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言情网-全本小说在线阅读

520言情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古代言情 >

[清穿]佛系八福晋 作者:细鱼(下)

时间:2019-11-28 11:45标签: 甜文 爽文 打脸 清穿
第六十二章 那些婆子们一个个都在撒泼, 分明是胡搅蛮缠。 稍微有点儿脑子的都能发觉不妥,不过,这世道各人自扫门前雪, 八宝阁这次出现这种事, 后头不知是谁在指使,何必在这个时候跳出来多嘴多舌呢? 白掌柜气得胸膛直起伏,恨不得把这些婆子们的嘴巴都给撕
 
第六十二章 
  那些婆子们一个个都在撒泼, 分明是胡搅蛮缠。
  稍微有点儿脑子的都能发觉不妥,不过,这世道各人自扫门前雪, 八宝阁这次出现这种事, 后头不知是谁在指使,何必在这个时候跳出来多嘴多舌呢?
  白掌柜气得胸膛直起伏,恨不得把这些婆子们的嘴巴都给撕了。
  就在这时。
  有人高声喝道:“吵什么吵,大庭广众之下, 吵吵闹闹,是出了什么事了!”
  人群中让出一条道来。
  白掌柜定睛往来人一看,认得带头的是京城衙门巡逻的人。
  “林捕快。”
  白掌柜见到巡逻的捕快, 心里头却是咯噔了一下。
  这林捕快曾经到他们八宝阁来打过几次秋风, 起先白掌柜不想惹出事端,便拿了些银子打发了人, 谁知道,那林捕快却是胃口不小,不但看不上她给的银子, 还狮子大开口要八宝阁的分红。要不是抬出九爷的身份来, 这小子怕是要把八宝阁吞吃入肚。
  京城里头当官的没有几个是小人物。
  这林捕快职位虽不高,但是也是有来历的。
  他的妹妹是九门提督受宠的一个小妾,很是能吹耳边风, 故而连他上司都得让他三分。
  “白掌柜, 这是出了什么事,闹成这个模样?”
  那林捕快满脸横r_ou_,眼神跟刀一样在四周号天哭地的婆子们身上扫过。
  “大人, 我等被这毒妇坑害,毁了容貌, 大人可得给我们做主啊。”
  眼见林捕快来了,那些婆子们顿时跟见了亲爹娘似的,拉着林捕快的脚,哭得一把鼻涕一把泪。
  林捕快嫌恶地看了她们一眼,碍于计划,不得不捏着鼻子忍了。
  “怎么回事?白掌柜,您这开店归开店,怎么还害人了呢?”
  白掌柜瞅见他的神色,心里知道这林捕快出现得古怪。
  往r.ì好好开门做生意的时候,不见他出现,这会子出了事,他倒是立即就来了。
  要说这两件事里头没半点儿关系,她头一个不相信。
  “林捕快这话说得可太不对头。”
  白掌柜握紧手掌,冷静回道:“这些婆子们胡搅蛮缠,她们的脸到底是不是因为我们八宝阁的胭脂水粉坏了,还是因为其他缘故,还尚且不能断定呢。您这样说,岂不是怀疑我们八宝阁?”
  “呵呵。”
  林捕快冷笑几声,毫不客气地说道:“本捕快就是这个意思。今儿个若是没被我瞧见也便罢了,偏生被我瞧见,我就要为这些大娘讨个公道!白掌柜,跟我们往衙门走一趟吧。”
  他说着,劈手就要来拉白掌柜的手。
  一阵马蹄声这时由远及近而来。
  马上的小太监往人群中瞧了一眼,匆忙间长吁了一声,拉住了缰绳!
  马声嘶鸣。
  那小太监稳稳当当地坐在马背上,纵马走过人群。
  “林捕快,您这是……”
  小太监问道。
  那林捕快满心不耐烦,没瞧见他这会子在做事吗?
