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言情网-全本小说在线阅读

520言情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古代言情 >

所有人都想害我 作者:时久(上)

时间:2019-11-28 10:41标签: 甜文 宫廷侯爵 欢喜冤家 豪门世家
文案: 作为彭国公府孙辈唯一的女孩、祖父捧在手心里的掌上明珠、贵妃最疼爱的小侄女,贺绮瑶人生的前十五年说是长在蜜糖罐里也不过分。 除了第一次出去相亲一杯就倒,抱着柱子说了两个时辰的情话,还被祖父的死对头政敌全程围观脸面丢尽,没遇到过什么不顺
 文案:
  作为彭国公府孙辈唯一的女孩、祖父捧在手心里的掌上明珠、贵妃最疼爱的小侄女,贺绮瑶人生的前十五年说是长在蜜糖罐里也不过分。
  除了第一次出去相亲一杯就倒,抱着柱子说了两个时辰的情话,还被祖父的死对头政敌全程围观脸面丢尽,没遇到过什么不顺心的事。
  然而十六岁生辰前夕,生活突然对她这只小猫咪下手了……
  一朝被蛇咬,忽然看透人心,所有人的鬼蜮心思都在她眼前活灵活现、无所遁形,只有那个掌握着她黑历史的死对头居然是朵神奇的白莲花?
  内容标签: 宫廷侯爵 豪门世家 欢喜冤家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贺绮瑶,虞重锐 ┃ 配角:贺微澜,长御,贺仲舒,俞岚月,邵东亭,凤鸢,晏言笑,邓子s_h_è,永嘉,信王,三皇子 ┃ 其它:金手指
  作品简评:
  作为家里唯一的女孩儿,贺绮瑶自小受尽宠爱,人生的前十五年无忧无虑,一帆风顺。然而在亲眼目睹贵妃姑姑自杀身亡后,她忽然开了天眼,竟能看到别人心中的恶意邪念,身边的y-in暗内幕一个个接连揭开,从前的象牙塔世界也随之轰然崩塌了。本文采用第一人称叙述,因为女主“读心术”的特殊设定,不但没有第一人称易犯的行文尴尬、视角单一的缺点,反而更具身临其境、感同身受的代入感。女主在经历一系列险象环生的逃杀危机之后,被唯一没有恶意的男主所救,两人的r.ì常相处又甜蜜萌动、笑料频出,是一篇感情线与剧情线j_iao织并重的佳作。
 
