思?
  皇太妃三天两头过来邀她打麻将又是几个意思?
  ……
  孟一禾仰角四十五度看天:上位是不可能上位,米虫就要混吃等死。
  *特别说明:
  1v1 he 甜
  架空,私设无数
  内容标签: 强强 宫廷侯爵 励志人生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孟一禾、傅寅 ┃ 配角: ┃ 其它:
  一句话简介:皇家米虫不好当
 
 
第1章 
  五月,暑气见起。
  钟秀宫里的李子正是成熟的好季节,馋嘴的鸟儿早就顺着甜味立在枝头尝鲜。
  丫鬟ch.un兰端着甜水从屋内出来,却见原本摊在秋千上晒太yá-ng的人没了身影。
  ch.un兰预感不好,她将托盘放在石桌上,绕着小院开始找人,一圈下来,却无所获。
  初入宫中,宫里规矩繁多,她不敢放声呼唤,只得压着嗓音循着小道一声声唤着:“小姐,小姐,你在哪?”
  “ch.un儿,上面。”一声轻柔的女声从上方传来。
  ch.un兰闻声抬头,待找到声音来源,却被眼前的景象吓得脚下一软,瘫坐在地。
  不过进屋的功夫,她家小姐是怎么蹿到树顶上去的。
  听到下面ch.un兰的动静,树梢间探出一个脑袋,孟一禾嘴里叼着刚摘的李子,声音含糊:“ch.un儿,你没事吧?”
  ch.un兰摇了摇头强撑着起身,跑到树下张手接人:“小姐,您怎么上树了,快下来,太危险了。”
  孟一禾充耳不闻,摘了一串李子塞进外衫系出来的布兜子里,拎着裙角又往高处爬了一截:“ch.un儿,瞧上哪个果子,我去给你摘”
  细枝轻颤,看得ch.un兰心惊胆战:“小姐,ch.un儿什么都不要,小姐快下来吧,要是被人瞧见了,又要被责罚了。”
  孟一禾不以为然,她松开扶树的手朝ch.un兰摆了摆,拖着长音“唉”了声:“莫慌,若是回回点背遇上掌教嬷嬷那还了得。你且等着你家小姐将那串红李给你摘来。”
  说着孟一禾悠悠直起身,双臂平衡着往向南的一跟树枝跳去。一脚下去,整颗树都跟着晃了两晃。
  ch.un兰被刺激的直接捂住眼睛不敢去看。
  片刻,没有听到什么坠地的声音,ch.un兰心下放松又顿觉脱力:“小姐啊,跟你进宫三天,奴婢的心肝儿都快吓没了。”
  “这可不得了,一会儿啊,我去糖蜜罐里找找,看看在不在。”
  “小姐,你净打趣我。”
  正说笑间,只听门外一声:孟贵人接旨。
  一心勾果子的孟一禾闻声面显惊意,慌乱间,一整个枝头被她生拽了下来。
  脚步声渐进,ch.un兰急得团团打转:“小姐,你快下来,奴婢在下面接着你。”
  “莫慌,我这就下来。”说着,孟一禾将断枝往脖子上一挂,手脚并用往下爬去。
  情急找路,孟一禾不小心踩在一截软枝上,脚下一滑,整个人直直下坠,布兜里的果子掉了一地。
  ch.un兰惊呼出声:“小姐,小心。”
  那一下,孟一禾也被吓到,好在危险关头,她脚下一勾,脚踝卡在的树缝之中,及时止住身形下落。
  身子倒挂着晃了两晃,拽得腿弯生疼,好不容易身形稍稳,孟一禾抽了抽脚翻身准备跳下,却发现脚被卡死,一瞬她心里只剩下两个字:要完。
  便是这片刻功夫,宣旨的公公已经走到院内:“孟贵人接旨!”
  ch.un兰无措看向孟一禾。
  孟一禾故作轻松:“过去吧!先替我迎人,我这就过来。”
  ch.un兰以为她真有办法,没有多想,一路小跑在来人面前福了一礼后跪下:“奴婢见宝公公好。”
  “你家主子怎么不出来接旨?”
  ch.un兰下意识看了眼李树方向,支唔出声:“小主,小主正在整理仪容。”
  宝公公跟了两任皇帝,眼力见自是不比寻常,ch.un兰的一瞄,他就知道了异样。
  对于新册封的小主们他向来礼让照顾三分,不管r.ì后谁发达了,都会记着最初的那份善意。这也是他二十多年来一直蒙得圣宠最重要的原因之一。
  不过今天,却是没有必要了。
  宝公公绕开在地上跪着的ch.un兰径直走向李树方向,跟在宝公公身后的几个小太监在看到孟一禾的一瞬,没能绷住,直接“噗嗤”一声笑出了声。
  宝公公倒是淡定许多,只是以袖掩面嗤笑了声。片刻之后便又恢复淡漠,毫不留情出言讥讽:“整理仪容,呵,依奴才看,孟贵人怕是连进宫学的礼仪都忘了吧!”
  孟一禾在家做女儿的时候就不是个善言辞的,常常激的孟侍郎跟她跳脚。这会儿许是脑袋过度充血缘故,思路竟异常清晰。
  她避重就轻:“本主虽进宫不久,但心里记挂皇上。见李子熟了,便想着让皇上头个尝尝鲜,不想......”
  她话间顿顿,神情痛定思痛:“本就是本主份内之事,公公无需为这点小事引得皇上分心,也无需为本主担心,本主所受有愧。”
  宝公公被她的恬不知耻气煞,捏着兰花指好半晌说不出话来。
  进宫时,管事嬷嬷说了许多宫里的礼仪,从举止到言行,许多孟一禾已经记不清了,这时却忽然记起嬷嬷初见面聊的“递台阶”艺术。
  她动了动有些发酸的脖子,甚是贴心另起了一个话茬:“宝公公所宣是何人的旨?”
  宝公公哼着粗气对主殿方向礼了礼手:“自然是皇上。”
  孟一禾扬了扬下巴,算是颔首,她又问:“不知宝公公为何还不宣旨?”
  宝公公被她气笑了,他手举圣旨:“见圣旨如见皇上,孟贵人不曾下跪,莫不是想担个不敬之罪。”
  孟一禾一时没想到这一层面,闻言幡然醒悟,脸上的血色又深了两分,她该死的脚踝……
  她想了想小心问道:“是本主疏忽了,不知可有规定只能在地跪着方能接旨?”
  宝公公不知她话间何意,忖度半晌,干巴巴回说:“不曾规定。”
  孟一禾心下有了生计,她勾头看了眼脚踝方向,小腹一顶,双膝前屈,肩背团缩:“臣,孟一禾接旨。”
  宝公公看着树上团成的一团,顿觉颅顶充血,眼前发黑,他在宫中当值二十余年,从不曾见如此放肆无理之人。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