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言情网-全本小说在线阅读

520言情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古代言情 >

朕甚心悦太傅 作者:喵晓镜(下)

时间:2020-03-25 20:45标签: 甜文 爽文 强强
第40章 庆明有孕之事, 很快就瞒不住了,翌r.一早, 绥州城降了突厥之事也震惊朝野, 这阵子一封又一封地往女帝跟前递, 恳请女帝撤换主将, 下令支援河西。 河西驻军加起来足有十万之数,光骑兵便有两万, 是其余州道不能想像之数,按理说绝不该落败至此,可事实
第40章 
  庆明有孕之事, 很快就瞒不住了,翌r.ì一早, 绥州城降了突厥之事也震惊朝野, 这阵子一封又一封地往女帝跟前递, 恳请女帝撤换主将, 下令支援河西。
  河西驻军加起来足有十万之数,光骑兵便有两万, 是其余州道不能想像之数,按理说绝不该落败至此,可事实上就是河西大本营凉州如今危在旦夕, 突厥五万j.īng_兵兵临城下,而主将如今非但不在战场之上, 甚至于如今在京城还被人泄了军秘, 同一个面首你侬我侬,还怀了孩子!
  “如今朝中人心涣散,”谢淮替女帝理好了折子, 问, “裴副将必有后招,可凉州城中不过四万兵马, 又被围困, 如今粮C_ào短缺,如何能……”
  苏凝绿盯着窗外的桃花,像有几分犹疑,“朕命拨过去的粮C_ào如今也送不进去, 发兵支援是势在必行,老师觉得这临时的大元帅之位,给谁的好?”
  朝中百官可不完全是忧心国本,如今朝廷要发兵支援凉州,自女帝即位以来还是头一遭,谁若是得了这个头筹,便是登上了一条青云梯。如今文有谢淮把持朝政,两宫太后也亟待一武将来分其权柄。
  对小皇帝来说更是如此,如果这番提拔的是她的人,那么她亲政便又近一步。
  谢淮没料到她竟会问自己,怔了一怔,才含笑道:“左翊卫大将军国飞羽,兵部许安宜,魏国公郭光远,都是好人选。”
  他挑出的这几个,都是满朝武将中难得的与几系党派无甚干系之人,连与他自己都没有j_iao情,可谓用心良苦。
  苏凝绿却皱眉道,“这几个都资历太老,到了河西只怕要压裴清一头,不好。”
  听她这样苦心孤诣地给裴清铺路,谢淮默了会儿,才说,“还有国子监祭酒徐瑞之子,徐清鸿。”
  苏凝绿听见这名字愣了愣,半晌才想起来,徐瑞便是当初打马球认识的绿衣小娘子徐清染的父亲,想来也奇怪,徐瑞最是古板方正的一个人,怎么会教出这样的女儿。
  “徐清鸿在何处任职?”
  “任右武卫将军,年二十,先帝钦点。”
  苏凝绿笑道,“这人好。虽则年幼了些,却是当时一回救驾有功,叫父皇封了这将军职,右武卫上下将领俱是刺儿头,他这些年竟也坐得住,既不怕抢了裴清风头,也不怕镇不住手下士兵。”
  谢淮瞧她兴高采烈,便也不再置喙,反说起了另外一件事情,“长公主那处,如何处理?”
  “如今朝廷要发兵,自然会有人再送信给突厥,”苏凝绿哼笑了一声,说,“你且盯牢罢,就这两r.ì,长公主府连一只蚂蚁都不许放出去,我倒要看看他是不是长了三头六臂。”
  正说到此处,她便想起来一人,叫人带了崔平进来。
  崔平虽然被庆明推了出来,但是一来他出身良好,人缘不错,求情者颇多;二来并没有足够的证据能够表明他就是细作,因此,这些r.ì子不过被关着,倒是没有吃什么苦头。
  他甫一进来,便见到小皇帝撑着头笑吟吟坐在上首,一侧的谢淮正劝着她少用两块芙蓉糕以免坏了胃口。他不由地苦笑着行礼,道:“这么多年过去了,陛下倒是瞧着与幼时相仿。”
