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言情网-全本小说在线阅读

言情书坊

当前位置: > 穿越小说 >

穿进探案文当咸鱼 作者:宿槿(下)

时间:2021-05-12 11:44标签: 穿越时空 宫廷侯爵 悬疑推理 甜甜
第47章 未卜先知(十) 马车停在了时府的 马车停在了时府的门口, 管家正巧在门口帮着宋陌竹一起,将时以锦扶下了马车。 大小姐,您可算回来了, 您说您伤成这样,怎么还往外跑。管家语气虽是责备, 神色中却掩盖不住地关切之色。 时以锦腼腆地笑了笑:司刑处有
第47章 未卜先知(十)     马车停在了时府的……
  马车停在了时府的门口, 管家正巧在门口帮着宋陌竹一起,将时以锦扶下了马车。
  “大小姐,您可算回来了, 您说您伤成这样,怎么还往外跑。”管家语气虽是责备, 神色中却掩盖不住地关切之色。
  时以锦腼腆地笑了笑:“司刑处有点事情,爹娘他们用过晚食了吗?”
  管家边说边要将时以锦往府里推:“都吃过了, 厨房里还热着菜就等您回来了。”
  管家和时以锦说着话的间隙,宋陌竹转身就要离开。
  时以锦想到宋陌竹现在若是回去, 估计又要去厨房找王叔对付一口,她转头叫住了宋大人:“宋大人, 若是不赶时间, 不妨来府中用顿便饭。”
  宋陌竹刚要上马车的脚步这才顿了顿, 转身说:“好。”
  宋陌竹接过管家正在推的轮椅, 管家也识趣地先去厨房让人把热着的菜端到了厅堂上。
  时以锦和宋陌竹相邻而坐,桌上陆陆续续端上了两荤一素, 还有时以锦熟悉的飘着油花的黄豆猪脚汤。
  一旁的丫鬟熟练地盛了一碗放在时以锦面前, 并且嘱咐道:“大小姐,厨房的厨娘上次见您喜欢喝,特意为您熬的。”
  时以锦面上不显:“知道了,有劳厨房的人费心了。”
  那丫鬟还想要盛第二碗, 时以锦见状,拦下了她,说宋陌竹是客, 她要亲手招待。
  丫鬟奇怪地看了时以锦一眼,却还是乖巧退下,将厅堂的空间留给了时以锦和宋陌竹。
  等到丫鬟离开, 时以锦笑眯眯地将面前的猪脚汤推到了宋陌竹面前:“我这几天,天天都在喝,这个给你喝,我们府上熬得不必王叔的差,你快先尝尝。”
  在时以锦殷殷期盼的眼神下,宋陌竹拿过勺子喝了一口:“好喝。”
  “那你多喝一点。”时以锦听到宋陌竹的回答,这才欢天喜地地开始动了筷子。
  宋陌竹依旧低头捧着汤碗,看着碗里漂浮着黄豆,脸上的神情晦涩不明。
  时以锦正夹了一只j-i腿,余光却看到身边的宋陌竹还在发呆,她将手中的j-i腿换了个方向,径直落到了宋陌竹的碗里:“给你吃j-i腿,一人一个。”
  宋陌竹这才回过神来:“谢谢。”
  “你今天是遇到了什么不开心的事吗,”时以锦夹过了另一只j-i腿放在碗里,“宋大人你好像心不在焉的。”
  宋陌竹放下了手中的碗,将目光移到面前的菜肴上:“无事,想到了一些以前的事。”
  宋陌竹不提,时以锦也不再追问,两个人安安静静地吃完了这顿晚食。
  小秋推着时以锦到门口送宋陌竹离去,等到宋陌竹上了马车,马车的影子消失在茫茫夜色中。
  时以锦才让小秋调转了轮椅的方向,打算往小院走。
  在背后推时以锦的小秋,却看见时以锦脸色从宋大人的马车离去之后,立刻变得晦暗不明。
  小秋担心时以锦问了一句:“小姐,您今r.ì去司刑处是遇到什么事情了吗?”
