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言情网-全本小说在线阅读

520言情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古代言情 >

被迫成为太子妃以后 作者:李从嘉(上)

时间:2019-11-28 10:43标签: 甜文 宫廷侯爵 情有独钟
文案: 人世间有百媚千红,唯独你是我情之所钟。 秦似很烦,被迫成为了太子妃以后,又被迫做了个皇后。 说好的y-in狠毒辣喜怒无常纨绔乖戾的主呢? 死了吗? 被季旆黏到烦躁的秦似,终于把季旆关在了门外。 大冬天的,季旆裹着个毛绒毯子,在秦似寝殿门外,批
 文案:
  人世间有百媚千红,唯独你是我情之所钟。
  秦似很烦,被迫成为了太子妃以后,又被迫做了个皇后。
  说好的y-in狠毒辣喜怒无常纨绔乖戾的主呢?
  ——死了吗?
  被季旆黏到烦躁的秦似,终于把季旆关在了门外。
  大冬天的,季旆裹着个毛绒毯子,在秦似寝殿门外,批起了奏折。
  秦似欲哭无泪——
  要怎么做才能暂时失宠?
  在线等,挺急的。
  内容标签: 宫廷侯爵 情有独钟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秦似,季旆(pèi) ┃ 配角: ┃ 其它:盛宠已开
  ==================
 
