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言情网-全本小说在线阅读

520言情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古代言情 >

被迫成为太子妃以后 作者:李从嘉(下)

时间:2019-11-28 10:42标签: 甜文 宫廷侯爵 情有独钟
第47章 事由 --- 季旆倒是很自然的移开了视线, 他想的没秦似想的那么多, 他之所以如此, 不过就是觉得自己当年确实是亏欠了秦似,将她一个人丢弃在那种境况之中。 他没发现的是,他以为自己想的少,但其实想的也不少, 最起码的,因为秦似现在穿的这身衣裳,他
第47章 事由
  ---
  季旆倒是很自然的移开了视线, 他想的没秦似想的那么多, 他之所以如此, 不过就是觉得自己当年确实是亏欠了秦似,将她一个人丢弃在那种境况之中。
  他没发现的是,他以为自己想的少,但其实想的也不少, 最起码的,因为秦似现在穿的这身衣裳,他很不开心。
  “秦似,回答孤的话。”
  季旆一句话将秦似从无底的深渊里拉了回来,方才撞到季旆视线的那一瞬间,秦似觉得自己失去了地面的支撑,陷入了一个水蓝色的深渊之中, 周边缥缈梦幻,除了不断下坠带来的恐惧, 其余的一切都显得无比的静谧而美好。
  就在不断下坠的过程中,被季旆拉了回来。
  “原则上...是那样没错, 只是民女还希望殿下不要过分为难于民女,毕竟民女....”
  “不为难你,不过是件轻而易举的事情罢了,所以你答应吗?”
  看着季旆脸上移动的印记, 秦似还是点了点头。
  季旆脸上又有了笑容,赵鄞呈甚至觉得自己眼花了。
  “行,之敬, 你下去叫红妆和时鸢上来,让她二人带秦似回小院将孤送与她的衣裳换上,孤在此候着。”
  秦似一听心底暗叫不妙,自己原本是本着不想让季旆和夜廷煜因为一身衣裳而生了嫌隙,却不曾想季旆对于那身衣裳竟然这般执着。
  她连忙起身跪下,“殿下,若是回去换衣裳必然要换妆容,要是误了入园的时辰.....”
  秦似话一出口立马觉得哪里不对,对面那人可是太子爷啊,今r.ì百花盛宴的主角,谁敢拦他?
  但是自己要是和季旆一同入园,那自己和秦然,肯定又要被人穿小鞋了!
  我也太惨了吧!
  秦似在心底哀嚎。
  “怎么,不愿意吗?刚刚不是还说愿为孤做任何事,除了杀人放火。”
  季旆低眸看着跪在地上的秦似,语气里满是揶揄的味道。
  秦似一咬牙,起身,“那民女恭敬不如从命了。”
  随即她拉起秦然的手就要离开,季旆慢里条斯地跟着站了起来,将一旁的面具戴上,“囡囡,不要以为孤不知道你打的什么算盘,你是觉得那百花盛宴出席的人那么多,没人会注意到少了一个秦似和一个秦然吗?”
  秦似一晒,她还真没往这个方面想过,她有些疑惑的看着季旆,心想,这殿下莫不是忘了自己这秦然的名字是他亲手加上去的,这件事情在京安早已传得人尽皆知,自己和秦然不出席那百花盛宴,恐怕是会被公开处刑。
  只是这会秦似也不好驳了季旆的面子,只能干笑一声,说了句殿下睿智,季旆总感觉秦似这个睿智里饱含了什么奇怪的感觉,但他不想深究,他只想让秦似回去换衣裳,其余的,以后再说。
  “走吧,孤随你一同去,若是你在半路跑了,或是没换衣裳回来,孤会生气的,想必你也听说过,孤可是个杀人不眨眼的主呢。”
  秦似嘴角抽了抽,心想,认识你短短两月余,倒是没见过你杀个人,却一直在帮我。
  但胳膊拧不过大腿,秦似现在唯一的想法就是希望夜廷煜不要碰上自己,不过几率不大。
