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言情网-全本小说在线阅读

520言情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古代言情 >

维有嘉鱼 作者:梨花煮粥

时间:2019-04-19 12:10标签: 甜文 情有独钟 青梅竹马 江湖恩怨
文案: 我叫徐鱼,字嘉鱼。 我的出身不坏,镇国公是我老爹,就算在王孙公子论斤卖的京城里,我也是个属螃蟹的,能横着走。 据说我是个纨绔,不学无术的那种,直到我见到隔壁叶相家的小公子。 ~~~~~~~~~~~~~~~~~~~~~~~~~~~~~~~~~~~~~ 内容标签: 江湖恩怨 情
 文案:
  我叫徐鱼,字嘉鱼。
  我的出身不坏,镇国公是我老爹,就算在王孙公子论斤卖的京城里,我也是个属螃蟹的,能横着走。
  据说我是个纨绔,不学无术的那种,直到我见到隔壁叶相家的小公子。
  ~~~~~~~~~~~~~~~~~~~~~~~~~~~~~~~~~~~~~
  内容标签: 江湖恩怨 情有独钟 青梅竹马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徐鱼、叶维 ┃ 配角:洛斯幽、莫沉音、陶夜、沈昀、苏斐 ┃ 其它:
 
 
第1章 
  我叫徐鱼,字嘉鱼。
  我的出身不坏,镇国公徐烟陌是我老爹,为我准备了一份了不得的家世,所以我一呱呱落地,就是个身份尊贵的小少爷。就算在王孙公子论斤卖的京城里,本少爷也是个响当当属螃蟹的,左右都能横着走。
  据说我是个纨绔,不学无术的那种。
  满朝廷都在这么传,但本少爷拍着良心说一句,这话纯属诽谤。
  我老爹年少时极风流,在秦楼楚馆里一向很有名气。前些年不知怎么转了x_ing,却把少年时的荡漾尽数打叠起来,端端正正做个严肃庄重的国公爷,实实在在地办了几件很不错的政绩,居然深得皇上青目,满朝文武敬重。
  老爹三十岁那年,我才出了生。
  我爹本就是镇国公府里的独苗,肩负传宗的重任,身为独苗的独苗,本少爷一落地,就成了我祖母的眼珠子,我娘的心尖子,全府的肺叶子。
  老太太颤巍巍地搂着襁褓里的我,泪水刷刷地向下滚,直流成一条浩浩汤汤的长河:“老爷,徐家有后,你在九泉之下也可安心了。”
  我爹得知消息的时候,正在齐王府上做客,席上摆了一道鱼,风味甚佳,引得众人啧啧赞叹。
  我爹的x_ing子随和得很,夹起一片鱼r_ou_来,顺口道:“娃儿不如就叫徐鱼。”
  席上的靖国侯转着盛茶的玉杯,笑出声来:“小公子的名字,取得浑然天成有诗意,既名鱼,不如字嘉鱼,以记今日盛宴中镇国公得子。”
  靖国侯是个不可多得的妙人,人至中年,仍毫不含糊地占着当朝美男的头把交椅,且才貌双全,一肚子从姜子牙诸葛亮那儿学来的权谋,又是皇上唯一的表哥,比起老爹来,更受皇上看重。
  皇上前些年好容易娶了我云姑姑后,夙愿得偿,打从心眼里喜欢出来,本要给靖国侯升上两级,但他却坚决辞了,硬要坐这个侯爷的位子,想是舍不得祖上的英名。
  他是我爹几十年的竹马之交,两人感情深厚,非比寻常,他一说这话,老爹就鼓掌叫好,很给他面子。
  本少爷的大名就此一锤定了音。
  一开始,我爹取名字随意,养我也随意,基本上任凭老太太和我娘高兴,后来见本少爷这株小独苗长得略有些歪,却发了急。
  令老爹着急的源头是隔壁叶相家的小公子。
  叶小公子名维,字景止,生得兰花也似,是个俊俏得不像话的小郎君,又聪明伶俐得紧,满朝的长辈见了皆赞。
  不知怎么的,他和我倒一直玩得来,大约是本少爷待他一向和气,不比他爹那般严厉。
