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言情网-全本小说在线阅读

言情书坊

当前位置: 主页 > 恐怖灵异 >

阴阳代理人之改命师(12)作者:暗丶修兰

时间:2017-12-19 17:18标签: 悬疑 权谋 言情 推理 改命师
第六百二十四章 今夜之后,再也没人叫我喝酒了 他轻轻地靠在我的肩头,已经没了气息,还能闻到他身上淡淡的酒味以及那刺鼻的血腥味。 我的眼睛一直在跳动,脑子里不断地回荡大齐的喊声。 我来赎罪了 只是一句话,却成了永别,碎裂的心脏化作了烂Rou,被我冰
 
 
第六百二十四章 今夜之后,再也没人叫我喝酒了……
  他轻轻地靠在我的肩头,已经没了气息,还能闻到他身上淡淡的酒味以及那刺鼻的血腥味。
  我的眼睛一直在跳动,脑子里不断地回荡大齐的喊声。
  “我来赎罪了……”
  只是一句话,却成了永别,碎裂的心脏化作了烂Rou,被我冰封起来的伤口摸上去刺骨的冷,我却再没有哭出声。
  只是还会流泪,那些血泪顺着我的眼睛往下流,滴落在他已经不会睁开的眼睛上,我轻轻摇晃他的身体,低声说道:“大齐,大齐,别睡了,快醒醒……”
  可是就这样没有回答,我害怕这种安静,当时我就是这么呼唤段叔,可是却没有回答。
  再也不会有人拎着酒瓶,深更半夜地来拉我喝酒。再也不会有人一边开车一边和我胡侃瞎说。
  我瘫坐在地上,小雨淅淅沥沥地下着,地上的血很快便被冲刷开,我的头发被雨水打Shi,风蛟在空中盘旋,发出无声的悲鸣,主人死后命格就会重获自由,但是又怎会马上离去。
  我紧紧地抱着大齐,越抱越紧,开始拼命地喊叫。
  “喂,起来喝酒了,别睡了!”“老子让你起来,没听见吗?快给我睁眼!”“快醒醒,怎么又喝醉了啊,心口都这么冷,又要我送你回家吗?不是让你不要喝那么多酒吗?”
  我猛地将他从地上抬了起来,可是大齐比我高,当我将他抬起来的时候却看见一个酒壶从他的口袋里掉了下来,轻轻地落在了地面上,发出“铛”的响声,不锈钢的酒壶是他后来买的,因为每次拽着个酒瓶太不方便了。
  我弯腰去捡酒壶,一边捡一边说道:“你看看你,连酒壶都不要了。要是丢了,还得买新的……”
  知识就在我弯腰的时候,他终于还是重重地倒在了地上,躺在了雨里,任凭雨水冲刷着他的脸,洗去他脸上的血迹,留下苍白的没有血色的脸,以及那空洞的眼神。
  我低着头,手指点在酒壶上,不敢抬头,可终究还是无法抑制心里的情绪。下巴开始抽动,深深地皱起了鼻子,眼泪顺着眼睛往下流,越来越模糊的眼睛,越来越看不清眼前的事物,哪怕只是近在咫尺的酒壶。
  “啊!啊!啊!”
  雨中的狂吼,无人打扰的世界,只有属于我自己的悲伤,和那本该在空气里消散却还停留在我鼻息间的酒香……
  猫仔,虎哥和荀彻组成突破小队,重新回到了对峙的房子,此时雨越下越大,他们到的时候路上一个人都没有。
  “苦毒婆婆不在这房子里。”
  虎哥低声说道,房子快速地被搜查了一遍,可是却没见到任何一个人影。
  “地上好像有血迹,虽然雨水冲刷了很多,但是四周墙壁上还是有血痕。好像发生过激战,你们看见万林了吗?”
  荀彻开口喊道。
  却在此时,他们听见猫仔低声地说道:“在这里……”
  虎哥和荀彻立刻走了过去,进了房子便看见正抱着大齐握着酒壶的我,我就这么坐在地上,一言不发,被雨水打Shi的头发和衣服,以及那张无神的脸。
  “大齐,怎么了?”
