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言情网-全本小说在线阅读

520言情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武侠修真 >

锦若安年 作者:酌颜(四)

时间:2019-11-19 10:28标签: 古典架空 古代言情
看,也不该是志得意满的状况。 裴锦箬望着裴锦芸,不由得狐疑皱起眉来。 裴锦芸已经娉娉婷婷上前来,先是朝着裴老太太和小袁氏见了礼,这才转而笑望向裴锦箬道,三姐姐回来了,嫁了人,果真是不同。方才在门口便瞧见了,靖安侯府的马车前,还专门有人开道,
看,也不该是志得意满的状况。
 
    裴锦箬望着裴锦芸,不由得狐疑皱起眉来。
 
    裴锦芸已经娉娉婷婷上前来,先是朝着裴老太太和小袁氏见了礼,这才转而笑望向裴锦箬道,“三姐姐回来了,嫁了人,果真是不同。方才在门口便瞧见了,靖安侯府的马车前,还专门有人开道,那马车的车轮也是特制的,难怪行程都快了许多,真是排场好大啊!不像我们,昨夜雪下的大,出了门,不等人先行扫雪,便是寸步难行。难怪,这么多人,挤破了头都想高嫁,这可不就是一步登天了吗?三姐姐真是好福气。”
 
    这一番话,说得又是羡慕,又是奉承,好似,处处皆是好意,屋内几人却都是听得皱了皱眉。
 
    裴锦箬淡淡笑道,“四妹妹居然还懂车马?我却是不太懂这些的。”
 
    不咸不淡一句话,却让裴锦芸胸口一噎。
 
    边上裴老太太蹙眉道,“四姑n_ain_ai确实回来得晚了些,眼下,也差不多时辰该摆宴了吧?老大媳妇儿……”
 
    小袁氏立刻心领神会,起身道,“媳妇去厨房看看。”说罢,便是走了。
 
    裴老太太起身道,“这人老了,坐会儿便有些乏了,我呀,趁着开宴前歇会儿,箬姐儿,你扶我进去。”说着,已是将手递给了裴锦箬。
 
    裴锦箬自然是顺势答道,“是!”便是扶着裴老太太进了内室。
 
    倒是就留了裴锦芸在原处,从头到尾,不过就说了那么两句话,何况……裴锦芸冷笑,一个是“四姑n_ain_ai”,一个是“箬姐儿”,这样的冷淡和区别待遇,还能做得更明显些吗?
 
    不过……现在看不起她,没关系,以为捧着裴锦箬就行了?往后,他们最好别有求她的时候。
 
    裴锦芸冷冷哼了一声,扭头便走了。
 
    因着是家宴,倒没有那么多讲究,不过是男女各一席,中间置了屏风隔开,彼此能听见声音,却也算得守了男女大防。
 
    席上,女宾席还算得太平,男宾那边,没一会儿,许是喝高了,便听得闹将起来,“要我说......还是世子爷命好,生来便投了好胎,前途无量,就是......就是娶的娘子,都让人羡慕......啧啧啧,不是我说,三姑n_ain_ai那是真长得好啊,那五官,那身段儿......”这个喝得舌头都大了,还在口无遮拦的,不是旁人,正是裴锦芸的夫君,他们裴家的四姑爷,孟德裕是也。
 
    除了他,也不会有旁人了。
 
    整个花厅里,都为之一寂。
 
    众人的目光不由地便是落在了裴锦芸和裴锦箬两人面上。
 
    裴锦芸脸色铁青,毕竟,哪个姑n_ain_ai回娘家,都想着要长脸,可她这夫君,却是来给她丢脸的,还丢到家了,她脸色能好看才怪。
 
    裴锦箬亦是皱了皱眉,听着那些话,她当然不舒服,可她更担心的,却是燕崇听了这话的反应。这位爷,气x_ing可大着。只怕,孟德裕还不知道他上回被人打了闷棍是怎么一回事呢吧?就是裴锦箬,亦是事情过后,才从裴锦枫口中偶然得知的,否则,还不知道,燕崇为了给她出口气,还暗地里做过这样的事儿。即便,她半点儿不知,他也没有想过要让她知道,在她面前讨好卖乖。
 
    彼时,他们之间八字都还没有一撇,她对他,更是百般推脱避忌,可如今,他们可是名正言顺的夫妻。孟德裕说那些他好命的话,他未必会在意,但若是提到了她,那便不好说了。
 
    男宾席那边,裴家几个男人,都吓了一大跳,早知道这孟德裕是个不省心的,却没有想到,他这么不靠谱,喝醉了,居然什么话都敢往外蹦。
 
    这话,即便是裴锦桓和裴锦枫兄弟二人听了亦是心中不喜,遑论是燕崇?
 
    裴世钦心中亦是恼,但却不得不硬着头皮,一边拉扯着孟德裕坐下,一边赔笑道,“四姑爷喝多了,这糊涂得......桓哥儿,快!快将你四妹夫扶下去歇歇!”
 
    裴锦桓被连连使了眼色,这才慢吞吞站了起来,将孟德裕扶住。
 
    裴世钦在这冬r.ì里,热得出了一头的汗,朝着燕崇拱手道,“世子爷见谅见谅。”
 
    “岳丈大人严重了,总归是一家人,看四妹夫这般......可要我的人来帮忙?”燕崇淡淡笑道,眼中笑意凉薄,但泰山大人的面儿,却还是得给的。
 
    “不用了吧,我瞧着,歇歇便也是了......就是喝多了......”裴世钦赔笑。
 
    “父亲!”屏风另一头,却传来了裴锦芸的声音,少了两分娇媚,多了些强抑的愤怒,“女儿突然想起来,出门前,婆婆j_iao代了,让我与夫君早些返家。女儿瞧着外面天色不好,怕是一会儿还得下雪,晚了路上怕是不好走。既然夫君醉了,我们便先告辞了。”
 
    她话都到此处了,自然也没有人留她。
 
    只是,到底席间的气氛却是被破坏了。
 
    看看天色果然不好,宴罢,喝了一盏茶,裴锦箬便也与燕崇起身告辞了。
 
    只是,到底有些舍不得,从裴府离开时,裴锦箬便是撩起车帘,往外看着,直到裴府的院墙消失在了眼界之中,却也是迟迟不舍收回视线。
 
    “放心吧!我说过的,往后会尽我所能,多带你回来。”燕崇在她耳边轻声道。
 
    裴锦箬抿嘴笑了笑,嫁了人,哪里还能随心所欲,不过,他这话,却还是让她窝心就是了。
 
    “今r.ì,孟德裕的话,你莫要放在心上。”
 
    “怎么?你还想替他求情?”燕崇挑眉,有些不敢置信,他家绾绾会是以德报怨的白莲花?怕不是吧?
 
    “我是怕你惹麻烦。”裴锦箬额角抽了两抽,他明明比她清楚,看似歌舞升平的凤京城,其实已是暗潮汹涌了,暗地里,盯着他的眼睛,也是不少。
 
    燕崇眼眸一深,继而便是扯起唇角,斜斜笑道,“放心吧!我还没有那个闲工夫去找他的麻烦,何况,我觉得吧,这孟德裕也挺可怜的。”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