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言情网-全本小说在线阅读

520言情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耽美小说 >

(综武侠同人)[综武侠]我自倾城 作者:若然晴空(上)

时间:2020-03-23 21:50标签: 天之骄子 江湖恩怨 武侠
文案: 李凝没什么优点,就是长得好看。 于是她就有了很多优点。 笑是漫山遍野ch.un花开,明媚动人。 不笑是仙子蹙眉惹人心怜。 哭是梨花带雨痛断人肠。 睡在席子上抠脚是美人ch.un睡娇弄足。 李澈没什么优点,就是长得好看还有个长得好看的妹妹。 于是一大
 文案:
  李凝没什么优点,就是长得好看。
  于是她就有了很多优点。
  笑是漫山遍野ch.un花开,明媚动人。
  不笑是仙子蹙眉惹人心怜。
  哭是梨花带雨痛断人肠。
  睡在席子上抠脚是美人ch.un睡娇弄足。
  李澈没什么优点,就是长得好看还有个长得好看的妹妹。
  于是一大票江湖豪杰都要跟他做兄弟。
  #江湖第一大舅哥#
  “第一次见到你妹妹起,我就知道你这个兄弟我j_iao定了!”
 
  穿越世界有:
  1.大唐两条龙:我兄妹与和氏璧孰美?
  2.说英雄:夭寿啦,苏楼主碰瓷啦!
  3.陆小j-i传奇:城主庄主,你们不要打了。
  4.踏月楚香香:你不是采花贼吗?怎么变成盗帅了?
  5.红楼:表哥有三好,年轻,英俊,死得早。
  6.飞刀:突然变成天下第一美人。
  7.三国:汉末天团上线。
  8.天龙天龙:万万没想到,亲哥变成真表哥。
  9.白蛇传:霸道青蛇缠上我。
  10.宝莲灯:哥,咱俩比神仙都好看。
 
  内容标签: 武侠 江湖恩怨天之骄子
  搜索关键字:主角:李凝,李澈┃ 配角:很多很多人。 ┃ 其它:苏遍江湖。
 
  一句话简介:苏苏苏炸天
 
  作品简评:
  李凝天生绝色,因此备受追逐,帝王将相,公子侠客,无不为她倾心,然而她并不快乐,在离开原本世界之后,她和哥哥一起穿越到了各个武侠世界里,遇到一个个和从前完全不同的江湖故事,从随波逐流的金丝雀,慢慢变成极富魅力的侠女阿凝,与此同时她也收获了真正相互尊重的爱情,这是一个关于成长的故事。
  本文行文流畅,剧情别出心裁,通过女主阿凝的视角,将读者带入到了一个个动人心弦的武侠故事之中,或笑中带泪,或甜蜜美好,或感人肺腑……
 
