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言情网-全本小说在线阅读

言情书坊

当前位置: > 恐怖灵异 >

有妖 作者:晓梦致幻生(二)

时间:2021-06-09 20:28标签: 天作之合 近水楼台 灵异神怪 都市异闻
第63章 r.ì常
  也不知道是怎么想的,顾银盼突然拍开了唐九容的手,说:“不要摸我的头。”
  这么说完后,她立刻开始后悔,想着她怎么会说出这样的话来。
  大概是因为心跳的太快,连头皮都开始麻起来,于是下意识地想要先停止这样的异样心理。
  可是这样说之后,她又分明知道这不是自己的真心话,于是生起自己的闷气来,转身跑开了。
  唐九容不以为意,坐在床头,拿出手机。
  顾银盼见唐九容比起自己来,要淡定从容的多,心中不平衡起来,严厉道:“怎么还不修炼,快开始修炼!”
  唐九容惊讶:“我刚点了外卖……”
  顾银盼道:“我的外卖又不是你的,你还不快点修炼,那么久了还没筑基,果然是个废物。”
  唐九容习以为常,并不生气,见顾银盼怒气冲冲,反而想到自己或许得先转移一下话题。
  于是她说:“今天是你的原型么?”
  顾银盼说话还挺冲:“这不是显而易见的么。”
  唐九容回想了一下晚上看见了巨兽,露出感慨的神情来。
  顾银盼见唐九容脸上有动容神色却又不说话,顿时抓耳挠腮的想问唐九容怎么看待她的原形,但唐九容又长久地不说话,她终于还是主动追问道:“我的原形如何,是不是相当的威武霸气?”
  唐九容点头。
  她其实是在想,顾银盼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往常她好奇心极其有限,这会儿却不得不承认,她对顾银盼到底是什么起了强烈的好奇心,小猫咪的形态显然没有什么参考价值,然而原形她又确实没有看清。
  直接问么?这个念头出现在脑海中,却又很快被驳回了。
  若是顾银盼愿意说自己的原形是什么,恐怕早就说了,现在她没有说,自己要是问的话,说不定会让对方生气。
  她看了眼顾银盼,见对方眼睛亮亮地看着自己,心里忍不住开始想,有生之年,她应该能看到顾银盼完全恢复?那个时候,她一定会告诉自己她到底是谁了。
  顾银盼仰着头的样子就像是一只懵懂的小兽,唐九容的手指又蠢蠢欲动,想要伸手去摸摸她毛茸茸的头发,不过忍住了,将双手放在了膝上。
  顾银盼又说:“要不是原形不太方便,我原形的能力,也不输给渺渺。”她本来还想加上季满庭,可是转念想到自己都不知道季满庭的深浅,这样说就太夸张了,就把话咽了回去。
  唐九容听到这话,却想起她一口吞了陆定美的情形。
  她顿时有点不自然了,无论陆定美其实是个什么东西,她毕竟是个人形物体,里头有血r_ou_,有骨骼,恐怕得嚼嚼才能咽下去,她盯着顾银盼的嘴巴,那嘴巴泛着淡淡的粉色,不薄不厚,嘴角微微上翘,形状优美。
  唐九容忍了又忍,还是说:“银盼,去刷个牙。”
  顾银盼道:“我待会儿还要吃夜宵呢。”
  唐九容不说了,她担心说多了,顾银盼就看出自己是在意在意她吃了妖怪的缘故。
  如果吃妖怪是她的本x_ing,且是符合她的“常理”的事情,自己无论如何都没有立场去阻止和嫌弃。
  更何况,嘴里到底吃了什么,也是顾银盼自己的事嘛,她又不会和顾银盼的嘴产生什么互动。
  ……反正外卖也是各吃各的。
  这么一想,唐九容就不说什么,开始修炼了。
  顾银盼见唐九容闭眼,偷偷抬起手来,捂着嘴巴呵了口气。
  ——有口气?
  可是闻了闻,也没有,今天晚上虽然吃了血食,但是于她而言不过事塞牙缝的东西,不可能让她产生什么口气才对。
  过了一会儿,外卖来了,顾银盼下楼拿外卖,见季满庭躺在沙发上,正在看电视。
  她拿了外卖要上楼,季满庭开口道:“今天晚上你捡了我的漏,是不是该谢谢我?”
  顾银盼翻了个白眼道:“你让她跑了,我还没说你是个废物呢。”
  季满庭笑着看着她,半晌,道:“那么快就金丹了,不愧是……”
  她说了一半,没说下去,继续道:“你有我送你的丹药,其实不用继续猎妖。”
  顾银盼昂首道:“我是妖,妖有适合妖的办法,你不要管。”
  她说完便往台阶上迈,却又听见季满庭说:“你确实是妖,可是,九容是人啊……”
  听到这话,顾银盼的心里莫名升起一股烦躁之情,气冲冲道:“你是什么意思?”
  季满庭见顾银盼生气,摊了摊手,不说话了。
  顾银盼就重重踩着台阶上楼,到了最后几阶,才想起唐九容正在修炼,自己这样可能会打扰到她,把脚步放轻了。
  但是她转念又想,自己为什么非得担心唐九容修炼的好不好,她好多年没有为别人着想了,以至于花了好长一段时间才想起来,这样的行为是叫做“迁就”。
  她打开房门,看见唐九容盘腿坐在蒲团上,她的长发便落在了地上。
  唐九容的脸上总是面无表情,顾银盼却能看出来,对方眼神里所透露出的细微变化。
  刚才唐九容叫她去刷牙的时候,似乎有点纠结。
  顾银盼已经想明白了,季满庭说的不错,唐九容是人,说到底,她大约是不会认同自己猎妖的行为是正常的,她会觉得自己吃了生的血r_ou_,该刷刷牙才对。
  或许就不该吃。
  顾银盼去了卫生间,刷了个牙。
  可是她刷牙的时候,心中翻涌起奇怪的酸涩,这酸涩一直蔓延到了脸上,让她的鼻子眼睛都开始酸涩,她眨了眨眼睛,为这陌生的感觉陷入了茫然。
  ……
  第二天一早,夏柠和白家霈就走了。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