  在季旆的陪同下下了楼,时鸢和红妆还在吃着东西,见到两人下来,连忙起身跑了过来。
  听到秦似要回家换衣裳的时候,红妆看了看两人身后的赵鄞呈,赵鄞呈一副生无可恋的模样,双目无神,红妆心觉这人是指望不上了。
  于是三人一排的跟在秦似和季旆身后,秦似一手牵着秦然,略微快于季旆走在了前头,完全忽略了正从街角出来的夜廷煜。
  夜廷煜看着离开的秦似和季旆,心底一阵的失落,季家的人,真是y-in魂不散。
  他收起了折扇,脸上的表情从温润,变成了冰冷,身边的随从被夜廷煜突如其来的转变吓了一跳,他在夜府那么多年,从未见过夜廷煜冷脸,这如今是怎么了?
  秦似换好了衣裳,季旆觉得眼前果真一亮。
  果真如秦似所说,换了衣裳就得换妆容,时鸢在秦似眉间描了一朵血红色的梅花,再点了一点血滴在梅花下方,加上衣裳属于血红色,整个人看起来有些妖,却也不失了风范。
  秦似一身红装出现在季旆面前的时候,季旆的心情不由得好了起来,果然,这身衣裳就应该是为秦似量身打造的。
  “殿下,这会可以去了吧?”
  秦似有些心力j_iao瘁。
  季旆点点头,“这妆容有些妖了,你还未及笄,实在不适合这样的妆容,这身衣裳适合更随x_ing一些的妆,这样吧,把胭脂花钿都擦去,描个眉便可,把那耳环也摘了,将发髻高束起来,这样反而会更有气质一些。”
  时鸢一听季旆说得有理,又一次把秦似拉回了房间里去,片刻之后,与方才不一样的秦似又出现了。
  “行了,走吧!”
  听到季旆的话,秦似和时鸢都松了口气。
  终于合了这太子爷的心思了。
  几人来到思梦园门时北月已经在那等着了,见到秦似和季旆一起前来的北月微微有些惊讶,心想,莫不是自己去皇宫的时候殿下和赵鄞呈去了小院?
  还容不得他疑惑半分,季旆就已经越过了北月往园里走去,秦似有些迟疑,都到这了,自己确实不该跟在季旆身后进去了,不然这满园的大家闺秀们,估计都想生吞活剥了自己。
  秦似带着秦然和时鸢悄然从另外一条小道离开,季旆早已察觉,却也不阻拦,毕竟,造成秦似的困扰的话,麻烦的还是他自己。
  心里不诚实的想着,嘴上却让红妆跟了过去,还叮嘱若是有人为难秦似,该怼就怼,该打就打,完全不用怕的。
  红妆乐悠悠的过去了,以前北月在东宫的时候还有人陪自己切磋切磋,后来北月去了公隐,赵狗蛋却不肯陪自己切磋,这好不容易有了能动手的机会,红妆自然喜不自胜。
  季旆倒是不怕红妆会惹出什么乱子来,这官家后辈,最起码的礼仪礼教都知晓,在这般场面之下,若是生事,便是驳了皇后的面子,他还是挺想知道若是生了事,官雪冷会如何收场。
  所谓盛宴,不过就是让一些家境殷实的公子哥儿和大家闺秀们互相认识的宴会。
  通过这个宴会,女子可以寻得良人,而男子也可觅得佳人。
  秦似原本对这百花盛宴就没什么感觉,毕竟自己从未得到过请柬,但是现在既然进了思梦园,自然是该做出一个大家闺秀该有的落落大方,她牵着秦然的手,径直的穿过了一排假山,来到了一处小亭子里。
  “姐姐,我们不过去吗?”
  秦然趴在秦似身上,神色显得很不自然,像是害怕,又像是怯懦。
  “待会吧,我们最晚过去的话就只会有少部分人注意到我们,我们早过去,要是被那些喜欢揪着我不放的人看见,耳根子肯定半会都不能清净的。”
  秦然点点头,靠在秦似怀里,她觉得,全世界其实就姐姐最可靠。
  夜疏影似乎身上装狗鼻子似的,顺着秦似刚刚的路就摸到了凉亭里来,和她同行的还有一个少女,名为李清亦,秦似未曾见过这人,但也听过一些关于她的传言。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