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言情网-全本小说在线阅读

520言情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古代言情 >

雪落不及清拂尘 作者:頔迦【完结+番外】(下)

时间:2020-03-22 21:26标签: 宫廷侯爵 宅斗 宫斗 边缘恋歌
☆、第三十八章 第三十八章 甫一出了年节,邱家便立刻上书提亲。邱家八十多岁的太夫人亲自进宫拜见了懋嫔,从储秀宫中出来时满面的喜气洋洋。 胤禛亦向瑾姮感叹:邱博衍这孩子我本打算留给两个宝丫头的,谁知他竟向祈言提了亲。 瑾姮笑道:你还怕丫头们没人
  ☆、第三十八章
 
  第三十八章
  甫一出了年节,邱家便立刻上书提亲。邱家八十多岁的太夫人亲自进宫拜见了懋嫔,从储秀宫中出来时满面的喜气洋洋。
  胤禛亦向瑾姮感叹:“邱博衍这孩子我本打算留给两个宝丫头的,谁知他竟向祈言提了亲。”
  瑾姮笑道:“你还怕丫头们没人要不成!再说人家郎有情妾有意,你可不准拆散人家。”
  胤禛亦笑道:“你这Cào的哪门子心,祈言亦是个出挑的,且邱博衍真心待她,一不为名利二不为权势,我心里感慰至深。”
  如此这般,便定下三月十六这个好r.ì子,将祈言认做邱夫人母家辅义侯义女出嫁。
  宋氏亦了却一桩心愿,只每r.ì里张罗着婚事细节,整个人看起来j.īng_神不少。
  倒是宝斋,竟也能安安稳稳在屋子里绣上一天的花了。
  还是云霜最先察觉出来,一脸忧色的向瑾姮道:“小主子一连几r.ì没出过门了,主子要不要传个太医来看看?”
  瑾姮哭笑不得,“我问过的,宝斋没事,只是近r.ì有些疲懒罢了。倒是你妹子,这个年在宫里过的可还开心?”
  “自然是开心的,”云霜道,“奴婢姐俩第一次见面,说了好多体己的话,奴婢这才知道这些年家中的不易,小妹亦受了不少苦,如今爹娘已去,奴婢自当好好照顾小妹。”云霜看了看瑾姮,犹豫了片刻道:“奴婢宫外没有什么亲人,小妹说也想跟在奴婢身边,主子,这屋里正好也缺个人,您要是不嫌弃就让我们姐俩一道伺候您吧。”
  “你小妹今年十九,已经过了寻婆家的年纪,若是留在宫里,至少也得二十五岁才能出宫,到时候……”
  云霜愁道:“主子说的也是奴婢的心里话,奴婢与小妹说过,小妹说既然已经过了年纪,与其委屈地寄人篱下,倒不如与亲人在一起,在宫里没准还能为自己挣一份好前程。不瞒主子说,这些年奴婢也看出来了,靠谁都不如靠自己。小妹既然有心,奴婢只好厚着脸皮来求主子一求。”说着便跪下身来。
  瑾姮急忙将其扶起,“你我之间何须如此外道,你们既然想清楚了,我也高兴多个妹妹。”
  云霜泣道:“多谢主子。”
  二月里,瑾姮挑了个难得的好天气带了两个宝丫头往储秀宫去。一为祈言送上贺礼,二也为解开宝斋的心结。宝斋虽看起来有些勉强,但也做足了礼,打着笑面和宝耑去找祈言说闺房话了。正殿里剩下瑾姮和宋氏两个,便遣了丫鬟们下去,宋氏开口道:“还要多谢妹妹为言儿用心思,除夕宴上一舞让皇上高兴,这才有了心思在言儿的婚事上。”
  “姐姐何必如此客气,也是祈言自己争气,不然我们花再多心思也没用。”
  宋氏叹了口气道:“不瞒妹妹说,我是从未想过言儿能与邱家这样的贵胄结上姻亲,她先天失言不说,又不在玉牒之上,我原想着只要姑爷人好待言儿好就行了,不在乎家世的高低。我知道,邱公子是皇上给妹妹的两位公主物色的,谁知言儿竟有幸博得邱公子青睐,还望妹妹你不要介怀。”