  2019年终盘点优秀作品
 
 
第1章 大唐两条龙(1)
  秋风萧瑟。
  李凝蹲在C_ào丛里解手。
  李澈站在不远处替她望风。
  这是两兄妹来到隋朝的第一天,在这之前,李凝是个独得专宠的贵妃,李澈是个年轻貌美的侯爷,更早之前,李凝是个歌女,李澈是个琴师。
  李老爹是个元京城里的杂技人,打了半辈子光棍,两兄妹是他从同一条河边捡来的,捡到李澈的时候是ch.un天,河水清澈,就起名李澈,捡到李凝的时候是三年后的冬天,河水上冻,总不能叫李冻,于是李老爹花了半辈子的文化素养,给女儿起了个名字叫李凝。
  两兄妹年纪相差三岁,长相却如同r.ì月相辉映,好看得让人无法怀疑血缘关系。
  李澈十岁,李凝七岁的那年,李老爹路边卖艺被纵马的贵人撞死了,李澈就带着妹妹卖艺为生,他j.īng_通各种音律,学倒是没能正经学上几天,但就仿佛天生的一样,李凝则是歌喉动人,兄妹两人都在坊市里谋生,辛苦的r.ì子没过几年,天子微服行街,循着琴声乐曲而来,一眼就见到了高台上唱歌的李凝。
  对李凝而言,那是个普通的黄昏。
  有个普普通通的年轻贵人问她要不要跟他走。
  她那时候总想吃一份对面酒楼里的香j-i,鬼使神差地点了点头。
  随后就是天子独宠,羡煞六宫,连带着李澈也被封了锦安侯位,成为元京新贵。
  但好景不长。
  第二年李凝难产死了。
  李澈当时呕了一口血,同年跟着染了风寒去了。
  下葬那天,半个元京的姑娘哭着来为他送行。
  时人哀曰:李妃倾城去,李郎不复归。
  不复归的李郎在河边醒了。
  边上睡着他难产死去甚至没来得及见最后一面的妹妹。
  十三四岁,小荷才露尖尖角,正是待字闺中年纪,元京城里稍有余钱的人家都不会让女儿这么早出嫁,可他的妹妹已经死在了产床上。
  李澈抱着李凝哭了一场,才发觉有什么不对劲。
  天光大亮,正是清晨,河水冰凉,他身上穿着面君时才套着的全副公侯行头,妹妹身上则是皇后才有资格穿的凤服。
  他记得,妹妹死后,天子不顾皇后在世,嫡子三个,一意孤行立了刚出生的小皇子为储君,只为让妹妹以皇后之礼下葬。
  生前独宠,死后哀荣。
  李澈叹了一口气。
  李凝醒来的时候就没李澈想得那么多,她呕了一下,吐出一颗圆溜溜鸽子蛋大小的含珠,随即咳得惊天动地,泪花飞溅。
  咳完见着李澈还挺高兴,“哥,我都好久没看到你了!”
  然后左右看看,没找到自己那比皇后寝殿还奢华三分的殿宇,倒发觉身在野外,四下无人烟。
  李澈解释了一下目前的情况,又说了他的推测。
  他起初确实以为这里是地下y-in间,但在附近走了一圈才发现这里是山上,天上有飞鸟,地上有野C_ào,完完全全就是个荒郊野外。
  世上玄奇之事多如牛毛,他平常跟那些贵人们也没什么好聊的,就爱窝在府邸里看些志怪话本,故而接受能力极强。
  李凝的接受能力比他还强。
  对一个豆蔻未开的小姑娘而言,再宠再爱,也不过是让她住得好了一点,吃得多了一点,比起自由自在的市井生活,整天闷在宫里的r.ì子才是噩梦。
  尤其天子天赋异禀又活烂。
  她看天子就跟看个定期来打她的人没什么区别。
  李澈一个字都没跟李凝提小皇子,李凝也就以为自己难产之后,小皇子也跟着死了。
  说实话,能从宫里出来,她还挺开心的,她差点以为要一辈子待在皇宫里面了。
  李澈把身上的佩饰连带着李凝的钗环首饰都取了下来,将带有太过明显纹饰的全都扔了,最后留下的只剩一套白玉环佩和两个花型钗环,还有一串东珠手链,身上的衣裳自然是不能要了,好在死人下葬,不管外面穿得有多漂亮,内里的敛衣也是轻薄柔软而无明显特征的。
  至少如果不是穿在李澈身上,以他一年前的眼界,只会以为是身普普通通的衣裳。
  就是有点冷。
  李凝下葬时是百花时节,李澈死时是冬r.ì,这里的时节却差不多深秋了。
  李凝一直都很乖,哪怕头发被拆了个干净,身上的首饰被全扔到了河里,但李澈要她把凤服脱下的时候,她有些磨蹭。
  凤服是她见过的最好看的衣服了,比龙袍漂亮得多,绣纹从上到下j.īng_美非凡,可是哪怕她又哭又闹,天子也不肯让皇后把凤服借给她穿几r.ì,好不容易能穿在身上,她不大舍得脱。
  李澈哄道:“要是穿着这个出去,外面的人会砍了我们的头,乖一点,皇后的衣服也就只是一件衣服而已。”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