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言情网-全本小说在线阅读

520言情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耽美小说 >

(鬼灭同人) [鬼灭]黑鲛 作者:文文文two

时间:2020-03-22 21:25标签: 少年漫 阴差阳错 灵异神怪
文案: 屑老板x人鱼小姐 无洗白情节 true end 内容标签: 灵异神怪 y-in差y-ng错 少年漫 搜索关键字:主角:阿绡 ┃ 配角:鬼舞辻无惨 ┃ 其它: 一句话简介:鬼舞辻无惨乙女 全一话 屑老板x人鱼小姐 火光中有人在一遍遍呼唤我的名字,我看不清她的面容,只
文案:
屑老板x人鱼小姐
无洗白情节
true end
内容标签: 灵异神怪 y-in差yá-ng错 少年漫 
 
搜索关键字:主角:阿绡 ┃ 配角:鬼舞辻无惨 ┃ 其它: 
 
一句话简介:鬼舞辻无惨乙女
 
全一话
  屑老板x人鱼小姐
  
  火光中有人在一遍遍呼唤我的名字,我看不清她的面容,只一张溢着鲜血的嘴开开合合。
  “阿绡,不可以到陆地上去。”
  “阿绡,不可以告诉人类你的身份。”
  “阿绡,不可以学会爱。”
  “阿绡,不可以……死。”
  流动的箭矢上附带着华丽的咒文,在不见天r.ì的海底闪耀着夺目的光辉。我被紧紧抱在怀中,她用自己残破的身体为我挡去一切伤害,奋力甩动着下身的尾巴,尾鳍早已破损,不复往r.ì的瑰丽。
  “阿绡,活下去。”
  ——然后戛然而止。
  
  我常常会做这样的噩梦,醒来后满脸泪痕。而与我一同生活的海龟会驮着装满了血一般鲜艳的水晶珠的贝壳慢慢靠过来,告诉我梦中的我是多么伤心,竟落下了这样的泪珠。
  
  多年前我也是这样从噩梦中醒来,海龟告诉我,我是与族群失散了的人鱼,被他捡到了。他又告诉我人鱼是多么珍惜,因为人鱼的眼泪会因强烈的情绪变为各色的水晶珠,更因为人鱼r_ou_是让人不老不死的仙药,陆上的人捕猎脆弱的人鱼,先是囚禁起来生财,后来便放血割r_ou_,叫自己永葆青ch.un。
  
  梦里的血色和海龟残酷的话语j_iao织在一起,把我困在海底许多年,我做好了永远生活在深海的准备,可后来海龟走了,只留了我一个人,再后来,一场风暴把我卷上了海岸。
  
  *
  
  我第一次见到月亮,也是第一次同人类一起看月亮。
  “你要把我抓起来吗?”我问他。
  “我为什么要把你抓起来”
  长卷发的少年肩上披着羽织,腿上搭着厚厚的被子。他斜靠着廊柱坐着,黑色的长卷发垂落肩头,脸庞消瘦、肤色苍白。
  “有人告诉我的……像我这样的,都会被你们这样的抓起来。”其实我有些迟疑,面前这个实在不像海龟口中的那些人,我看他连坐着都很吃力了。
  他又问我:“抓你有什么好处?”
  我也老实回答:“拿鞭子抽我,让我哭,我流下的眼泪会变成值钱的珠子,让你变得富有;拿刀子割我,放我的血、吃我的r_ou_,让你永远维持现在的样子,不用担心死亡。”
  他却笑了起来,笑得很吃力,后来又咳起了嗽,像是要断气了。但脸色也因此红润了一点,瞧起来比刚才健康。
  “我是贵族之子,最不缺的便是钱财,这座沿海而建宅子里有一间库房,里边金银珠宝数不胜数,你眼泪变得珠子顶多拿来打弹子玩。”说着,他顿了顿,“至于长生不死……我可不想被病痛折磨上一千年、一万年,对你的血r_ou_也没兴趣。”
  听了他的话,我脑子里一片空白,过了好久才艰难地开口问到:“那你真的不抓我?”
  “不抓。”他神色恹恹的,似乎是被刚刚的大笑消耗了所有的力气。
  他说的是真的。
  “那……那我下次再来找你!”
  潜入水里之前,我又看了一眼。漆黑的夜幕,璀璨的繁星,清冷的月辉。幽寂的宅院,苍白的少年,帕上的血迹。
  他打了个哈欠,随意地挥了挥手,算作是与我的告别,随即扶着廊柱慢慢站起身子,回到里边的屋子去了。
  而我也没入海浪之中。
  
