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言情网-全本小说在线阅读

520言情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古代言情 >

骗子+番外 作者:红妆暗涂

时间:2018-05-07 10:00标签:
文案: 镇国将军之后庆湛在宫宴上遇见了那不得宠的十二皇子 彼时年少,动了情就只知全副心思都付在那人身上 夺权。争利。血染黄沙。 换得那人无限江山 却换给自己一个被始乱终弃的结局 内容标签: 搜索关键字:主角:庆湛堰斐 ┃ 配角: ┃ 其它: 第1章 初
 文案:
镇国将军之后庆湛在宫宴上遇见了那不得宠的十二皇子
彼时年少,动了情就只知全副心思都付在那人身上
夺权。争利。血染黄沙。
换得那人无限江山
却换给自己一个被始乱终弃的结局
 
内容标签:
搜索关键字:主角:庆湛堰斐 ┃ 配角: ┃ 其它:
 
 
 
第1章 初见
  帐外有依稀明灭的光映进来,那是三军狂欢是篝火的残影。庆湛就跪在这光线的残影里垂着脑袋听那太监用尖细的声音宣读圣旨。
  “念其戎马一生为国辛劳,留其全尸。钦此。”那太监不似人苍白的脸上面无表情的递过圣旨给跪在地上的庆湛。
  庆湛伸手,姿态庄重严谨的接过那旨。他俯身磕了几个头,谢主隆恩。
  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只是要自己死这人穷尽了自己一生的心力和......和爱恋。
  原以为终于挣脱了自己用对他的感情织就的魔障,自己来时跟那女子说,自己会回去。不知她那般执拗的x_ing子会等到何时了......
  可眼下当今圣上不肯放过自己,终究是逃不过,终究是逃不过。自己一生爱恋,数年征战。眼下就只换来他的一壶就酒。
  帐外的光影明灭,映近帐内也是明明灭灭。想来明日三军就会浩浩荡荡回京,届时,护送着自己的尸身。
  仰头饮酒的时候,庆湛恍似幻影一般的陈年旧影。那幻影里,有小小孩子侧过脸来带着些倔强和冷寂的盯着自己看。
  如果他一直是孩子时候的样子那该多好,那个机关算计,运筹帷幄的崇宁帝年幼的时候只是一个倔强的、令人心疼的瘦弱孩子。
  崇宁帝幼年并不得宠,他只是咸安帝诸多儿子中最普通的一个。母妃出身于贱籍,朝中无重臣可依。那时的崇宁帝最不受关注的十二皇子。
  崇宁帝其母林氏,出于贱籍,其容妍丽。但仅只一其容妍丽如何能留得君王恩宠,在孩子尚未诞出之时便早已恩宠难寻,辛得诞下龙子,未落的孤独终老的下场。
  宫门之内福祸难测,辛而林氏争宠之心并不强烈,拖着自己的小儿子在宫门之内清净度日。倒也安然。换一种说法,那是一种毫无存在感的所在。
  咸安帝子弟众多,党派之争严峻。当时诸多皇子贵妃都争相拉拢朝中掌握着重要兵权的护国将军庆闽老将军。
  庆湛便是庆闽老将军唯一的孙子。庆湛从并未见过自己的父亲,在他还在母亲的腹中的时候父亲便已血染沙场,用命来守得家国山河的周全。
  庆湛自幼便是二皇子堰玉的侍读,自由出入宫中。身份比诸多皇子皇孙都要尊贵。
  崇宁帝八岁以前,他的父亲咸安帝几乎忘记了这个孩子的存在。那年端阳节本是聚集所有的皇子进行骑s_h_è 吟诗品茶等一系列活动的。可通知邀请的太监,偏生的忘记了这个平素便不受宠的孩子。
  五月阳光灼的人有些不真实的恍惚感。幼年的崇宁帝沿着宫闱的花道,缓慢的走向了此刻皇宫里最热闹的那个地方。他清楚的知道,他的父亲与兄弟们都在那里,骑s_h_è 赏花,艾香赐福,父慈子孝,天伦之乐。
  帝王正襟坐在正中央。围场内几个皇子身着短打,干净利落。策马奔腾,张弓s_h_è 箭。好不英雄威武。围场四周重兵把守,帝王座下,大臣将相,皇子皇孙。一派国盛家昌。
