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言情网-全本小说在线阅读

言情书坊

当前位置: 主页 > 恐怖灵异 >

魔道之祖 作者:幽冥书生(上)

时间:2019-01-06 09:02标签: 甜文 快穿 异能 系统
文案:重生归来,白沫寒是他沐风辰捡回来的疯子,不允许他人随意欺辱。 而当白沫寒看到日思夜想的面孔的时候,他却赖在他身边,不肯再离开半步。 我这药王谷如今风雨摇摆,已不能护得你周全,你走吧!别再回来了 凭什么?当初你把我捡回来的时候,都没问过我
 文案:重生归来,白沫寒是他沐风辰捡回来的疯子,不允许他人随意欺辱。
  而当白沫寒看到日思夜想的面孔的时候,他却赖在他身边,不肯再离开半步。
  “我这药王谷如今风雨摇摆,已不能护得你周全,你走吧!别再回来了……”
  “凭什么?当初你把我捡回来的时候,都没问过我是不是愿意,现在我走还是留,可就由不得你了。”
  “你……”
  “好了,别生气了,任凭它刀山火海,还是黄泉陌路,只要有你,又有何惧……”
 
 
第一章 再无宁洛溪
  宁洛溪你在哪儿,已经千年了,这千年我踏遍了三川五湖,为何还是没有半点你的踪迹,你当真不愿意再见我了吗?
  ……
  城外竹林内一男子手拿一坛酒,大口大口的喝着,试图将自己灌醉,眼中忧伤,难以掩盖,四周除了风吹竹叶瑟瑟声,便是一片孤寂,让房顶上的人,显得更加的落寞。
  酒喝到一半,突然从天而降一群人,将整个竹屋团团围住,“白沫寒,今日,就是你的死期。”冲他吼着的,便是当今五大家族之首,墨家,还有紧跟其后的分别是北岳王家、南阳宫家、晋陵冢家,姑苏宇家,虽然,已经过了千年了,可这五大家族,对追杀他这件事情,还是一样的执着,即便是已经换了一代又一代人。
  原本心情就欠佳,现在,还突然被人无端打扰,白沫寒心中不爽到了极点,可却也没有任何动作,只是侧头看了一眼,下面这群虎视眈眈的人。
  这样子的场景,让他一下子想起了,让宁洛溪消失在人世间的那个夜晚,这种场景,是何等的相同,只不过,这一次,他的身边,再也没有了宁洛溪。
  那晚灯火通明,将整个竹林的给点亮,五大家族的人,同样的将竹屋团团围住,并让宁洛溪交出白沫寒便可以当过往的事情都没有发生过。
  竹屋内一白衣男子手握长剑,一脸杀气的盯着房门,听到外面的话后,更是冷笑一下。
  见已无退路,白沫寒上前,“洛溪,将我交出去吧!犯了如此大错,他们是不可能放过我的,你为我做的,已经够多了。”
  宁洛溪听后,将他护在了自己身后,才温柔的开口道:“你无半分错,我说过,有我在,定护你一世安稳。”
  “可是你知不知道,你与之为敌的,不是普通的人,而是闻名世间的五大家族,在这样子下去,你就完了。”白沫寒盯着宁洛溪强大的后背,痛苦的吼着,眼中闪烁着,丝丝泪光。
  “与天下为敌,那又何妨,我要的,不过是你好好活着,所以,不管是谁,若敢伤你分毫,我必百倍奉还。”宁洛溪的话,一字一句,清清楚楚,容不得半点质疑。
  见两人没有动作,五大家族的人,也终于等不及,发起了进攻。
  门一破,这个从未拔过剑,就可杀敌一千的天之骄子,宁洛溪,终于拔了第一次剑,只为护他周全。
  一夜之间,尸横遍野,宁洛溪原本雪白的衣服,已被鲜血染红,月亮下的他,像一个天生嗜血的魔鬼,让人看了,心中不免一震。
  五大家族,四家皆死于他之手,唯独无法对自家人动手,所以,在开战时,他已将宁家人,挡在了结界外。