  叶相看在我爹的面子上,每每见了我去寻他,也不阻拦,只低声嘀咕两句,特意的说得不高不低,随风送入我的耳朵里来,奈何本少爷最拿得出手的从来都是脸皮,闻言洋洋洒洒地只当做一阵耳边风,浑不在意。
  六七岁的时候,景止同我一起上的学塾,我一向被先生当作他的反面例子。
  塾里的刘老先生是个饱学的宿儒,退休之前曾是太子的少师,皇上见了也礼敬三分。如今七十有余,从位子上退了下来,老爷子发挥余热,到了专门为贵胄子弟开设的学塾当教书先生。
  我爹仰慕老爷子的好学问,特特封了一百两银子作见面礼,送了我去跟着他读书。
  我同景止家住得近,只隔了一条街,骑了匹小马在他家门前等他一同上学去,十几个衣履鲜洁的小厮簇拥了叶小公子出来。
  好一出众星捧月,本少爷跨着马暗中赞叹。
  叶相素来不理会这些俗务,小厮们这么花枝招展的,想必是他家老太太的意思。
  众小厮一分开,缓步迈出的叶小公子却是一身碧衫,没甚剪裁,还是大前年京中流行的款式,衣袖上还沾了一点若有若无的墨迹,想是晨起时练字,不小心染了一团没留心。
  他n_ain_ai的大萝卜,果然生得好看,穿什么就随心情,他这么穿是幽兰之生于空谷,何等清丽,何等绝俗,本少爷若也效仿,岂不就是一只碧荧荧的小绿龟裹了一团泥。
  景止立在我面前,仰头望着:“你这匹小马真神骏。”
  这孩子年纪小小,倒真有眼光。
  从小时认得他起,本少爷的东西都挑好的送与他,想必也是为了这个缘故,才形成我俩之间坚不可摧的情谊,见他欢喜这匹小马,我便跳下来献宝道:“这是我爹千里迢迢从大宛买回来的汗血马,你若欢喜,我送给你。”
  他眼睛一亮,看神色着实高兴,但小眼光一闪,立马就矜持地摇了摇头:“我不要,爹知道了,须骂我不务正业。”
  叶相这老糊涂,看把好好的一朵留得清香入素琴似的孩子,教成了多刻板的样子。
  我听得只皱眉,却没奈何,只得道:“你上马来,咱们一块儿骑。”
  他应允了一声,一个小厮将他抱上马,小心翼翼地放在我前面,众小厮提着心,只叫:“小少爷坐稳了,也不知道徐少爷这马x_ing子野不野,当心摔了您。”
  我气哼哼地马鞭一扬:“混账东西,本少爷的马最乖巧不过,怎会摔了你家公子?”
  刘老爷子见了景止,好比佛祖爷爷见了最有悟x_ing的迦叶,拈着花白的胡子直笑,但见了本少爷,连胡子都在冲我瞪着眼。更有一句说得妙:“镇国公本是龙凤人物,怎地得了个会打洞的儿子,岂不怪哉!”
  本少爷好脾气,自然不怎么和他计较,只偷偷往他的茶壶里扔了一把盐,表示泥人儿也有个土x_ing。
  景止眼睁睁瞧见我撒盐这事,但等老爷子咸得歪了嘴问是谁干的,他却摇头说不知,当真是好兄弟。
  读了半年书,书塾里考试。刘老爷子亲力亲为地监考,撑着一双浑浊的老眼,在场上来回巡逻,颇有廉颇之勇。
  考试前,老爹冷森森地给我下了通牒,若是考砸了,叫我见识一番我爷爷当年上战场杀敌的手段,想到这,我咬着笔杆子在考场上十分忧郁。
  这些日子以来,我每日里同景止一起来上学,一起回去,家里老太太倒欢喜,说跟着景止一块儿学,大有进益。
  说起来,进益倒是有,躲在书塾里,本少爷看了不少杂书,知识突飞猛进,只是若将从这些杂书上学来的写在卷子上,明儿景止就得给我写一篇墓志铭,叹惋好友英年早逝。
  我正咬着笔攒着眉,心头愁苦,忽闻轻轻的一声咳嗽。
  循声望去,景止端庄地坐着,目不斜视,左手悄悄地递过来一个皱巴巴的纸团。我顿时喜从天降,瞅着先生不防,急忙接了过来,打开便抄。
  在另一旁巡逻的刘老爷子若有察觉,迈步走过来,我心头一慌,却见景止举手道:“先生!”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