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言情网-全本小说在线阅读

言情书坊

当前位置: 主页 > 恐怖灵异 >

血嫁 作者:鹀诺尔

时间:2018-12-24 09:32标签: 强强 相爱相杀 前世今生 恐怖
文案: 曾以为你是云游四方的士子,贞洁予你。 后来方知你是杀伐四方的将军之女,家国消弥。 为何今世,你还要害我,家破流离,百病缠身。 内容标签: 强强 恐怖 前世今生 相爱相杀 搜索关键字:主角:陈瑗、昭莘 ┃ 配角:水鬼 ┃ 其它: 第1章 梦魇 三月初
  文案:
     曾以为你是云游四方的士子,贞洁予你。
 
后来方知你是杀伐四方的将军之女,家国消弥。
 
为何今世,你还要害我,家破流离,百病缠身。
 
内容标签: 强强 恐怖 前世今生 相爱相杀 
 
搜索关键字:主角:陈瑗、昭莘 ┃ 配角:水鬼 ┃ 其它:
 
 
 
第1章 梦魇
 三月初的雪落定,陈瑗才褪掉裹了一冬天的军大衣,加了件厚毛衣,换上厚重的羽绒服,不减臃肿的从暖气弥漫的室内踱步出来,把半张脸尽缩进大一号的围巾里头,闷着嗓子直呼“都仲春了,这鬼天气怎么还那么冷?”
卢君爱看着女儿在y-in郁的日光下臃肿的背影,翻起了白眼:“真想知道你上辈子到底干了什么缺德事,这辈子活的那么惨!”
“我也想知道啊!明明自己五脏六腑的活蹦乱跳的,身体各项指标也与常人无异,却总是觉得自己身上冷,这么多年,搬了那么多次的家,全国各地却找不到一处能够感觉到温暖的地方。”陈瑗怀里揣着没什么实质x_ing作用的暖手宝,冷的上牙磕下牙,只能在心里恨恨的想着。
她这身上的寒气是从娘胎里带出来的,大夏天里热的满头汗也是连风扇都吹不得,稍吹点风,如坠冰窟的压迫感就会漫步全身,生不如死。
看了多少的医生,中医说,是生产时染的凉气,西医说,身体一切正常,应该是心理上的原因,建议去看看心理医生,就差去看看神婆了。
这前生今世,天生的命理就该找神婆去看看。
“我看你那么难受,要不今天就别去学校了。”
“那不行,昨天辅导员都已经开始劝我休学了,让我在家养好病再去,可是我这病,这么多年,什么时候好过啊!”陈瑗重重的叹了口气,拉长了脸,一副苦大仇深的样子。
卢君爱拉过行李,也叹了口气,和陈瑗两人并排往村子后面的公路走去。
这村子虽然不大,却因靠近旅游景区,所以人来车往的,晶莹的薄雪覆地也变成脏污污的一片。
从家门口到后面的公路不过一公里的路程,母女俩的裤脚已经s-hi了一片,陈瑗浅色的牛仔裤上也被溅的斑斑点点。
两人均不以为意,伸着脖子向公路的尽头张望着,直到看见一辆浅棕色色的大巴车驶过来,便知道那是开往市区的车。
车子离得越近,卢君爱越是担忧,
“要不还是我送你去吧。”
“别,这么近的路两个小时就到了,你送什么呀,等会把我送到学校,你自己还要坐车回来,又麻烦又浪费钱。”
为了治好陈瑗身上的病,她已经花光了所有的积蓄,终于有一天,资金再也撑不住了,卢君爱才明白,陈瑗这病,是怎么都好不了。现在陈瑗又上了大学,卢君爱只好卖了老家的房子,给她交学费,两人在乡下找了一间被人闲置的土房子,环境不错,租金也便宜,除了离陈瑗上学的地方远一些,其他都很好。
卢君爱一把拉住陈瑗直想往车上蹦的身体,忍不住,还是多念叨了几句:“别一上车就光顾着睡觉,钱收好了,有什么事给我打电话,出门在外不跟家里,没钱了要记得说,不要硬撑着。”
她还想再多嘱咐几句,看见陈瑗皱着眉头才算作罢。她心里也跟着烦躁起来,她并不想提到钱的事情,可数十年艰辛的生活早把那个“视钱财为身外之物”的大小姐磨砺成了一个分毛必争的市井妇人,她贫穷才会把钱牢牢地挂在嘴边。
年轻就是好啊,陈瑗和她年轻的时候一样,也极讨厌“钱”这个字眼,似乎这字能让一个人变得俗不可耐。
“妈,我又不是第一次出远门,你就放心着吧,”陈瑗也觉得自己态度不太好,立在车旁看着母亲把笨重的行李箱塞进大巴的底部,继续说道:“你自己一个人也注意点,要按时吃饭,村子里的活能不去就别去了,那么累给的钱又少,我自己在校外给人家代课,能挣够自己花的。”
车上的司机师傅,静静的看了这对母女一会,刚准备催促的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
这年轻人啊,只有在真正离开家的时候,才会温顺的像个孩子,又懂事的像个大人。
“我上去了,你也快点回去吧,到了我会给你打电话的。”陈瑗摆了摆手,蹭蹭蹭的爬到车上,对司机师傅道了谢,往后面的空座位上走去。
等到车开远了,卢君爱才有些落寞的回到那个空荡荡的房子里面去。
 