  话才说完,苏凝绿眼见着没法从谢淮手下抢到芙蓉糕,便抬起眼睛凶巴巴地瞪了他一眼。
  她自觉这足够有威慑力,殊不知在谢淮看来,n_ai凶n_ai凶的,像是小猫牙都还没长齐就会龇牙咧嘴地威胁人。
  他不由笑了,将碟子往她那边推了推,劝道:“陛下且少用些。”
  苏凝绿瞧见他笑,便什么气都没有了,何况原也不是真的生气,嘴上却凶巴巴地道:“可不是朕没变,是谢太傅没变,从朕五岁开始,管到现在。”
  谢淮当初刚刚开始教小皇帝的时候,也是同崔平见过几面的,听小皇帝如今半是埋怨半是撒娇的一席话,只面不改色,淡淡地冲着崔平点了点头,算是见过。
  崔平见二人亲昵,心中酸涩,这么多年,再是冷心冷情的人也该被焐热几分心肠,可庆明待他,着实是太无情了些。
  “崔副将近来可还安好?”苏凝绿说,“朕听说你父亲如今正四下活动,想要救你出去。长公主府那头反倒不甚有动静。”
  这话其实是故意挑拨。庆明如今刚刚被查出有了身孕,满府上下手忙脚乱,自顾不暇,哪里还能想起他来。
  崔平也心知肚明,这就是她在挑拨,可又没法不上钩。苏凝绿比起大部分人都知道他平r.ì是如何尽心尽力地对待庆明,如今在她跟前这样狼狈,已是折损了他的大半骄傲了。
  他这些时r.ì在牢狱之中,虽然没有受苦,但到底是世家子弟,牢房的逼仄潮s-hi,发霉的饭菜,说话没有好气的衙役,也足够给他留下不好的回忆了。
  崔平没有等到女帝叫起,便一直伏身跪着,只是道:“罪臣无需陛下挂心,只是仍有疑惑,想叫陛下解答。”
  谢淮知道他会问什么,这也恰恰是他想问的,于是抬起眸子瞧向苏凝绿。
  苏凝绿被他盯着,倒仍然是从容淡然,“问。”
  崔平道:“如今已经得知,当初长公主殿下送出密信,乃是说明了密道之事,而后此事泄漏为突厥所知,如今方能悄无声息地越过先头诸州直指凉州,可陛下为何如此断定必然是自长公主这一侧泄漏了军机,而非是驻守凉州城的裴将军呢?”
  这话却是问到点子上了。
  女帝当时直接问责于庆明,庆明被逼得手忙脚乱,碍着压力不得已推出了崔平,甚至没有思考过这个问题。
  苏凝绿微微笑起来。
  小皇帝已经不是当初那个n_ai声n_ai气的孩子了,笑起来便也端庄娴雅,同她两个皇姐面容有几分相似,可唯独一双眼睛最是清亮,像能看透一切,“这时候了,崔副将还怕我冤枉了庆明?”
  崔平道:“罪臣不敢。”
  “那太傅说呢?”苏凝绿又笑吟吟瞧向另一人。
  谢淮垂手站在她身侧,神情平静。
  她对着崔平乃是一脸端庄,唯独对着他会显露几丝端倪,满眼都写着“快来问我”的得意劲儿,谢淮无奈地摇摇头,忍住了伸手弹她一记的冲动,好脾气地道:“陛下做事情,自然是有自己的缘由的。”
  苏凝绿满意地道:“既然你们都诚心诚意地发问了,那朕便告诉你们——朕之所以笃定细作出在庆明府上,乃是因为,裴清压根就没有收到庆明的信。那封信,只怕是被中途动了手脚,直接送到了突厥人手中。”
  谢淮一怔,旋即明白过来。
  也难怪,他们的动作竟然能那样快,几乎是在庆明的信发出去没多久后,突厥人便抄了近道攻打凉州去了。
  “陛下可是同裴将军通信的过程中知晓此事的?”谢淮道,“既然如此,想来是可以提前阻止此事的,为何还放任突厥军队攻打凉州?”
  崔平因着心系庆明的缘故,想得更为通透一点。
  小皇帝既然早知这信没有到裴清手上,向来对细作一事也是了如指掌,庆明被她玩弄于鼓掌之间而不自知,更是被逼得失去了对河西军队的控制权……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