  *
  
  我白r.ì里潜伏在海面之下,从仆从的闲言碎语中拼凑出了他的消息。
  他是有名的贵族之子,父亲也是极具分量的重臣。他因身患顽疾,被送来海边休养。据说是因为父亲亲自去神社请教,因为他的身体属y-in,无法接受天照大神的赐福,只能退而求其次,祈愿素盏鸣尊的庇护。至于名字……
  
  “我听他们说了,你有两个名字,你喜欢哪个?”
  他抬起眼皮看了我一眼:“问这个干嘛?”
  “你喜欢哪个我就叫你哪个,总不能用你不喜欢的名字叫你吧?”
  他又露出了嘲笑一样的表情:“我喜欢哪个又怎样?你就叫我无惨,这是从神社请来的名字。”
  他这么一说我就知道了,他还是喜欢自己原来的那个名字,但是我必须叫他无惨。
  我叹了口气,这不是在为难我吗?假如我真的一直“无惨无惨”地叫他,怕是用不了多久就会被他厌烦了,要找这么一个不会抓我还能和我说话的人可不容易,没了他,我天天晚上找谁聊天去呢?
  “那我就不叫你名字了,反正就我们两个人说话……我叫阿绡,就这一个名字。”
  他点点头,算是知道了。
  
  *
  我跟他j_iao换名字的事就像是个笑话,之前也好之后也罢,我们谁都没叫过对方名字。
  他一般不主动和我说话,就算主动开口了也不加个人称,要不是每次会面只有我们两人,我定认为他是在自言自语。我也不叫他名字,引起他注意的方式很多,但我一般是用尾巴拍拍海面弄出点声响,或是直接“哎”、“喂”地叫他,然后他便把闭着的眼睛睁开来,再扬扬眉毛,以此表达“你说”这个意思。
  
  今天也是一样的,月亮刚升起来不久,我就匆匆从海底浮上来了。等到多余的仆从都走远了,我才一点点靠近走廊那边,用尾巴拍拍海面。
  他把眼睛睁开来,漆黑的眼底没有一丝光亮,眼珠子微微朝我这转了一下,随即皱了皱眉,又把眼睛闭上了。全程没发出一点声响。
  他心情不好。我猜是那位任期刚满三个月的医师又用完了自己的毕生所学——还没能让他的身体有一点起色。
  他皱着眉头闭着眼,斜靠在廊柱上一动不动,像是睡着了,实际上却没有。他只是在闷生气,只是闭着嘴不想说话。我也停下了拍打海面的尾巴,静静地盯着他看。
  今晚的海水涨得有点高,几乎没过走廊前一点点围着的高石头了。我上半身趴在石头上,两只手支着脑袋,就权当自己是在晒月亮了。
  
  过了好久,月上中天了,他才想发完脾气的小孩子那样闷闷地开口。
  “你怎么还在这儿?”
  “今天有事找你。”
  “……什么事?”
  他声音沙沙的,应该是之前发过脾气,大吼大叫的时候伤了喉咙。我又发现他身旁杯子里的茶还是满的,没动过。心里不知怎么有点生气,又有点难过。他总是这样,想活却不能活,想死,一时半会儿也死不了,就这样糟蹋自己本来就不健康的身体,也不知道和谁对着干,就这样耗着。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