一上车,陈瑗就睡得昏天暗地,不知今夕何夕,卢君爱的嘱咐算是一句都没听进去。卢君爱也是,一回到家,就坐在电视机旁,弓着背,眯着眼,把一条一条的红绳编成手串,再穿上桃木刻的船,帆,生肖等,不同的桃木刻件便赋予了每条手串不同的意义。
这一条手串的售价是30块钱左右,成本很低,利润大,却十分的耗眼,坐不了半个小时,眼睛就会酸胀的难受,这也是陈瑗不希望母亲做这个主要原因。
母女俩人,叮嘱起对方都是啰里啰嗦的一大套,却谁也不把谁的话放在心上。
陈瑗这个一上车就睡觉的毛病到高中的时候才有的,那时候在电视上看到“坐车是个很累的活动,不宜看手机,看书,闭目养神是最好的。”本着对自己负责任的态度,陈瑗每到车上,习惯x_ing的闭眼“休息”一会。
最近气温回升,大巴车上便没有开暖气,陈瑗睡得并不安稳。她半躺在座椅上,身上冷的厉害,这寒气不是从脚上起的,像是有人拿了冰块压在她的胸口处,掠夺着她身上微薄的热量,又压得她无法动弹,如坠冰窟也不过如此吧。
她又梦到了那团雾,那片树林,那个人。
一团一团浓重的化不开的雾气里,叠嶂迂回的林子深处,一个身着喜服的女子,却着男人的玉冠,将头发高高的束起,像块精致的琥珀,嵌在树木里。
陈瑗一步一步向前走去,想要看清楚那琥珀里的美人。她伸出手,手指刚刚碰到那美人的喜服,就被美人骤然睁开的双眼吓了一跳。
那双眼睛里的瞳孔是血色的,一动不动的看向陈瑗。
“你来找我了?”
“什么?”陈瑗觉得莫名其妙,忍不住问道。
那美人却像精疲力尽一般没了回答的兴趣,沉沉的闭上了眼,过了许久,才低低地念到:“你来找我了……怎么这么久啊?”
陈瑗站在原地,不知该如何作答。
“扑簌——扑簌——”像是野Cao破土而出的声响,陈瑗的双脚被柔软的Cao藤缠住,顺着小腿一路向上。
“既然来了,就别再走了吧。”商量的语气,却将她身上的藤越缠越紧。直至陈瑗发出不适得轻哼,才稍松了松。
“你是谁?快松开我。”陈瑗拼命向身后望去,浓雾里有人在殷切的呼唤自己。
“呵,你那口孟婆汤喝的倒是痛快,这么快就把我忘了吗?”她却突然睁开双眼,瞳孔依旧是血红色,衬着她那身大红喜服越发的诡异起来。
陈瑗感觉到了害怕,一声“救命!”卡在喉咙里却怎么也喊不出来。只能惊惧地瞪大双眼看着半男半女的美人从那有着千年寿命的古树里飘出来,飘到她的身旁,撩开她身上的喜服。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