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言情网-全本小说在线阅读

520言情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古代言情 >

痒难自抑+番外 作者:沈绻

时间:2020-02-18 11:34标签: 天作之合 情有独钟 强强 朝堂之上
文案 长柔郡主楚嵘在酒楼里瞧见了初来京城的荆y-in侯,一时间有些心猿意马。 每每见着,每每这心头痒的不可自制。 谁曾想她一朝失足烧了人家的府邸,火光四起,纵火贼连夜出逃,头也不回。 而这位荆y-in侯多金多财,似乎毫不在乎,却提了一个令人嗔目结舌的
 文案
长柔郡主楚嵘在酒楼里瞧见了初来京城的荆y-in侯,一时间有些心猿意马。
每每见着,每每这心头痒的不可自制。
谁曾想她一朝失足烧了人家的府邸,火光四起,纵火贼连夜出逃,头也不回。
而这位荆y-in侯多金多财,似乎毫不在乎,却提了一个令人嗔目结舌的要求:“搬来和我住吧。”
楚嵘:“我是正经女子。”
所以那些要求,我是不会答应的!
 
等到她入住侯府才发现,原来这位玉面侯爷,人前君子,人后豺狼,竟在她睡着之后亲亲抱抱!
原来那些淡漠都是装的!
此后楚嵘便是频频出逃,荆y-in侯更是八方围堵。
终有一r.ì她忍无可忍,鼓起勇气,扑通一声跪在堂前,并声泪俱下:“我玩不起了。”
那头荆y-in侯漾起了蛊惑人心的笑:“乖。”
会咬人的小白兔×长情隐忍黑莲花
[假的使用指南]
★不坑,基本r.ì更
★狗血,甜宠,且脑残
★走过路过点个收藏吗姊妹们
 
内容标签: 强强 情有独钟 天作之合 朝堂之上
搜索关键字:主角:尉迟渡,楚嵘 ┃ 配角:新文《龙君的座前宠》求预收嗷! ┃ 其它:宠炸 
 
 
 
 
 
