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言情网-全本小说在线阅读

520言情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武侠修真 >

锦若安年 作者:酌颜(五)

时间:2019-11-19 10:27标签: 古典架空 古代言情
,属下这会儿是急着回来找庄老,方才那位李大n_ain_ai这回是真的难产了,怕是不好,等着庄老去看看,能不能救命。 丁洋之前也在暗处,对李宅里发生的事儿也都看在眼里,如今事态紧急,也顾不得其他,便是迭声道。 果真难产了?靖安侯急问,想起方才自家在李
,属下这会儿是急着回来找庄老,方才那位李大n_ain_ai这回是真的难产了,怕是不好,等着庄老去看看,能不能救命。”
 
    丁洋之前也在暗处,对李宅里发生的事儿也都看在眼里,如今事态紧急,也顾不得其他,便是迭声道。
 
    “果真难产了?”靖安侯急问,想起方才自家在李宅里的闹剧,想起那个临产的妇人当时的模样,或许,也还想起了一些别的其他的东西,靖安侯的神色一瞬间变了。
 
    “侯爷,属下急着去寻庄老,便先告辞了。”丁洋匆匆拱手要走。
 
    “庄老还未回府。”靖安侯道。
 
    “啊?庄老还没有回来?”丁洋这下急了,那怎么办?
 
    李宅之内,灯火尚通明,可房内,季舒雅的痛呼声却是渐渐低落了下去。
 
    裴锦箬坐在外厅中,手掌轻贴在腹间,面上看着沉静,可面色却是一点点苍白了下去。
 
    一杯热茶被递到了手边,她抬起头,看见了尹氏沉静的面容。
 
    “世子夫人,喝杯热茶暖暖身吧!”如今,虽已入了三月,夜里却还是冷,何况,因着心中惊悸,裴锦箬的指尖都是僵的,脸色很不好看。
 
    “多谢。”开口时,才觉得嗓音暗哑。裴锦箬伸手接过了茶碗,将那茶碗捧在手中,热气从指尖一直蔓延到了心底,她终于有了些力气。
 
    抬眼望着前方门窗上映出的晃动不止的人影,她终是道,“该往猎场去报个信。”
 
 
------------
 
第381章  j_iao锋
 
    裴锦箬这一句话,不只是让尹氏一怔,惊望向她。就是站在身边,一直沉默地望着前方的季舒玄亦是身躯一震,片刻后,才转头望了过来。
 
    裴锦箬深吸一口气,迎上这夫妻二人的目光,稳声道,“若是有个万一......总要让舒雅姐姐见叶准最后一面。”这话,她说来,何尝不是字字艰涩,却又不能不说。
 
    季舒玄沉敛下眸色,她说的是让季舒雅见叶准,而不是让叶准来见季舒雅。
 
    说到底,他们都清楚,季舒雅心中,仍然未曾放下那个人。
 
    哪怕是为了她.....有些事,确也不得不做。
 
    今夜无星无月,天色暗沉,彤云密布,迎面吹来的风,带着些许凉沁的潮意,夜里怕是会落雨。
 
    通往凤京城的官道上,有一行车马正趁着夜色赶路,马蹄的哒哒声和车轱辘转动的声响,j_iao织在一处,踏碎了暗夜的静寂。
 
    车帘被人掀开,里面透出青年男子清雅的嗓音,带着些许低弱,“长夜漫漫,路途无聊,燕世子一路沉默,可是不愿与叶某闲话?”
 
    燕崇高居马背,闻言,侧头往下一望,透过半掀的车帘,恰恰望见了马车铺陈的软褥上仰卧的男子,一身病弱的苍白,在大氅的拥围下,显得更是羸弱,偏一双眼睛,却是湛湛矍铄,含着亮光,敛着锋芒。
 
    燕崇轻轻一哼,别过了视线,“叶大人今r.ì救驾有功,身上又受了伤,还是好生休息吧!若是加重了伤势,燕某怕是在陛下跟前难以j_iao差。”
 
    “燕世子似乎对护送叶某回京这件差事有些不满?”叶准挑起轩眉。
 
    “叶大人倒甚是高兴,是了,燕某险些忘了,李大n_ain_ai近r.ì怕是就要临盆了,叶大人心中放心不下也是自然。说起来,叶大人这伤,受得还真是时候,且一举两得。救驾有功,陛下待你又信重两分,又可以名正言顺从猎场退开,回到凤京城,守在李大n_ain_ai身边,公私兼济。燕某平生未曾对什么人心悦诚服,倒是叶大人之谋算,每每总让燕某不佩服得五体投地都不成啊!”燕崇语调里的嘲讽,丝毫不加掩饰。
 
    叶准却也不恼,好似当真心情甚好一般,嘴角甚至轻轻勾起,“难不成,因叶某之故,燕世子也可回凤京城见见世子夫人,燕世子不高兴?”
 
    燕崇抿住了唇角,别过头去,没有回话。
 
    叶准歇了片刻,又笑问道,“燕世子以为,陛下何故钦点阁下送叶某回京?”
 
    “陛下的意思,我可不敢妄加揣度。”燕崇语调平平。
 
    叶准却丝毫没有到此为止的意思,“明人面前不说暗话,燕世子聪明绝顶,对陛下又很是了解,这般明显的意思,叶某可不信燕世子看不明白。”
 
    “那又如何?”燕崇高高挑起轩眉,“陛下用意固然是好,只我与叶大人却注定要让他失望了。难道叶大人觉得,你我之间,只需多多相处,便可和平共处了么?”
 
    叶准还是微微笑着,可目光却是凉薄。
 
    燕崇亦是勾起唇角,眸色沉定而坚稳,“不可能的。往后,叶大人自做你的国之肱骨,陛下信臣,而燕某,自有自己的路走。你我之间,各凭本事。”
 
    “燕世子打定了主意与叶某不死不休。既是如此,这不是燕世子将叶某除之而后快的好机会吗?这周围的侍从,可全是燕世子的亲信,而叶某,只有一个侍从而已。”叶准笑道。
 
    “叶大人倒是提醒了我,这确实是个好机会......”燕崇沉吟道。
 
    “可惜,你不敢。”叶准眼底闪过沉锐的光。
 
    “叶大人不必言语相激,燕某不会上当。”燕崇说罢,便是沉默了下来。
 
    叶准这只老狐狸,对他会没有防心?且不说,若果真不计后果杀了他,后患无穷。就是叶准,若非留了后手,会安心让他护送吗?
 
    他又不傻。
 
    这话后,两人便都是沉默了下来。
 
    话到此处,也无需再说。
 
    叶准笑了笑,轻动了动手指,边上一直沉默如影子般跪坐着的侍从立刻明白了他的意思,手一松,车帘坠下,掩住了马车旁燕崇的身影。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