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言情网-全本小说在线阅读

520言情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耽美小说 >

(白玉堂同人)[白玉堂]风吹衣 作者:李守白

时间:2020-03-22 21:28标签: 江湖恩怨 三教九流 欢喜冤家 七五
文案 少年侠气,浮云流风。 摘雕弓,s_h_长空。ch.un色浓,浮寒瓮,尽壶
文案
少年侠气,浮云流风。
摘雕弓,s_h_è长空。ch.un色浓,浮寒瓮,尽壶觥。
倾盖死生同,一诺千金重。
宝刀斫天狼,长缨系骄种。
黄尘终。引缰信步,目送归鸿。
1.根据清人石玉昆公案小说《三侠五义》创作。
2. 个人不喜欢展昭,先排雷,别想跟我撕。
3.关注微博 李持白 获得互动的快乐!
 
内容标签: 七五 江湖恩怨 三教九流 欢喜冤家
搜索关键字:主角:白玉堂,陆采莼 ┃ 配角:庞煜,欧yá-ngch.un,展昭,以及开封府其他人 ┃ 其它:三侠五义,公案小说,武侠
一句话简介:汴京的瓜大又圆 
 
 
 
  第一章(已修)
 
  松江正当夏暮。江潮带晚,远处风帆起伏,近岸芦叶簌簌,星河鹭起,孤鸿明灭。
  一叶小舟自芦叶d_àng中缓缓出露船身,逐波轻漾,船头坐着个身形纤细的短褐小厮,手中执一枝瘦竹鱼竿,丝纶垂进水里。
  小厮半眯着眼,似是在打盹,但手腕却丝毫不见抖动,静得与雕像无异,身后的船舱里整整齐齐摆满了酒坛子,有的拍开了封泥,坛子里便可听见活物游弋的哗哗水声。
  鱼咬了钩,丝纶绷直,鱼竿迅速弯出弧度,小厮手腕一抬,一条尺长的鲫鱼破水而出。小厮熟练地摘了钩,把鱼扔进开了封的酒坛之中,哗啦一声,酒水溅出数寸高。
  又穿了饵,将吊钩垂入水中,小厮便如入定佛陀般盘腿而坐,一动不动。
  忽然,一声斥咄:“哪里来的小贼!敢在此处钓鱼!不知道是陷空岛的盘口么?”
  小厮眼皮抬了抬,毫不客气地回敬:“满江的水满江的鱼,我可没瞧见哪上头刻了什么‘陷空岛’。”
  破空之音倏忽而至,一支劲矢朝小厮面门激s_h_è过来。小厮听风声嘶嘶,知是箭来,不敢大意,算准了方向,头微微一偏,轻巧地避了过去。
  没想到话不投机,对方便起了杀意。小厮不禁怒从心头起,抛下鱼竿,霍地立起身来,破口便骂:“好无道理!清风明月本无主,几时轮到你们来管我钓鱼了?”
  “见你钓这江里的鱼,小爷不爽快了,偏要管一管。”
  应答的是个年轻男子,语气里是毫不掩饰的傲气。小厮朝前望去,便见一艘寻常渔船破浪而来,舟子立在船头摇橹,而舱中坐着个宝蓝衫子的少年,眉目俊美,气质焕然。他手里挽着弓,正搭上了箭对准了小厮,开口说话,和先前应答的正是同一人,话里皆是挑衅:“这一箭你避得开,还是避不开呢?”
  又是一箭挟风而来。此次角度十分刁钻——舟身窄小,大半船身陷在簌簌芦丛中,腾挪之地更是憋仄,而箭头所指正是小厮胸口处,上下左右各方皆被封死,闪避不得。
  小厮见箭s_h_è来,先是慌张踉跄退了半步,但最终他还是向旁边侧了身子,上半身半靠着繁密芦杆,仿佛再一用力便会栽进江中。或是小厮身板瘦弱轻盈,他半靠着芦杆便如一片羽毛停落,竟古怪半仰着躲过了这一箭。
  箭镞从他眼皮底下划了过去,没入芦叶丛中,箭风凌厉,刮得他脸上肌肤隐隐生疼。
  好容易躲过了这一箭,想到少年话中的傲慢,小厮针锋相对:“想考校我的功夫?让我也领教领教你俩的厉害!”他说着,猛地站稳了身子,弯腰绰起一坛酒,朝船上舟子奋力掷去。