第1章 在下尉迟渡
楚嵘兴奋到模糊。
“那是哪家的公子?生的这么勾人。”
一旁酒楼小斯顺着老板的视线眯眼看了过去,半晌得出了结论:“是个生面孔。”
再看那人,月白色的锦裳将他的身形托得颀长,如墨长发倾泻而下,与他同样月白色的发带微微扬着,衬得他羊脂玉般的白皙脖颈愈发勾人。
这皮相更是俊逸绝lun,要不是这有棱有角的五官间透着冻人的冷冽,可真谓是ch.un风拂面,好生惊艳的一朵ch.un花。
出挑。
太出挑了。
楚嵘的眼神变得有些不可捉摸。看这身行头,绝对是个有身份的有钱公子。
“去给他送坛果酒,说是我送的。”楚嵘搭着二楼朱栏,居高临下地看着他,等着他的反应。
张二蛋非常狗腿地得令,赶紧就把酒送上了。
那头张二蛋把酒送上桌,嘴上说了两句,那白面公子应了句什么,随即抬头看向楚嵘。
那双子夜黑眸对上自己,楚嵘的心漏跳了一拍。
虽说这眼神淡漠甚至有些冰冷,可她还偏偏受用,对他露了一个傻气的笑。
男人的目光只一扫而过,很快就别开了,似乎对送酒人提不起兴趣。
张二蛋回来的时候,楚嵘终于含蓄地收回了她的视线,问道:“怎么说?”
“他说他姓玉。”
“他还说了别的没有?”
“……这倒没有。”
楚嵘有些失望,还是说她长的真有那么不入流,看一眼都嫌多?
张二蛋一见她神色不对,立马拍起了马屁:“老大沉鱼落雁国色天香,不和这等俗人子弟计较。”
显然楚嵘听不进去,不过她突然想起了高兴的事。
她那本珍藏多年的《美男谱》终于可以再添一笔。
想着想着楚嵘立刻奔回王府,从枕头底下翻出画册,照着记忆把那位玉公子画了上去。后又觉得浪费,又把那一页撕了下来,贴在了封皮上。
事后楚某颇为满意地端详了一遍又一遍,这才罢休。
楚嵘有个当王爷的爹楚洛,洛王这代男丁甚多,她哥哥楚峥虽为楚王独子,却颇不受宠。洛王夫妇上香拜佛,老来得女,洛王妃却因难产而去世了。因此,这楚嵘从小就是被老王爷和她哥哥捧在手心里长大的。而她那位皇帝叔叔对她也是格外宠外,在她很小的时候便被封为长柔郡主。
楚嵘小时候心x_ing野,长大后更甚。她不喜欢在王府待着,总喜欢往外头跑,在京城最好的地皮开了家酒楼凤凰楼,还时不时给别人牵牵红线。
这不,次r.ì里是当朝小皇子成婚,楚王一家出席婚宴,楚嵘又撞上了一笔生意。
这次是皇后的表妹李姝奕,二十好几了还没嫁出去。今r.ì婚宴上撞见,怎么说也要让楚嵘牵牵线。
楚嵘:“这有何难?不妨同我说说,你看上哪家公子了?”
她脸微微红了红,道:“城南搬来了一家新户,我……”
楚嵘:“明天我就去帮你说说。不过这报酬嘛……我听说最近西域那往宫里送了一批珠宝,那里头有一玉冠不错。”
李姝奕颇有大家闺秀风范地抿嘴一笑:“明r.ì我就去找表姐。”
正还想寒暄两句,楚嵘眼神一转,看着了正准备入席的月白色身影。
这细皮嫩r_ou_的,咋就长了张这么冷淡的脸。你说这样的人,脸红的时候会是什么样的?
楚嵘心里顿时痒痒的。
这一场酒宴,楚嵘时不时往玉公子那儿看去,人人敬他,他来者不拒,却很少开口说话。但最后,她爹也端着杯酒过去寒暄了两句。
玉公子?她以前从来没听说过京城有姓玉的贵族,难道是刚迁来的?刚迁来的就能有这么高的人气?再说了,这京城里长的好看的男人她哪个没见过,怎么这一迁就迁来了个这么极品的男人。
楚洛回来坐下后,刚想让楚嵘也去和那位贵人说两句话,以表敬重,这丫头就自己站起来,慢悠悠地晃过去了。
楚洛心里咯噔一声,忽有种大祸临头之感。
只见楚嵘上前便是一句:“玉公子,昨r.ì一别,还记得我吗?”
原本四周谈笑风生,这一瞬好似都成了哑巴。
眼前的男人眼皮一掀:“……”
楚嵘:“玉公子?”
这座冰山终于是有所反应,几不可见地嘴角一扬,语气却还是冰冰凉凉:“在下尉迟渡。”
玉公子,尉迟渡,乍一听,好像没什么问题……
楚嵘如遭雷劈。
人家那是复姓尉迟,根本不姓玉!
她一愣神,刹那间不知脑袋为何物,缓缓咽下一口唾沫:“那就祝……尉迟公子,福如东海,寿比……?”
话还未完,她顿觉自己又说错了话,巴不得就地钻下去。
敢问史上还有谁拿着祝寿的说辞前来敬酒?还有谁?
四下纷纷传来窃笑声,楚嵘跟着干笑两声,尴尬道:“那个,我先干了哈。”
楚洛急忙救场,赶紧把人拉回了位置上。
“小女酒量不佳,喝昏了头,还请荆y-in侯爷见谅。”
她哥哥楚峥在边上捧腹,凑到她耳朵边上可劲地笑:“你怎么不干脆祝人家早r.ì登仙?”
楚嵘作势要打,却觉尉迟渡正瞧向自己,硬生生收了手。
这回糗大了。
酒宴还没结束,楚嵘就偷偷溜走了,直接杀回了酒楼。
“张二蛋!”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