  猫仔急急忙忙走过去问道,低头一看,却见大齐胸口上的薄冰已经化开,露出了一颗空洞的心房,它一愣,看着我低声说道:“大齐,大齐死了……”
  虎哥和荀彻都围了上来,一瞬间没有人说话,我慢慢抬起头看着眼前的三个人,忽然微笑起来,一边笑一边说道:“是啊,死了,被杀了,就在我的面前……”
  只是笑的时候眼睛却还在流泪,虎哥轻轻地将大齐尸体拉了过去,沉默着没说话,荀彻回头看着,沉声道:“三族的联军已经攻占了重华殿,开始往这里会师。你快跟我们走,现在不是和它们硬拼的时候。大齐,大齐我们会背走,婆婆呢?”
  我扶着墙一点点站了起来,低声说道:“我让白起送她走了,你们也走吧,别留下了。”
  声音很轻也很虚弱,仿佛已经没有大声说话的力气。
  “别胡来,这一次三族所有的高手都到了。我们现在孤立无援,它们发动的是奇袭战略,猎妖人联盟那边也帮不上什么忙。等鲁前辈和魔心子前辈回来后,我们再想办法报仇。快走,晚了怕是就会陷入它们的包围圈!”
  荀彻一个劲地催我走,伸手拉住我的手臂,却看见我猛地举起手推开了他,他一愣,虎哥和猫仔也都是一愣。
  “你们走吧,我不走……”
  我低声说道,另一只手紧紧地握着大齐留下的酒壶。
  “你别犯傻,对方高层实力惊人,现在不是决战的时候,该退还是要退,我也想报仇,我也是大齐的好兄弟,但是现在不是时候啊!”
  虎哥对我喊了起来,我却摇了摇头说道:“现在就是时候,干娘对我说,男人不该只知道孝顺,还应该明白什么是有情有义。我的兄弟今天被杀了,我要报仇,不是等到实力更强的时候再报仇。我现在就要报,你们都给我滚蛋,背着大齐的尸体给我走!走!”
  我将三人推了出去,猫仔脸色凝重地说道:“那我留下来陪你,一起杀它们……”
  却见我猛地一把拉住了猫仔的手臂,低声说道:“如果我今天死在这里,你一定要给我娘养老送终。走吧,我意已决,你们带不走我的。”
  说完,魔气忽然爆发,身边的三人立刻惊退,被我往后逼了十多米。虎哥还想冲进来的时候却被荀彻一把抓住,雨里荀彻背着大齐的尸体,低声说道:“走,我们走!”
  虎哥一愣,回头吼道:“开什么玩笑?我们是兄弟,得陪着他一起干……”
  荀彻却大声喊道:“干什么?现在的我们就是他的累赘,你去和谁打?到时候如果倒下了是不是还得他来救我们?你以为这是帮忙,这他妈的就是捣乱。你对上三族上古高手能打几个?我们没本事,连帮忙都不行,你还不明白吗?不是万林逞英雄,不是他发疯了,他是在保护我们!因为大齐死了,所以他不想看见我们也死在这里,明白吗?虎子!”
  虎哥愣住了,猫仔则已经转身,一边往外走一边哭,一边哭一边喊道:“走啊,别留下了,别留下了……”
  雨里,我看着他们渐行渐远,雨里,长街上我坐在靠背椅,一只脚踩在椅子上,另一只脚轻轻地点地,抬起头看着灰蒙蒙的天空,右手握着不锈钢的酒壶。
  Shi哒哒的头发落在我的脸上,四周传来纷乱的脚步声,尸气,妖气,巫魂在空气里飘荡,我轻轻地举起手上的酒壶,壶里还有酒,喝起来带着淡淡的腥味。入口之后却传来暖意,我叹了口气后说道:“终于来了啊。”
  街道左右两边和对面的房顶上各自出现一个人影,左边是一个穿着黑色风衣拿着黑色棍子的老头,带着宽边帽子,右边是一个穿着白色长衫,中发,戴着单片眼镜的年轻男子,而在对面的房顶上,则是一个背着巨大棺材的大汉,有着墨绿色的皮肤和深邃的眼睛。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