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言情网-全本小说在线阅读

520言情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武侠修真 >

锦若安年 作者:酌颜(六)

时间:2019-11-19 10:25标签: 古典架空 古代言情
莫让人看出了端倪。若是果真如冯仑所言,便这么办。他凑到邵谦耳边,低语了两句,声音压得极底。 邵谦听罢,却是亮了一双眼,末了,朝着他一竖大拇指,这才转身快步而去。 洛霖,去请袁世子,四海钱庄让他去。 是。洛霖应了一声,倒是不怎么意外他家公子将到
莫让人看出了端倪。若是果真如冯仑所言,便这么办。”他凑到邵谦耳边,低语了两句,声音压得极底。
 
    邵谦听罢,却是亮了一双眼,末了,朝着他一竖大拇指,这才转身快步而去。
 
    “洛霖,去请袁世子,四海钱庄让他去。”
 
    “是。”洛霖应了一声,倒是不怎么意外他家公子将到手的功劳拱手让人,却没有急着走,“公子呢?预备亲自去一趟松竹小筑?”
 
    燕崇沉敛下眸色,“只能我去。”
 
    话落,他便已经大步而去。
 
    到得诏狱门口,已有人候着,抖落开了一袭斗篷为他系上。燕崇则从另外一人手中接了缰绳,纵身上了马背,便是纵马疾驰而去。
 
    松竹小筑就在皇城最西侧,有独立的门禁,算是城中城,守备森严。
 
    正是前段时r.ì,永和帝下令关押叶准之处。
 
    叶准已在松竹小筑中,过了数月。
 
    燕崇从未去见过,今回,却不得不去。
 
    谁知,才没走上多久,便见得暗夜之中,某个方向,火光冲天。
 
    居然恰恰好,正是松竹小筑的方向。
 
    燕崇暂且勒住马儿,神色有一瞬的惊愣,下一瞬,便是一咬牙,冲着火光之处策马而去。
 
    着火的,果真是松竹小筑。
 
    燕崇到时,进进出出的,全是人,正忙着救火。
 
    他打眼一望,浓烟卷来,只能瞧见人影幢幢。进进出出,忙乱不堪。
 
    他脸色铁青,随手揪过一个禁军,狠声问道,“怎么会起火?叶准人呢?”
 
    那人恍恍惚惚见得他身上的飞鱼服,吓得白了脸,哆嗦着嘴唇道,“不......不知道。许是还在屋里呢吧,屋门上了锁,出不来的。”抬手颤巍巍地指向火光与浓烟最盛之处。
 
    燕崇将他扔开,大步走了进去。
 
    到了方才那人所指的地方,却只见得冲天的火光已是将整排屋子吞噬,转眼,那屋子已是烧成了空架子。
 
    
 
 
------------
 
第476章  真假
 
    半个时辰后,火,终于被扑灭了。
 
    屋子只剩一个空架子,当中的一切,已是付之一炬。
 
    内侍从里面抬出来两具尸体,已经烧成了焦炭,面目全非。
 
    燕崇低头望着木板上的尸体,僵硬着一张脸,“确定是叶准吗?”
 
    那些个奉命看守松竹小筑的禁军知道这回失职必然会受到重罚,正怕得不行,听得这话,忙道,“一向都是如此的,晚膳后,便锁了门,门内,只留一个小内侍伺候。”
 
    也就是说,这只能勉强看得出一高瘦,一矮胖的两具尸体,便是叶准和那个照顾他的小内侍了?
 
    禁军见他问完了话,便只是站在一边,望着那两具尸体发呆,便抬了抬手,示意将人抬下去。
 
    燕崇却突然有了反应,“慢着。这人......”目光往那两具尸首一瞥,眼眸略略一深,“先送去镇抚司衙门。”
 
    天际,隐隐传来两声闷雷。
 
    快要清明了,今年这ch.un雨,却是迟迟不至,怕是今夜也只是拉好了架势,却不肯下雨。
 
    晟哥儿早已睡熟了。
 
    裴锦箬却是紧了衣裳,站在窗口,眺望着窗外夜色。
 
    这段时间,凤京城风云突变,燕崇已经十多r.ì未曾回府,不过,方才带了话回来,今夜,必定是要回的。
 
    虽然已经这个时辰了,但他对她承诺过的事儿,从未失信过,他今夜,必是要回来的。
 
    这么多r.ì不见,她心里挂念得紧,无论如何,也要等着他。
 
    终于,一阵熟悉的跫音传来,紧接着,门被推开,有人走了进来。
 
    一身暗色金绣的飞鱼服尚未除去,可不就是燕崇吗?
 
    “你回来了?”裴锦箬忍不住翘起了嘴角。
 
    燕崇堪堪抬起眼,便见得她立在窗边灯下,一双点漆般的眸子被欢喜染得透亮,心头的y-in郁,刹那间,好似也被这光亮驱散了大半,涌起一股难言的酸涩。想勾起唇角,回她一笑,却觉得嘴角僵硬得厉害,哪怕是轻轻一扯,也是牵强,只得,低低“嗯”了一声,那声气里,却也透出了两分闷。
 
    裴锦箬自然察觉了他的不对劲,悄悄敛了笑。
 
    他往r.ì里回府,不管多晚,也会先换下这身衣裳。
 
    他常在诏狱之中来往,那血腥与y-in郁之地,他自己尚且不习惯,自是不会带到她跟前儿来,这是他一直以来的坚持。
 
    尤其是她刚刚怀孕时,那唯一一次因心急而忘却了此事,害得她吐了一场,之后,他便再也没有忘过。
 
    可今r.ì,他却又是这样一身装束,到了她跟前。
 
    她走到他身边,抬起头看他,“出什么事儿了?”
 
    他低头望着她的眼,平静而温和,好似能包容一切。
 
    他喉间微微哽噎,却终究还是开口道,“入夜时,松竹小筑走了水,火烧得很大.......”
 
    松竹小筑?裴锦箬心口一紧,“是叶准......”
 
    燕崇黯下双目,“人抬出来时,已是成了焦炭......”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