  “明r.ì帮我去司刑处悄悄帮我把画眉找来,”时以锦皱着眉说,“不要让司刑处其他人知道。”
  小秋觉得小姐今r.ì去司刑处应该还是见到了画眉姑娘,不过小姐既然这么说了,总有她的道理:“好的,小姐,我一定不让其他人发现。”
  -
  隔r.ì的黄昏时分,时以锦让人将她推到了凉亭里,正有一搭没一搭用鱼饵喂着鱼。
  池塘中的鲤鱼,看到鱼饵竞相上前来夺食,波动出噼里啪啦的水声。
  时以锦却一眼都未往池塘中看去,手上虽是不停地扔着鱼饵,心系着小秋。
  不远处,小秋朝凉亭走了过来,时以锦这才推动着轮椅,来到了凉亭前:“见到画眉了吗?”
  “带画眉姑娘到您小院等着了,”小秋说道,“我想小姐应该还是想避人耳目。”
  时以锦夸了句小秋做得好,就让小秋推着轮椅回小院,她却忽略了小秋脸上一闪而过的心虚的神情。
  “画眉,你来了,”时以锦边推开小院的门边说,“我正巧有点关于宋大人的事想要同你说。”
  等到推开门,时以锦看清了小院中长身玉立的人立刻傻了眼,到嘴边的话,立刻都咽了回去。
  她立刻撑着扶手转头瞪向小秋,似在责备她为何没有说实话
  小秋立刻关上了小院门,一口气,气也不喘地说道:“小姐,虽说是我的错,但你也别怪我,你们慢慢聊。”
  小秋说完立刻替两人关上了院门,还在门外扬声说道:“小姐,我就在门外,你有事叫我就行。”
  时以锦气结,看着面前的宋陌竹一时也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你勿怪小秋,是守卫跟我汇报说有人在司刑处附近的大树后行迹诡谲,我才出门看看,”宋陌竹顿了顿,“就看到了小秋,我一开始问她,她也不说,直到我威胁她说直接来找你问,她才说的。”
  时以锦依旧在气头上:“你威胁小秋,还联合她来骗我。”
  宋陌竹面对时以锦的气势汹涌,却不急不躁:“你有事找画眉,还是说我的事,不如直接和我本人说。”
  时以锦看着面前说得风轻云淡的宋陌竹,她总不能开口说因为陈丰之的事情,她想让画眉监视他,想要让他能避过“血光之灾”。
  她张了张嘴,却没说出口,千言万语都化作了一句:“你先坐吧,我想想这么说。”
  宋陌竹依言坐下,等着时以锦开口。
  时以锦憋了许久,这才找到了个合适的借口:“我是想让画眉跟你旁敲侧击地说让我早些回司刑处,我这坐着轮椅进进出出也没有困难,我天天待在家里太闷了。”
  时以锦边说边觑着宋陌竹的神色,她说这话也是越说越心虚。
  宋陌竹看着时以锦说话越来越轻,觉得面前这人之前演戏都演得挺好,现在怎么就心虚起来了,却也没有拆穿她。但他也猜不出她真正的目的。
  “你为何不同我直说。”
  时以锦眼珠转了转:“你那天见了我爹,我爹又来找我,我以为你跟我爹已经协商过了。我觉得我应该很长时间都不能去司刑处。”
  宋陌竹回想起时容在书房同他谈论的事情,倒不如说是时容在质问他,而他单方面做出了保证。想到这里,他苦笑了一下。
  时以锦看着宋陌竹脸上露出的笑容,心下一寒,想着宋陌竹不会敏锐地发现她的真正目的。
  门外此时却突然出来了小秋的声音:“老爷您怎么来了?你是来找小姐的吗?”
  “大呼小叫什么呢,”时容轻声责备道,“我刚路过凉亭看到以锦不在那儿,就过来看看,你站在门口这是做什么?还有这院门怎么回事?”
  “这……老爷……小姐……那个……”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