  他回头一瞥,正要张口骂人,等瞧见马上的小太监的时候,嘴里的脏话却是一下子咽了回去,挤出一张笑脸出来,“刘公公,是您啊。”
  这马上的小太监不是旁人。
  这是梁九功的徒弟刘怀。
  他是奉了康熙的命令,去把口谕送到三贝勒府上去。
  骑马经过的时候,瞧见了八宝阁跟前这一出闹剧,这刘怀要不说能被梁九功瞧中,那心思转得那叫一个快,他一眼就瞧出这事里头的弯弯绕绕,心知这会子是卖廉郡王一个人情的时候,便停了下来。
  “您这…,是要往哪里去?”
  林捕快知晓陈嬷嬷和董鄂氏的安排,瞧见刘怀一脸急匆匆的模样,便小心翼翼地开口询问。
  人群中的陈嬷嬷也跟着竖起了耳朵来。
  “咱家要往三贝勒和廉郡王府上去。”
  刘怀眯着眼睛说道。
  林捕快和陈嬷嬷二人顿时心头一乐。
  误以为此事成了。
  却不想。
  刘怀笑眯眯地出声提醒道:“林捕快啊,咱家往r.ì瞧您也是个聪明人,今儿个怎么却做了一件糊涂事了呢\"
  林捕快怔了怔,不解地看向刘怀。
  刘怀心里头撇了撇嘴,这林老二真是个蠢货,怪不得有个九成提督的姐夫,到现在还只是个捕快罢了。
  他拿鞭子朝那些婆子们指了指,“这些个婆子分明是骗子,您怎么就被她们给糊弄了?”
  林捕快心里头一紧。
  他看向刘怀,眼神中带着些许试探。
  刘怀不着痕迹地点了下头。
  那林捕快顿时好像被人劈头盖脸地泼了一桶凉水,一下子从被三贝勒重用的美梦中惊醒了过来。
  “咱家还赶着去给万岁爷办事,您自个儿掂量着办吧。”
  刘怀j_iao代完该说的话,拉了下缰绳,掉头走人了。
  陈嬷嬷瞧不见刘怀和林捕快的眼神勾当,正满怀欣喜,等着林捕快把白掌柜抓走,就回去给她们福晋报喜。
  却看到那林捕快往几个衙役喝了一声:“发什么呆呢,把这几个弄虚作假的婆子给我带到衙门里去,本捕快早就瞧出来你们这些婆子有问题了!”
  那几个婆子一下都懵了。
  等到被衙役们抓起来堵住嘴巴,才恍然发觉林捕快反水了。
  “白掌柜,刚才真是对不住。”林捕快一扭身,对白掌柜恭敬有加地拱手作揖,“我刚才是在试探这些婆子,一时情急动了粗,还望白掌柜不要见怪。”
  白掌柜虽不知道刚才那公公和林捕快打得是什么机锋,此时也隐约猜出了一二。
  她心里长舒出一口气,冷淡地说道:“林捕快多心了。林捕快是奉公执法,民妇怎会怪罪您?”
  那林捕快嘿嘿笑了一声,“白掌柜知晓便好。”
  围观众人瞧着这一出闹剧,只觉得虎头蛇尾,乱糟糟的,根本不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
  但陈嬷嬷身处其中,却是心知肚明。
  她后背出了一身冷汗,扭身就往三贝勒府上赶去。
  陈嬷嬷到的时候。
  那刘怀刚从三贝勒府上离开。
  陈嬷嬷连忙避让到一边去,低垂着头。
  刘怀的眼尾扫过她一眼,心里头若有所思。
  等刘怀一走。
  陈嬷嬷便立即往董鄂氏的院子赶去。
  她才刚走到院子门口,就听得里头传来三贝勒暴怒的声音:“董鄂氏,我真是小瞧了你!没想到,你竟然能干出这样的事来!!”
  陈嬷嬷的心咯噔了一下,连忙往里头走去。
  她掀开帘子,屋子里,胤祉暴怒地摔着茶盏,那些平r.ì里被视若珍宝的古董也都被摔得粉碎,而董鄂氏颓然倒在地上,鬓发散乱,囔囔地摇着头道:“不可能,不可能。”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