  看着满手的鲜血,宁洛溪抬头,留下了第一滴悔恨的眼泪,犯下如此大的错,他自知已无力回天,自己的下场可想而知,可是,这一切,他都无可奈何。
  战斗结束,宇洛溪手一松,将剑c-h-a在了地上,转身向门前的白沫寒走去,每走一步,他跟他相见的机会,就少一次,因为,他心中早已打定主意,要为自己的罪过,赎罪。
  “宁洛溪。”白沫寒木纳的叫出他的名字。
  他抬手,原本想摸他的头,可这一抬,看见上面占满的血,他只得冷笑一下,将手放下,因为,他不愿意,他染上这肮脏的鲜血。
  放下手后的宁洛溪苦笑着,看向这片竹林,“从此以后,便没人能再伤你,只是,我最爱的这紫竹林,今日,却不在干净。”
  “你若是爱竹,我为你再种一片,便是了。”白沫寒连忙一把抓住宁洛溪的手,从脸上用力的挤出一丝微笑。
  突然,一支不知道从那儿s_h_è 出来的箭,直接穿透了宁洛溪的心脏,血债一下子就溅再了白沫寒身上。
  这样子的结局,宁洛溪早已知晓,所以,在倒下去的那一瞬间,他也释怀了,嘴角留下微微的笑容,这对他来说,是最好的结局。
  看到宁洛溪在自己面前倒下,白沫寒一下子跪在地上,眼泪不争气的流了下来。
  双手慌乱的试图为宁洛溪止血,却被他虚弱的手,给紧紧握住,看着他在自己的面前,流泪,他又何尝不心痛,只是不能再陪他了。
  “答……答应我,一定不……不要报仇,忘了我,好……好……”宁洛溪还没说完,便走了,为了不让白沫寒守着自己尸体伤悲,在最后一刻,宁洛溪便已激发能力,将自己震得魂飞魄散,一丝头发,都没能给他留下。
  看着消失的宁洛溪,满地的尸体,还有那些火光,“啊……”白沫寒仰天大叫,这一刻,他疯了。
  他后悔了,他恨自己为什么没能变得强大,为什么不听宁洛溪的好好修炼,才眼睁睁看宁洛溪死去,若是他有宁洛溪一半功力,他定不会让他消失。
  紫竹林一战一夜之间传遍了天下,这等惨状,让人听后,都只觉得背后一阵发凉。
  可是,想杀白沫寒的人,也越来越多,没有办法,他只得躲进洞中修炼,一躲便是一百年。
  这一炼世间便再无他对手,可是,他却没有任何复仇的想法,他唯一的念想,便是踏遍山川五湖,将宁洛溪飘散的灵魂,从新找回,为他重新修身,可是,他这一找,便是千年,却也毫无头绪。
  白沫寒起身,将酒瓶从房顶滑落,y-in深的看着下面的人,“这里,是他最爱的地方,别让你们的血,玷污了这里。”
  白沫寒说着,一个轻功就突出了层层包围,往乱葬岗方向而去,五大家族之人,也紧跟其后。
  想当初白沫寒被人陷害,无人信他,唯有宁洛溪,既然,世人都说他是魔,那他何不成全了他们。
  这千年他除了思念和寻找宁洛溪外,便只跟鬼魅为伍,而他杀的人,若是堆起来,那白骨都可成山了。
  自从宁洛溪死后,他杀人,从未手软,是的,他变了,他彻底成魔了。
  一到乱葬岗,便一阵一阵y-in气袭来,还有各种各样的声音,满林的乌鸦也瞬间全部尖叫着飞起,像是一种死亡的声音。
  在这种氛围的驱使下,五大家族带领的弟子,皆都慌了神。
 
 
第二章 魔君死了
  “大家莫慌,不就一群死人吗?只要我们同心协力,没有畏惧之心,定能胜他。”墨之痕开口,便稳定了人心,墨之痕,墨家年轻一辈最具能力之人,当今天下,还没人能胜得过他,所以,他把白沫寒,当作他唯一的对手,这几年来,从未放弃,对白沫寒的追赶。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