  整个和谐的场面并没有因为崇宁帝的闯入而有丝毫的混乱,帝王身边懂得审时度势的人太多。十二皇子刚进入会场便有人将他拉到一边,恭敬的说着十二皇子到了,先坐这边之类之类的。
  然后,还是幼童的崇宁帝就被安排到了一个不起眼的角落里。
  当时,庆湛被二皇子拉到旁边说自己想要前日在市集上看到的小玩意,无论如何都央着庆湛带给他。
  庆湛被央的烦了:“好了,好了,带予你便是了,莫这般缠我。”听他允了自己,当时的二皇子堰玉就作势就要扑过来。
  庆湛慌忙的就后退着,这一退倒好,撞到了还不及自己肩膀高的十二皇子,多年后的崇宁帝。
  知道闯了祸的堰玉俏皮的吐了吐舌头,带着浅笑的去扶被庆源撞到瘦弱孩童。看到那孩童的面目堰玉不禁“咦”了一下。并未在宫中见到过的面目,怎会出现在帝王的家族聚会上?正想问一下这个孩子是哪个宫的。就从远处听到父皇的声音:“堰玉,近日骑s_h_è 如何,演示给父皇看如何。”堰玉对着庆源嘟了下嘴,便飞奔而去飞扬起来的衣袖轻轻的触到幼童的指尖。飞扬,肆意。
  庆湛没去看堰玉的少年飞扬,转过身去扶当时不及他肩膀高的十二皇子。庆湛看他粉粉嫩嫩的,像极了幼年的时候祖母送给自己的瓷器娃娃。不由的心生喜爱放轻了声音问道:“疼不疼?你是哪个宫的,怎么从未见过?”可那孩童却是极为倔强的样子,抿着唇神色一片冷冷清清,不去接庆湛的话。
  庆湛不由的眼睛就在这幼童身上多停了几分,那孩童旧钗布衣,全身上下,不见丝毫华贵。今日来此地的除了宫廷侯爵就是王子皇孙。不管怎么看,他这身衣服都太过...寒酸了些...这是谁家公子?或者...皇子?
  “你是哪家公子?”庆湛问着。
  幼童抬头,脑袋还微微的歪着,他眼睛大大的半边还有浅浅的酒窝。脸颊有r_ou_微微嘟出来,不知为何庆湛看了他心里都觉得软软的。那时候的崇宁帝年纪还小,庆湛一抬手就能放在他头上。他的头发软软的,束发用的也不是什么珍贵的玉钗。可发还是整整齐齐,庆湛心里就生出一种想把他头发揉乱的想法。
  他终究是没有揉,世代大家的体面早就教的他喜怒不形于色。更何况护国府两代留下的也就只有他,那些荣耀和责任在他还是未知孩童的时候就统统压给了他。
  他忍着把手收回来,再偷偷的侧过眉眼去看那幼童。那幼童脸上冷冷清清没有过多表情,就只是眼睛直直的看向在马上奔驰的堰玉。
  堰玉的眉眼本就有些少年飞扬的味道。这马上的英姿更是令整个人看起来意气风发,霸气十足。眉眼间的每一个神情不禁让人移不开眼睛,更多的是让人感觉到臣服。
  可是这二皇子在自己这就永远像个长不大的孩子,就只会对着自己撒着娇然后提一些任x_ing的要求的要求。旁边的瘦弱小小少年还是盯着马上的堰玉看。那眼神似乎有些仰慕,但又有一些庆湛说不出来的东西。
  马上的堰玉连s_h_è 了三箭,箭箭靠近靶心。马上的少年回过头来对庆湛笑,眉目之间皆是少年的飞扬与霸气。
  庆湛报以肯定的微笑,大皇子早逝,二皇子堰玉系出淑妃,外公是已经故去的先帝的宰相,虽已不问朝野之事,但子弟众多。再加上堰玉文成武功样样皆精深得圣上咸安帝的喜爱。
  自小便是堰玉侍读,祖父告诉自己,无论任何事情当以堰玉为先。也许自己侍奉一生的君王便是他了。外公一直告诉自己君臣有别,庆湛也一直注意着君臣之礼。可朝野上下还是有很多人在说堰玉太过于依赖自己,难成大器。
  堰玉确实是被骄纵坏了,粘着自己撒娇的劲女孩子都比不上。
  堰玉CaoCao问了圣上的安,便直接的往这边走来。原来他坐的地方,堰裴坐在那,堰玉伸手将他拎到一边去。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