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言情网-全本小说在线阅读

520言情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网游竞技 >

反撩[电竞] 作者:茶暖不思【完结+番外】(下)

时间:2020-02-27 19:26标签: 甜文 都市情缘 豪门世家 竞技
第47章 天旋地转翻了个身,那人下一秒就将她的话堵了回去。 她突然发觉,他们刚才的对话那么熟悉,似乎之前她喝醉的时候也还没来得及想明白,脑子嗡嗡的,所有思绪都被他瞬间吞没。 他在她温软的唇上,像是逃脱囚禁的野兽,放肆狂野。 她想起来了,这是自己
第47章 
  天旋地转翻了个身,那人下一秒就将她的话堵了回去。
  她突然发觉,他们刚才的对话那么熟悉,似乎之前她喝醉的时候也……还没来得及想明白,脑子嗡嗡的,所有思绪都被他瞬间吞没。
  他在她温软的唇上,像是逃脱囚禁的野兽,放肆狂野。
  她想起来了,这是自己上回喝醉的时候,想要看的他的样子。
  后来身下的人似乎并没有抗拒,太过温顺,他才像是逐渐找回了理智,动作慢慢变得轻缓。江迟修捏住那人手腕,挪到枕边按住,慢慢放开了她的唇。
  他眸中似有火焰燃烧,短发微乱,一缕碎发垂落额际,平添了分狂狷。
  江迟修低着头,目光定定凝着身下的人,像是在探寻她不躲避的原因,明明那天她是抗拒的,躲着他玩了一夜电脑,像是害怕他,不敢说,但是今天,她怎么这么乖,乖得让人心软。
  姜颜有点缺氧,缓了好久才平复了呼吸,她的肺活量有这么低吗?
  “姜颜……”凝了她半刻,他慢慢低下头,鼻尖碰上她的鼻尖,声音极度沙哑。
  “……嗯。”
  被他沾染浓郁情意的嗓音低唤,姜颜很轻易地就沉溺在了他深邃的眼眸里,不由自主轻轻答应了声。
  他发烫的鼻息喷洒在她脸上,暖光照在他的睫毛上,落下半盏y-in影,“可以吗?”
  她呼吸一窒,脑子瞬间空白,声音微弱:“什、什么……”
  缓缓松开了她的手腕,江迟修敛眸,他的掌心抚上她的脸,沉哑:“我要你。”
  刹那间,姜颜猛得心跳很快。
  他的眼底虽有酒后泛出的丝红,但看着她时却毫无浑浊的迹象,反而更深沉坚定了,她忍不住怀疑:“你……你真的醉了吗?”
  她突然戒备地微嘟嘴唇,江迟修唇边扬起一抹淡淡的笑痕,真假难辨,“嗯。”
  姜颜刚心生他在装醉的念头,那人突然侧了侧头,慵懒阖眼,呼吸落到她的耳边,话语似是蛊惑:“在一起好吗?”
  姜颜没想过他会突然这么说,一时间吃惊得连话都说不利索了:“修、修神……你是在……表、表白吗?”
  江迟修闻言,突然惩罚x_ing地在她的耳垂咬了一口,她低低嘶了声,瑟缩了一下,耳垂在他的齿下有点疼还有点麻。
  他的语调听着有些生气:“我在追你,你都没感觉到?”
  姜颜刹那间茫然了,缓了好半天才反应过来,咽了咽,诚实地摇了摇头。
  江迟修撑着身子瞪了她一眼,沉重地呼吸了下,伸手捏住了她的鼻子,溺爱又无奈:“笨。”
  一憋气,她的脸瞬间胀红,抗议了两下那人才放开,舒了舒气,姜颜抿着嘴嘀咕:“是你说你的事跟我没关系的……”
  江迟修矢口否认:“我没说。”
  ???怎么可以耍无赖?姜颜咬了下唇,微恼:“你说了!”
  他面不改色凝视她:“我没说。”
  她皱眉,执着:“说了!你还三天没理我,你……”