 
第1章 
  姑姑说要亲自为我选一门好亲事。
  其实去年我刚及笄不久,三婶就去央祖父的继室小周娘子开始张罗Cào办这事了。若父亲还在世,他比小周娘子还要大两岁,所以我是开不了这个口叫她祖母的,几位哥哥弟弟们也都没有改口。
  三婶却没有这样的顾忌。她跟小周娘子只差三岁,小周娘子生得貌美,扶正当了家之后更加容光焕发,看起来比三婶还要年轻些,所以看到三婶恭谨孝顺地对她口称“母亲”,那情景委实有些怪异。
  谁叫三叔和爹爹一样去得早,三婶膝下无儿无女,娘家也没人了,若不是姑姑留下她来照顾我,她恐怕已无处可去,娘家哥哥还留下一个孤女要靠她抚养。
  三婶对我倒是很好,便是对她嫡亲的侄女俞岚月,也未必照顾得如此细心周到。小周娘子只有一个儿子,比我大不了多少,她总说也想要个我这般贴心可人的女儿。
  因为同辈十几个堂兄堂弟,再算上年纪相近的叔叔辈,全家只得我这一个女孩儿,自然所有人都疼我,尤其是祖父和姑姑。
  小周娘子花了大半年时间认真择选,最后挑中了三名议亲对象。
  一个是宋相公的长孙,三婶眼里顶顶门当户对的好人选,右相的孙子配左相的孙女,还都是长房嫡孙,简直就跟上下联对仗一般地工整;
  另一个是去年的新科状元,算是祖父的门生,家世不如宋家显赫,但也出自江南望族,估摸是小周娘子揣测着祖父有提携器重之意;
  原本还有一个已故大周娘子那边的亲戚,中途不知怎么宫里的德太妃听说我要议亲,也来凑热闹说从小就喜欢我,不如嫁给她家信王,小周娘子就把最不起眼的周家亲戚剔掉了。
  我才不信德太妃的话。以前我去宫里,信王经常来找我一起玩,因为我的新鲜玩意儿多。德太妃总是急吼吼地找各种理由把信王叫回去,唯恐跟我多玩一会儿就会带坏了他似的。
  小周娘子怕我不好意思,没把宋公子和状元请到家里来,借着刘尚书夫人上巳祓禊宴饮的由头让我趁机相看。刘夫人最爱牵红线点鸳鸯,那天请了好多人,乱哄哄的,宋公子和状元也就一开始与我打了几个照面,后来我的心思都被别的事占去了。听说别人家倒是成了好几对,没让刘夫人白忙活。
  姑姑听说了之后也十分关心,问我觉得这三人如何。我说状元可排第一,宋公子第二,信王最末。
  姑姑问:“何以如此排序?”
  因为状元长得最好看,玉树临风一表人才;宋公子也算英俊倜傥,就是有点脂粉气,略逊一筹;信王么,可能是见惯他小时候胖乎乎的样子,就算现在瘦了也觉得不如这两人俊俏,将来可能还会再发胖。
  姑姑失笑道:“选夫婿就看俊俏不俊俏?”
  “才见过一面,除了俊不俊俏还能看出什么?”我依到姑姑身边撒娇,“反正人品才学家世这些,祖父和姑姑会帮我把关的嘛。”
  姑姑无奈地嗔我一眼:“好,帮你把关。”
  我以为她只是随口一说,没想到第二天她就把那三人请到燕宁宫去,一番把关后对祖父说这三个人她都不满意,要另行择选。
  她是宫中二十年盛宠不衰的贵妃,如今的后宫没有太后和皇后,贵妃就是全天下最尊贵的女人。就连陛下也经常征询听取她的意见,她的话自然是一锤定音,家中无人敢说一个不字。
  据说连陛下也知道了,还去燕宁宫凑热闹看了一眼,不无遗憾地对姑姑说:“若是元愍还在就好了。”
  元愍太子是陛下的嫡长子,比我大三岁,小时候我们经常一起玩,陛下曾戏言说等我长大了做他的媳妇儿。可惜他九岁得天花夭折了,现在陛下最大的儿子只有十一岁。
  小周娘子私底下抱怨说:“两位公子可是我足足挑了半年才挑出来的人选,信王更是天潢贵胄,贵妃却一个都看不上,这叫我去哪里找更好的?难道一定要元愍太子那样的身份吗?”
  祖父却不甚在意:“现在没有合适的,那就再等等。”
  “姑娘家的年纪可等不得!”
  祖父捋了捋美髯笑道:“我贺钧的孙女,就算过了二十岁,也不愁找不到称心如意的乘龙快婿!瑶瑶还小呢,这两年正好留在家中多陪陪我。”
  果然还是祖父最疼我。我一点都不想嫁人,嫁了人就要生孩子,我自己都还是个孩子呢。四堂嫂刚嫁进来时跟我玩得可好了,没过半年就怀孕,现在大着肚子老气横秋地跟我讲什么为妻为母之道,真没意思。
  可是姑姑不同意。以往都是姑姑比祖父更开明更宠我,这回却反了过来,她执意要尽快为我定下亲事,小周娘子办不好就由她亲自来办。
  姑姑做事向来雷厉风行,说干就干,把掌握着全洛yá-ng适龄男女八字的刘夫人请去做参谋。刘夫人最爱搞这些事,得了姑姑的嘱托更加尽心,上巳过去不到三个月,到六月里我过生辰前,她又重新张罗了一批人,请他们去北郊别苑赴宴。
  有贵妃莅临坐镇,刘夫人自然赚足了面子,一场寻常的宴会办得比上巳节还要热闹。
  虽然刘夫人也请了不少贵戚小姐来撑场面,但全洛yá-ng的人都知道,这次宴会的实际目的是姑姑为我招亲选婿。
  我觉得这事十分不靠谱。姑姑说别人挑她都不放心,一定要亲自看过了才知道,于是她就带我坐在别苑大门旁的角楼上,居高临下看着那些年轻公子们从门口鱼贯而入——上回我好歹还能看看相貌俊不俊,这回却只能比较一下他们谁的头发更黑更亮。
  姑姑端坐楼上,眼睛一瞬不瞬地盯着下面熙熙攘攘攒动的人头,面色沉凝。刘夫人陪在她身边,姑姑时不时指着楼下某位公子问起,她都应答如流如数家珍。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