  没想到舟子却是个不会武功的,躲避不及,被酒坛结结实实撞上了胸口,一声闷哼,直挺挺栽入江中,哗啦溅起半丈高的水花。少年皱眉躲开,没给水打s-hi一身衣裳。
  没料到这么轻易便下对方一子,小厮怔了了片刻,一时不知该是见好就收,还是借机嘲讽。他攥着船桨,见少年眼风挟怒正朝自己望过来,不由气x_ing上头,放声笑道:“不过这点本事,也想在这松江上做地头蛇?”嘴上不饶人,心中却忌惮少年的箭势迅猛难当,小厮手上把浆悄悄地一下一下拨起水来,要掉头赶紧望芦花d_àng中藏去了,心中暗想:三十六计,走为上策,瞧这些人定是不依不饶的,恐怕舱子里的酒也带不全了,白白浪费几两银子。
  船掉过头,小厮背后便出露了空门。他生怕少年弓箭暗发,便拗头回瞧,瞧见的不是对方挽弓张箭,却是少年正探头往江里张望,神色复杂,怒色中竟夹杂些不知所措的意味。
  见小厮回头来望,而他踏住那船已半身没入芦叶当中,如鱼入江,要失了踪迹,少年一咬牙,把皂靴踩上船舷,探身望水里唤道:“白福,你要是没溺死,赶紧爬上来撑船!”
  小厮听了这话,心说:“这恶煞也不是没手没脚,怎偏要这舟子上来替他撑船——莫不是他连船也不会撑?一个江大王,竟连船也不会撑,真是癞蛤/蟆长毛,奇了怪了。”他心里这样好奇着,眼光便被身后情势牵引住,便见得先前那被他用酒坛撞下水去的白福从水里冒了个头出来,吐了一口水,才应那少年道:“五爷莫慌,小人这就上来。”
  少年见舟子无恙,想是两处都松了气,便道:“我倒是不慌,只不走了偷钓鱼的小贼,一切好说。”
  见那白福已探了半条身子进舱子里了,小厮心说:“舟子不会武,却能撑船;那恶煞武功高强,却不识水x_ing,一对狼狈,怕他作甚?教这舟子爬上来了,两人对我必是穷追不舍,不如趁这个当口,将这两人都掀进江里去,好教我脱身。”这般想着,计即刻上得心来。小厮将细瘦的钓鱼竿望水中一抛,瘦竹空心,在水面上沉沉浮浮。少年立在船头,见小厮不逃反进,当下立即挽弓如满月,一箭呼啸而出。
  小厮接连两脚,足背前后勾带起两只酒坛,裹挟着风声,踢向箭来的方向,自己却脚尖一点,飞身单足落在竹竿上,轻巧得像只蜻蜓歇在上头。少年见他轻功好到如此地步,竟能借着一支竹竿停落在水面上,也不禁暗地里喝了一声彩。
  箭矢撞上首只酒坛,脆的开裂声炸开,酒水迸洒,如飞珠溅玉,顿时酒香随风弥散。那箭矢s_h_è破酒雨,迎面撞上后一只酒坛。咵啦脆响,箭矢劲道不减,第二只酒坛应声而裂。那两只酒坛如同时炸开,脆响相连,碎瓷迸溅,酒洒如雨,哗啦落往江面,激起波澜阵阵。
  小厮心里也知那两只酒坛挡不住少年的箭,只能缓一缓势头,早做了准备。见箭冲面门而来,他点在钓鱼竿上的腿当即微曲,使了下坠的力把鱼竿踩进江水里,而上身望后仰弯下去,那箭便从他鼻尖上掠了过去。
  脚尖依然牢牢点住鱼竿,鱼竿一沉,又一扬,小厮便借力腾起,靴上淋淋勾一片江水,望少年舟上跃来。
  这一下兔起鹘落,扒住船舷的白福眼睛也瞧直了。
  知那头小厮必定望船上落来,少年心中暗哂,心说:“之前你要逃,讲不准便让你逃了,如今却正望刀口上撞,到这船上,还走得了你么?”当即掣出佩刀,冷笑道:“地狱无门你来投,怪不得我了。”青芒一闪,宝刀迎头劈向小厮。刀势头猛,如同千钧泰山压顶而至,刀风迫得人脸隐隐生疼。
  不料小厮落脚的不是舟上,而是白福的脑袋。
  踩上白福头顶,小厮微微一笑,使了个千斤坠。白福只觉顶上压了座铜打的大山,脖颈似一根铁铸的杵,要望胸腔里钉下去,手一松,竟给小厮踩进了江水里。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