 
第1章 伊始
  秦似趴在荷池边的舷栏上,呆呆的看着碧清的池水出神。
  她被人算计了,她死了,可她竟然回到了被人害死前三月,回到了这个自己住了一年的广平王府上,回到了自己与那个女子勾心斗角之前,这是意外,还是老天爷有意要自己再活一次,将前世没做完的事情都做一个了结。
  初ch.un的河风夹杂着残冬的寒意,吹在秦似的脸上,丝丝的痛,那时的她知道被人算计了,自己却无计可施,只能含恨而死,这一次,自己一定要掌握先机,让这对狗男女给自己的前世陪葬。
  比起栖悟苑的安静清幽,前院和王府外头反而是热闹非凡。
  王府外一片锣鼓震天,长长的迎亲队伍从街头排到了街尾,十里红妆甚是喜庆。街道两旁站满了围观的百姓,都为广平王爷娶妾的这一排场唏嘘不已。
  这广平王娶妾,竟用娶正王妃的仪式。
  全城热议,想当初广平王娶广平王妃的时候,那排场真只能用‘轻简’二字形容,整个迎亲队伍加起来也不足十人,甚至连个喜宴都不曾有。
  眼下娶妾却是全城同庆、万人空巷,连那请柬,都送到了东宫,虽不知道东宫里头的那位,可会来。
  要是来了,那这广平王的面子可就大了。
  行在队伍最前面的一匹棕色骏马上,广平王一身大红喜服身姿绰约俊朗非凡,往r.ì的冰山脸似乎也被今r.ì的喜庆所融化,溢满了柔情。
  那俊朗的眉眼之间,掩藏不住幸福的笑意,骨节分明的手勒着马绳,马蹄一步步优雅稳重地朝王府去。
  季璇一身纯白华云锦,与季夫人一同站在王府门口,远远的望着迎亲队伍走近,到了王府,季遥翻身下马亲自走了过去,撩起喜轿的帘子,温柔地把新娘子牵起,进了王府大门。
  一时间鞭炮声,锣鼓声,热闹非凡。
  听到王府门口传来的动静,秦似这才想起来今儿个是自己那个名义上夫君娶妾的r.ì子,瞧瞧,听听这排场,还真是让人“羡慕无比”。
  “王妃,按南唐礼数来说,王爷娶妾,正妃也得在场,新媳妇儿还要递孝茶给你呢,要不要奴婢扶你过去了?”
  丫鬟时鸢看着秦似的情绪有些低落,以为她因为王爷娶妾一事而暗自伤怀,说话声也不禁低了许多,免得让秦似愈加伤怀。
  秦似倒没把季遥娶妾一事放在心上,反正自己当年嫁给他的主要缘由也不过是因为被家中一些小人恶意陷害,幼时对他的那点仰慕之情在入了王府之后也被消磨殆尽了。
  幼时见过季遥依一次之后便念念不忘,那时的他少年白衣,翩翩如玉,是每个少女心头的白月光、朱砂痣。
  但是当真正接触到季遥的时候,才会发现他不过是个道貌岸然之辈。
  当然了,这些都是秦似“死”过一次之后才看明白的。
  “过去吧,免得又落人把柄,若是被那老太婆抓住了我的小辫子,那接下来的r.ì子兴许就被不会太好过了,再说了,人家今天大婚,你我去沾沾喜气也是好的,指不定哪天,好运就到我们头上来了。”
  时鸢听得心惊r_ou_跳的,要知道这广平王府里,说话最有分量的可就是秦似口中的“老太婆”,这话要是给有心人听了去,王妃肯定要被打得秃噜皮的。
  秦似朝时鸢伸出手,时鸢扶过她,两人朝着前院走去。
  广平王府占地面积极大,前广平王爷季风,现为忠义大将军,于是长子季遥,便袭了季风的爵位,成了广平王。
  而季风,便是当今皇帝季弘的亲哥哥。
  秦似脚踩莲花台,头上还挽着个髻,虽说有时鸢扶着,还是有些走不稳,等她们到了前院时,正巧赶上了童门阿才高喊出声时。
  “吉时已到,拜入高堂——!”
  新郎新娘牵着红花,站在大堂上,在所有人眼中,怎么看都是一对儿天造地设的妙人儿!
  然而,还没等到众人为这对新人欢呼喝彩,一拜天地还没能喊出声,所有人都倒抽一口凉气,大堂瞬时安静了下来。
  只见内堂里,缓缓走出一个女子,女子一身红衣,肤若凝脂的脸上了素淡的妆容,更显倾城之貌。
  但是素淡的妆容掩盖不了她有些病态苍白的脸色,娇弱的身段似乎轻轻一捏便可捏断,要不是还有个丫鬟扶着她,所有人都觉得这女子怕是要在这高堂之上倒下去了。
  季遥顺着宾客的眼光转身过来,瞧见了秦似,原本清朗的笑意瞬时消散,转瞬之间冰冷如寒冰。
  秦似宛若不见,不卑不亢地走上属于正妃的主位,坐了下来。
  季遥抿着唇,y-in鸷地道:“不是说前几r.ì不下心着了凉病着,身子不舒服吗?不好好在栖悟院养着,来这里做什么?”
  秦似端起桌上一盏茶呡了一口,也不管这茶是为谁而准备的,眼中浸开淡淡的笑意,道:“今r.ì是王爷与妹妹的大喜之r.ì,贫妾就是病得只剩下这最后一口气,也得爬起来恭喜王爷贺喜王爷。南唐有个老规矩,夫君纳妾,若是不曾得到正妻的祝福,是不会幸福的。”
  “你来给本王主婚?你把高堂上的母亲当成什么了?”
  季遥冷眼看着秦似,余光看向一旁一样板着脸的季夫人,季夫人被自己儿子这么一看,加上外戚宾客众多,要是自己被秦似这个不知好歹的小贱人给抹了脸面,那可就真真抬不起头来了。
  “秦氏,你给我滚回你的栖悟苑去,今儿个是怀若与莺莺的大喜之r.ì,岂能容你胡闹!”
  季遥今r.ì新娶进门的娇妾,姓许,单名一个莺字。
  秦似撇过脸,指指围在大堂外的众人,“婆婆若是不怕在这些人面前失了颜面,大可对儿媳骂之辱之欺之,只是若是您这么做了,传出去,恐对公公的名声不好。”
  季夫人脸色铁青的看着秦似,双拳紧握,秦似觉着,她现在恨自己肯定恨得牙痒痒,本来自己与季遥的婚事季夫人倾力反对,但是她不过一介女流,这广平王府,还是护国将军说话最有分量。
  “你别以为拿将军压我我就怕你这个小贱人,你与怀若本不过是假夫妻,成婚一年多了,怀若从未踏进过你那栖悟苑半步,还有脸面在这里装正妻?”
  秦似挑眉,嘴角带了一丝嘲讽,视线扫过众人,端正坐姿,看着门童,“阿才,再不拜堂,可就要误了吉时了,若是以后王爷与妹妹生活不幸福,你可是罪魁祸首。 ”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