  江迟修不跟她废话,俯身再次堵住了她的嘴,她的喋喋不休都变成了轻声的呜咽。
  呼吸薄弱喘不过气,男人才将她放开,黑眸泛着浓重的深谙,炽热的视线不偏不倚和她对视,一字一句:“我没说。”
  他的目光像是警告她,回一句他就吻一次,蓦地脸红心跳,姜颜哼唧了声,不说了。
  “不是要上我吗?”江迟修牵住她的手勾上自己的脖子,俯下身,那人凑近她的侧颈窝,边亲咬边沙哑低哄:“给你上。”
  “!”这人、这人,还偷看她微博…………
  突然好像回到了三天前那晚,颈侧处那人一下又一下的触感,让她几乎无法思考,姜颜下意识搂紧了他的脖子。那人的手也逐渐开始造次,手心似烧着火,室内的温度很高,仿佛七八月份的夏天那样闷热。
  七八月份的夏天,是汗流浃背的高温。
  姜颜浑身轻颤,觉得自己该说点什么,声音却低如猫叫:“……要洗澡吗?”
  谁知那人一听,似乎很不满,手中力道一重,在她耳边低吼了声:“不许洗!”
  “……”
  某人大概是对洗澡和黄金矿工有了y-in影。
  姜颜想到这里,忍不住轻笑出了声,倏地,喉咙间的气音急刹住,那人就地正法一般,吮住她的唇。
  仿佛从冰窖跌入水雾缭绕的温泉,比温暖更暖,又似一壶清酒浇在心上,那人的动作愈发造次放肆,姜颜只觉得意识都不是自己的了,身子逐渐放软,依偎在他怀里,在他的引领下,温顺又配合。
  闻到的不是她常喝的红酒味,大约是啤酒。啤酒度数很低吧?他是不是在装醉?思绪凌乱地想着,她不知道自己的衣服是什么时候被他丢到了地上,而他那件白衬衫也不知是什么时候敞开着了。
  她在想,现在窗外的空气一定很好。
  她想到自己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是在理发店吗?或许更早?柔暖的灯光被关掉了,皮带的金属扣那声啪嗒的清响,在这寂夜里听得人心神恍惚。
  漆黑一片,什么都看不见。
  好希望外面下个雨,至少有些声音转移自己的注意力。从没经历过这事,难免羞窘,但更多的是恐惧。姜颜害怕地紧扣住他的肩膀,枕在他肩上,听他隐忍又宠溺地哄着,额上是细细的一层汗,最后他说了声乖。
  “要抱抱。”
  “乖一点,去躺着。”
  “那你亲亲我。”
  “你亲我……我就去躺着。”
  ……
  “姜颜,你想清楚,如果现在要走,我当你没来过。”
  脑中突然似灵光闪过,那天的话瞬间就想起来了,原来他不是那个意思,他是在征求她,他是在怕她后悔吗?都还来不及多想,那人又在她耳边轻喃了声颜颜,姜颜想侧过头去看他,下一刻啊了声就冲出了喉咙。
  她眉毛拧得很紧,开始哭,也许是在哭自己犯的蠢。她一哭,那人倾身亲去她眼角的泪花,温柔轻哄。
  外头夜色越来越深,里头是初涉云雨,床脚摩擦着地板,他一遍又一遍地喊她,渲染着一室的温存和甜腻。
  天已经很亮了,床很柔软,姜颜习惯x_ing想翻个身继续睡,却被身上的酸胀感激了个清醒。她愣愣睁开眼,盯着素洁的天花板懵了好一会儿,才慢慢思绪回温。
  这是他的卧室,他的床。
  “……”姜颜蓦地侧头,和那天一样,床边没有人,但这次,似乎还留有丝许余温。
  她倏地捂紧被子坐起,视线探了一圈,不见自己昨天的衣服,但在床头柜上,整齐叠放着一条红白裙子。
  是他送的那条,上回在基地时,换在了他的房间里,一直没带回来,但是没有里面的内衣物可以换呀……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