  “姐姐说的哪里话,祈言与邱家公子乃是情投意合,这是我们这紫禁城里的人最羡慕的了,哪里有介怀一说。要说谢姐姐倒要谢谢年贵妃,当r.ì若不是她在殿上急中生智说出年将军即将在C_ào原上练兵吓退了那起子人,只怕他们不会这么容易松口。”
  宋氏笑道:“我哪里不知道呢,翌r.ì一早我便带了祈言去翊坤宫亲自拜谢贵妃,她身边的宫女只说娘娘还未起身,让我们在殿中等了半个多时辰,年贵妃这才出来,我与言儿向她道谢,她也懒懒地垂着眼睑,末晌说了一句‘本宫并非为你们解围,本宫是为了皇上,大清国的颜面,怎能容如此小人相要挟。你们不必谢本宫’。”
  瑾姮叹道:“年贵妃是骄纵了些,可后宫之中也只有她把皇上和我们大清国的颜面看得如此重要。”
  “可是妹妹,”宋氏轻声道:“这年将军真的如此厉害,厉害到连蒙古人也怕他?”
  “这前朝里的事你我妇道人家怎会懂,不过我倒是知道物极必反这个道理。年家有势如此,恐怕不是什么好兆头。”
  “不管怎么说,是她解了言儿的围不假,我依礼答谢便是,其他的我都不想了。”宋氏道。
  瑾姮笑道:“是啊,祈言大婚在即,姐姐只怕忙不过来了。”
  祈言的大婚刚过,稍稍暖和起来的天气便迎来了倒ch.un寒。眼瞅着进了四月,棉衣却还是不能脱去,景仁宫院里的新绿嫩芽也被冻掉了几颗,看的瑾姮心疼不已。
  这一r.ì是清明节的前一天,瑾姮正坐在宫里吃茶,便听见守门的小太监来禀告说养心殿的李常德公公求见。瑾姮素未听说过此人,虽有疑惑却还是叫人带了进来。李常德年纪并不大,进门后先是恭敬地打了个千,后才道:“奴才李常德,是商公公的徒弟,师父让我给娘娘捎话过来,今r.ì四阿哥和三阿哥在皇上跟前说话时,四阿哥不知怎么惹怒了皇上,皇上命四阿哥禁足于毓庆宫中,没有旨意不得出来。师父说让娘娘快些拿个主意。”
  瑾姮听罢手中的茶盏顿时掉在了地上,云霜一面上前劝慰道:“娘娘先别急,四阿哥懂事,不会无缘无故惹怒皇上,还是先问问清楚,怕不是有什么误会。”一面给云惠使眼色,云惠急忙清了碎瓷片出去。
  瑾姮稳住心神,颤声问:“你可知道事情的缘由?”
  李常德恭敬道:“回娘娘的话,当时屋内只有皇上他们三人,奴才等侍奉于暖阁外,只听皇上怒喝了一声‘滚出去’,便见四阿哥面色铁青的从屋里出来,随后皇上便下令四阿哥禁足毓庆宫。当时的事,除了皇上,恐怕只有三阿哥知道了。”
  瑾姮又问:“皇上现在何处?”
  “皇上在勤政亲贤室内召见大臣,娘娘恐怕此刻去不得。”
  瑾姮稍做思量,“你先回去,待皇上得了空立马来告诉本宫。”
  李常德应了声是,便匆忙离去了。
  瑾姮亦不容缓,“云霜,更衣去乾西五所。”
  待其赶到西五所处,还未进正殿就被进进出出的丫鬟婆子们围了个水泄不通。半晌后还是三阿哥的贴身太监齐公公出来,对瑾姮行礼后道:“熹妃娘娘也看到了,今r.ì正赶上田格格产子,我们主子一门心思全在田格格身上,恐怕不能出来相迎娘娘了,还望娘娘恕罪。”
  瑾姮见状,虽心下着急却也只得忍耐,这一趟便无功而返了。
  一直到晚间,都还没有养心殿的消息传来。瑾姮更是心下难安,连晚膳也不曾用。因天色黑的早,宫门便也早早下钥,纵是瑾姮想亲去养心殿也只得作罢。
  好不容易待到第二r.ì天色微亮,瑾姮连忙起身稍作收拾便去了养心殿。出来迎接还是李常德,只道:“皇上与诸位大臣议事刚刚散去,此刻才就寝,吩咐了谁也不许打扰。”
  瑾姮道:“那本宫等在此处便好。”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