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言情网-全本小说在线阅读

520言情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古代言情 >

皇后消极怠工靠朕宠 作者:一茬野色

时间:2019-11-09 10:20标签: 穿越时空 甜文 宫廷侯爵 宫斗
文案: 一场意外,某江湖组织的二把手穿成皇城的闺阁千金,又一场飞来横祸,她成了大周的皇后!当小妖女母仪天下时。宫斗?争宠?皇后表示:莫挨本宫。 本着打酱油的心态,混吃等死是她的主要任务,与某皇帝日常斗嘴呕气是即兴表演,闭门思过是家常便饭。 但
文案:
  一场意外,某江湖组织的二把手穿成皇城的闺阁千金,又一场飞来横祸,她成了大周的皇后!当小妖女母仪天下时。宫斗?争宠?皇后表示:莫挨本宫。
  本着打酱油的心态,混吃等死是她的主要任务,与某皇帝日常斗嘴呕气是即兴表演,闭门思过是家常便饭。
  但偶尔也会怀念从前在江湖上呼风唤雨的当老大的日子。
  她啃着酱肘子,翻着小肚皮,看着那四四方方的天空握紧小拳拳,“逃离皇宫倒计时一百天!”
  奈何上辈子害她死这辈子害她进宫的狗皇帝还是不肯放过她,耍狠卖惨装可怜一条龙!他在四月芳菲的桃花乱雨里看她,让她挪不动脚。
  他说:“令沅,这皇宫太大了,我一个人站的那么高,冷的很,留下来吧。”
  皇宫逃离计划宣告失败,她只好先赢了宫斗再说!(卑微配角改造女主隔离男主计划失败。男女主自我拯救系统成功,卑微配角喜极而泣。徒弟,天下苍生就靠你啦!)
  斯文(武)败类轻微腹黑狗皇帝×潇洒通透没心没肺懒皇后
  内容标签: 宫廷侯爵 穿越时空 宫斗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楚令沅,祁铮 ┃ 配角:李廷润 ┃ 其它:
 
