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言情网-全本小说在线阅读

言情书坊

当前位置: > 古代言情 >

少将军 作者:游目(下)

时间:2021-06-10 19:45标签: 甜宠 情投意合 架空 强强
第105章 四季蒸点
  周崇的册封礼并不盛大,还不如皇宫一个宴会。
  收拾完了一切,周崇带着严伯与严舟,坐到了马车上,前往封地。
  身后跟着七八十人,还有一眼望不到头的好些箱子,都是文帝的赏赐。
  文乐站在轿子外头,拿扇子遮住那越来越热烈的r.ì头。他眼睛被晒得睁不开,擦干净额头的汗水,说道:“许弋江护送你们,应当算得上安全,路上别停留,到了给我传个信。”
  周崇坐在马车里也热得很,笑着说:“跟傅骁玉跟久了,你说话也唠叨起来。”
  “少来这套。”文乐白了他一眼,看了看严舟,说道,“小严总管,劳烦你多上心。”
  得到了严舟的应允,文乐才放下心,将扇子收了往怀里一揣,喊道:“走吧。”
  一行人浩浩d_àngd_àng地离去了,文乐站在城门处,看着最后一个人影也瞧不见了才离去。
  马车摇摇晃晃,周崇一手拿着书,一手揽着严舟的腰。
  经过之前的事情,严舟觉得周崇好像比往常更加黏他。像以前,作为伺候的人,周崇总是习惯找他在哪儿,在做什么。到了休沐的时候,周崇都会想尽办法让太监宫女们不去打扰严舟,生怕人家觉得自己烦了。
  如今,周崇是最后这点脸面都不要了,恨不得严舟出恭都跟着。
  严舟做了一个彻头彻尾的太监,本就对那处极为不喜,不能像正常男人那般站着如厕。这般丢人的事情,更是能躲则躲,可偏偏自己心悦的人黏糊得紧,一次两次的,严舟就有些说不出的烦躁。
  厌恶自身,又想用这残破的身子去爱慕心爱之人,总归是心里纠结得很,连带着几r.ì都没吃好睡好,瘦了一大圈。
  到了晚上,车马停在路边预备着休息。
  严伯送上了四季蒸点,就快速离去。
  两碗水下肚,严舟皱着眉瞧了下周崇,说道:“殿下,奴才......奴才出去一趟。”
  周崇头都没抬,翻着书页问:“去哪儿?”
  等了一阵没等到严舟的回答,周崇抬眸看他,说:“出恭?”
  严舟耳朵微红,点了点头。
  周崇放下书,掀开马车的帘子,与他一同下了马车。
  夜晚已经悄然来临,外头黑漆漆的,只有车马前头留着火。
  周崇拉着严舟的手往僻静的地方走,严舟想推脱,却被那热乎乎的手握得没力气,只能埋着头跟在身后。
  “就这儿吧,怎么这幅表情?”
  严舟苦笑着抿了抿唇,说:“殿下,奴才如今身体残缺,怕污了殿下的眼睛,您、您别看行吗?”
  周崇看着他,过了片刻后,扭头往前走了几步。
  窸窸窣窣的声音传来,不知道周崇如何,反正严舟是耳朵都红透了。
  月色被乌云遮盖得严严实实,两人往马车走去。
  夏季闷热,帘子被掀开通风,祛除蚊虫的荷包挂在马车内,馨香味道十分好闻。
  周崇坐在厚实的地毯上,看着严舟说:“把裤子脱了吧。”
  严舟一怔,说:“殿下?”
  “我想看看。”
  自从那r.ì过后,周崇再没与严舟提过这事情。那一刀割的是严舟的自尊,却仿佛在两人心里都留下了一道疤。
  严舟将裤子脱了,跪坐在垫子上,头低低地垂着。
  “把头抬起来。”
  严舟手指抖了一下,缓缓将头抬了起来,看向周崇。
  周崇长高不少,如今已与严舟差不多高了。就是常年不晒太yá-ng,皮肤有一些病态的苍白。他并不如傅骁玉那般五官j.īng_致,眉眼总有些向下耷拉,平白看着y-in狠。小的时候文帝就瞧他这副模样不喜,因为他没能遗传到武帝那张扬无比的长相。
  严舟却觉得他生得很好,不说话时特别威严,只要被逗乐,那眼睛就会像月牙一样弯起来,谁看了都想与他亲近几分。
  “你与严伯怎么商量的,与我说说。”
  严舟抿着唇不讲话,摇摇头。
  周崇坐在他面前,眼睛瞧着那处,说道:“若我是严伯,一定先央着你离开,我虽然羽翼未丰,却也有不少助力,严伯是因着武帝的恩情护着我,你与我之于他,是干儿子与恩人之子的关系,他必然不会愿意你留在宫中。你未净身,出了宫有一万条康庄大道供你挑选,没必要在宫里把脑袋挂在腰上伺候别人。
  “只是他没想到,你与我心意相通,你宁愿净身不给我留下半点把柄,也不愿意出宫。他没办法,只能替你净身,让你和他一样,去那鬼门关前头走上一遭。若是成了,权当我多个伺候的人,若是不成,你也入了地府,古华轩死了个太监罢了,一把火烧了干净,什么证据都没有。
  “我说得可对?”
  严舟咬紧了牙,周崇的目光像是箭羽一样,s_h_è得他直不起腰,忍不住用手挡住那处,不让他看。
  周崇伸手将他袖子拉高,严舟坐立不稳,往旁倒去,下身更是一览无余。
  “若殿下嫌弃奴才就趁早说了吧。”严舟哑声说道,低垂着头,“不、不要这般折辱。”
  周崇松开手,拉开腰带,脱了下身的外裤。
  马车中光线昏暗,只有外头的火光顺着那窗户渗进来。
  周崇拉着严舟的手,从腿根往上,一寸寸地抚,总算是到了那脐下三寸的要紧地。
  “船儿,那一刀子割的不是你,是我。”周崇拉着他,说道。
  周崇的为帝之心,仍有动摇,是因为他想要自由,想与严舟一生一世一双人。要得不多,可偏生这世道逼着他选。
  羽翼未丰,文乐已成大器,更有傅骁玉做主,庄鹤、王虎屯兵已达五万数。
  这些都是周崇身上的盔甲。他犹觉得可选,是因为他对文乐等人的痛苦不得感同身受。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