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言情网-全本小说在线阅读

言情书坊

当前位置: > 古代言情 >

朕佛系养儿 作者:长生千叶(五)

时间:2021-06-03 20:06标签: 穿越时空 爽文 古典名著 历史衍生
第71章 幕后之人
  “哇啊啊啊啊——”
  “呜呜呜呜……”
  “呜呜呜——哇……”
  哭声从露门传出来, 惊天动地,惹了很多人前来围观,宫人和侍卫们探头探脑, 都不知发生了甚么事情。
  他们当然不知道毕国公是被小包子杨广欺负哭的, 毕竟小包子能有甚么坏心眼儿?还以为罪魁祸首是天子杨兼, 可是杨兼身为天子, 旁人也不敢多置喙一句。
  杨兼头疼不已,手里还捏着枣花糕, 说:“这……要不然,别哭了罢?”
  宇文贤磕的疼, 还被杨广“威胁”,吓得抽噎不止,他的模样生的很是清秀, 因此哭起来十足惹人可怜,仿佛一只可怜的小猫咪似的。
  “呵!”小包子杨广抱臂走过来,冷冷的看着可怜儿的宇文贤, 又冷笑一声,直接将杨兼手中的枣花糕抢走, 塞进嘴里,两口吃光,还咂咂嘴, 抹了抹小嘴巴,一副示威的模样。
  “呜呜呜……”
  “哇呜呜呜……呜呜——”
  杨兼头疼的更加厉害了,正好琅琊王高俨从里面跑出来, 他们本是一起出去顽的, 因着躲猫猫, 所以小包子高俨藏了起来, 哪知道竟然发生了这样的事情。
  小包子高俨叉着腰,虎头虎脑的瞪着杨广,说:“一定是乃!是不是乃欺负人?”
  杨广矢口否认,仍然抱着短短的小胳膊,说:“孤可没有欺负人,他自己摔的,自己哭的,赖得着孤么?”
  杨兼:“……”说得好有道理,朕竟无法反驳。
  小包子宇文贤哭了好一阵,呜呜的痛哭流涕,哭的一张小脸儿都花了,最后好不容易止住了哭声,一双大眼睛好像桃花眼,真真儿的桃花眼,眼圈肿的红彤彤的。
  杨兼今r.ì是想来露门看看,做人父的,自然担心儿子的学业问题,当然了,虽然杨广并不需要杨兼担心,毕竟杨广的实际年龄比杨兼大一半,杨广才该是做爹的人……
  杨兼这“初为人父”,昨r.ì儿子把文书都批看出来了,他也清闲,自然想要体会一把担忧功课的家长人设,便来了露门,打算今天剩下的时辰,都在露门旁听。
  休息时间很快结束,小包子们回到室内,准备继续听师傅讲学,乐逊从外面走进来,一眼就看到了坐在后排“小课桌”的天子,赶紧躬身行礼,说:“拜见人主。”
  杨兼亲子扶起乐逊老先生,笑着说:“老先生不必多礼,今r.ì朕是来看看广儿习学的,老先生该怎么教课,便怎么教课。”
  “是。”乐逊也不耽误,让杨广、高俨和宇文贤三个小包子全都坐好,摊开书本,便开始继续讲学了。
  古代讲究六艺,礼、乐、s_h_è、御、书、数,身为贵胄之子,也是需要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的,上午习学的是课本知识,下午便是s_h_è、御等体育项目。
  三个小包子一人一个案几,摊开书本,宇文贤坐在最前排,正襟危坐,小身子挺得笔直,一副乖巧学生,认真听讲的模样,如果放在现代,宇文贤绝对是老师和家长都喜欢的“别人家的孩子”,乖巧听话的三好学生。
  小包子杨广和琅琊王高俨则是坐在后排,两个人的案几并排,小包子琅琊王捧着书本,紧紧蹙着小眉头,嘟着嘴巴,用小r_ou_手反复戳着自己的脑袋,标准的“想破脑袋”动作。
  小包子琅琊王小声抱怨说:“师傅在说甚么?讲的哪一页?这个字念甚么?”
  “那个字念甚么?”
  “这些字都念甚么?”
  杨广被他戳的烦躁,转过小脸盘子,鄙夷的看了一眼琅琊王。
  相对比宇文贤的求知好学,琅琊王便比较多动了,几乎是一刻也坐不住,是师傅眼中的问题学生。
  而杨广呢……
  杨兼仔细一看,儿子上课也很老实,虽然小腰板没有挺直,但是坐在席上也没有乱动,一只小r_ou_手支着腮帮子,一只小r_ou_手捧着书本,过了好一阵,杨兼隐约听到“呼……”的声音,这才恍然大悟,原来儿子这么老实并不是因为乖巧听课,而是……睡着了!
  临近午膳时间,上午只有最后一讲了,乐逊老先生说:“好了,上午便到这里。”
  他一说完,小包子琅琊王“噌!”的从席位上站起来,说:“终于讲完啦!窝萌去顽鸭!”
  他说着,便窜到宇文贤身边,想要拉着宇文宪出去顽,不过宇文贤是个乖巧的宝宝,并没有立刻离开,而是恭恭敬敬的说:“蟹蟹师傅!”
  乐逊笑眯眯的说:“毕国公多礼了。”
  宇文贤又走到杨兼面前,躬身行礼说:“人主,那下臣先告退呐!”
  宇文贤长相斯文,说话n_ai声n_ai气的,尾音还带着一些小n_ai音,别提多萌了,杨兼刚要说话,突听“轰隆——”一声,竟然是打雷的声音。
  如今是冬r.ì,最近都没有雨水,也没有下雪,这青天白r.ì的,竟然炸下一记滚雷来。
  “啊鸭!”宇文贤正在作礼,被吓得一个激灵,真的仿佛像一只炸毛的小猫咪,“跐溜——”一声,直接钻进了杨兼怀里。
  杨广正在收拾课本,慢条条漫不经心的,这些子小娃儿才学的书本,他早就倒背如流了,杨广小时候也很聪明,加上上辈子父亲对他非常严格,以至于严苛,杨广从小便很刻苦努力,所有的书本看一遍全都能背下来,因此这些书本他根本不需要多看,就算上课睡觉,也记得滚瓜烂熟。
  倘或不是为了做做样子,摆出太子求知好学的模样,杨广才懒得来露门习学,杨广兴致缺缺地收拾着课本,突听一记冬雷,别说是小娃儿了,大人也会听得一怔。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