 
第1章 j-i毛令箭
  “沅姐儿还睡着呢?”
  茯苓撩开厚重的门帘子从外面进来,抖了抖袖子,雪花簌簌地落下。她抱着一束红梅,寒冽的清香混入屋内沉沉的安神香,被火炉子里的热气一搅,很快散开。
  守在外屋的冬香连忙拿了玉瓶来接,“可不是,昨夜看了一本志怪闲书不肯撒手,硬生生熬了两个时辰。若不是有常姑姑规劝,只怕整个白天都得睡过去。”
  这刚折下来的红梅还带着冰霜,配上青白色的细颈瓶,出尘绝艳,煞是好看。
  茯苓满意笑道:“沅姐儿肯定喜欢。”
  冬香把瓶子摆到显眼的位置,“还是你有心,关了几个月,沅姐儿肯定闷坏了。见点新鲜东西,心情总要好点。”
  梧兮宫坐落于皇宫西南角,宫宇大而空,平日鲜有人来往。院落里的花Cao被积雪压着,树木凋零,左右不过二十来个宫女太监守着,格外冷清。
  廊下有两个小宫女和一个太监正扫地铲雪,突然见大门走进来十几个带刀侍卫,神情肃穆,乌压压站成两排,阵势吓人。
  他们扔下扫帚铁锹,战战兢兢跪到一旁。领头的侍卫说:“叫你们掌事姑姑出来。”
  其中一个宫女回话:“常姑姑不在殿内。”
  那侍卫还未说什么,旁边精瘦的首领太监提着嗓子道:“这个时辰不在殿里伺候主子,竟留着一群不懂事的小丫头小太监乱来。常姑姑好歹是宫里的老人,怎么如此不守规矩?也难怪梧兮宫会出这等污糟事。”
  跪地的三人面面相觑,虽不知发生何事,但听这语气,定是祸事临头。他们头越发低了下去,祈祷别牵连他们这些小人物。
  领头侍卫不禁皱眉,“吴公公,既然管事的不在,我等便先退下吧,以免惊扰到主子娘娘。”
  吴公公道:“罗卫长此言差矣,若不早日找出那贼人,才是有损娘娘福安啊。”
  罗孝沉吟,垂眸间闪过一丝讥讽和厌恶,面上仍是不苟言笑的公正做派。“吴公公说的有理,您预备怎么把人找出来?”
  吴公公:“自然要先将梧兮宫搜查一番,找出罪证,再挨个盘问宫女太监们。到时候人证物证具在,还怕找不出那 y- ín 贼?”
  罗孝眉头又是一皱,但并不劝阻,只是派遣侍卫们时,低声嘱咐,“按他说的做,切记避开娘娘寝宫,对娘娘贴身宫女尊敬些。”他不愿意卷入后宫纷争,但上头吩咐的差事推脱不得,这般如履薄冰,求个两边不得罪罢了。
  侍卫们鱼贯而入,赶出不明状况的宫女太监,在几个偏殿里一番搜查,闹出不小的动静。从主殿出来叫人烧热水的冬香见此状况,眉尖一拧,虽然一阵心惊,但面上镇定。
  她大声呵斥:“大胆奴才!你们在干什么!”
  吴公公走上前,慢悠悠道:“冬香姑娘可算来了,劳烦把其他几位宫女太监叫到此处,我们也好一并审问。”
  冬香板着脸:“吴公公这是何意?梧兮宫可不归你管。”
  吴公公掏出一块令牌,“冬香姑娘瞧仔细了,郑贵妃亲手交托的金令,我们不过奉命行事。”
  “郑贵妃?”冬香难掩惊讶,但很快冷静下来,“吴公公可知梧兮宫的主子是谁?”
  吴公公躬身:“自然是母仪天下的皇后娘娘。”
  冬香睨了他一眼,“那你拿着这个金令在梧兮宫吆五喝六,莫非是觉得贵妃可以管到皇后身上了?”再说,这金令还不是从她们宫里拿过去的。
  吴公公笑道:“姑娘慎言!宫中尊卑分明,贵妃怎敢逾矩。”他顿了顿,“只是皇上命郑贵妃协理六宫,这宫中一应事务,贵妃不得不管呐。”
  冬香柳眉倒竖,“吴公公说话颠三倒四,实在可笑!”
  罗孝适时提醒道:“冬香姑娘有所不知,此事事关两宫清誉,荣妃娘娘的华阳宫亦免不了整肃盘查。”
  怎么又扯到了荣妃?冬香暗自疑惑,听了罗孝一番解释后,气的浑身发抖,脸色涨红。
  原来是华阳宫的一个小宫女惹出的故事。近日华阳宫接连失窃,荣妃新得的蝙蝠纹金步摇也被盗去。荣妃发了好大的脾气,连夜彻查,把华阳宫翻了个底朝天也未曾找出赃物。审讯一干宫女太监,具都否认,荣妃表面饶过,实际使了一招守株待兔。
  松懈几日,一宫女果然露出马脚,她偷了东西并不往自己住处藏,而是交与一个太监运往别处。那日她与太监私会,交接赃物时被荣妃的贴身宫女抓个正着。那太监溜得极快,没能看清容貌,追了一路,最终消失在梧兮宫附近。
  这两人苟合已久,宫女竟一心庇护太监,严刑拷打也不愿说出他的姓名。荣妃震怒之下,险些把那宫女打死,随即又前往望宁宫求了郑贵妃金令,故意让吴公公带着罗孝来梧兮宫这般折腾。
  冬香还有什么不明白的,荣妃对她家皇后娘娘积怨颇深,少不了要拿j-i毛当令箭作妖一番。哪儿是抓贼,分明是打她们梧兮宫的脸,想扣个管教不严的罪名给皇后娘娘。
  冬香当即喝道:“梧兮宫附近尚有好几处花园宫殿,仅凭荣妃一面之词,怎么就断定贼人是我们宫里的人!皇后娘娘向来受不得吵闹,若是凤体有失,你们担待得起吗!还不快滚!”
  吴公公觍着脸笑道:“冬香姑娘言重,我们小心行事,断不会打扰皇后娘娘休息。”
  说完他眼神示意侍卫们继续清查,陆续搬出好些宫女太监的私人物件。院中空地跪了一溜人,冬日里的雪水浸s-hi衣裙,挤在一起瑟瑟发抖。这些人虽然轻手轻脚,但一副抄家的做派,吓的众人大气都不敢喘一个。
  冬香见吴公公根本没把她放在眼里,怒火中烧,要不是茯苓及时出来拦住她,险些冲上去和侍卫们动武。
  茯苓x_ing格稳重,虽不知就里,但十分冷静,“不管发生什么也不能这副样子,娘娘还在里面呢,有什么好怕的。”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