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言情网-全本小说在线阅读

520言情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武侠修真 >

锦若安年 作者:酌颜(二)

时间:2019-11-19 10:31标签: 古典架空 古代言情
无旁骛。 今r.倒是好,那些人都去赏枫去了,便是格外的安静。 写了一会儿,她鼻尖便是微微沁了汗。 眼见着写完了一张纸,她将笔挪开,搁到了笔洗之中,这才活动了一下酸痛的脖子。 旁人都去赏枫,你倒是用功,在这儿偷着练字,若我是先生,定要好好奖赏你一
无旁骛。
 
    今r.ì倒是好,那些人都去赏枫去了,便是格外的安静。
 
    写了一会儿,她鼻尖便是微微沁了汗。
 
    眼见着写完了一张纸,她将笔挪开,搁到了笔洗之中,这才活动了一下酸痛的脖子。
 
    “旁人都去赏枫,你倒是用功,在这儿偷着练字,若我是先生,定要好好奖赏你一番。”骤然响起的笑语,在这一处安谧中突兀响起,裴锦箬吓了一跳,骤然回头望去。
 
    先是一惊,“是你?”继而一喜,“早前巧遇了舒雅姐姐,便听说你要回博文馆,这便是回来了?”
 
    门边,长身玉立站着的少年,穿一身竹青色的细布直裰,比起从前来,说不出是哪里不同,却好似洗净铅华一般,露出了本来的姿态。沉稳、细润,或许,还有j.īng_明与锋锐,却被一层软布细细包裹起来了一般,悄悄藏在了表象之下。
 
    见到少女明艳如海棠的面容之上展露出来的笑容,那样显而易见的欢喜与明快,直击心肺一般,季舒玄眸光暗了暗,嘴角却是浅浅勾起,笑道,“嗯,回来了。”
 
    徐步靠近她时,目光往下一挪,瞧见了她摊开在桌面上的书册。那本书,显见是常看的,已是起了毛边,书衣也有些发旧的褶皱。
 
    “既然你回来了,要不,一会儿散学了,将枫哥儿叫上,咱们一道去望江楼为你接风洗尘吧!啊!最好请了舒雅姐姐一道,说起来,都是你们请我,我可还未曾请过你们呐。”想起这个,裴锦箬略有些不好意思,双颊微红。
 
    “改r.ì吧!”季舒玄却是拒绝了,“虽是回来上课了,但家里的生意,父亲也j_iao代了一大半给我,我如今……还真是腾不出空来吃饭。而且……我这回回来,可是在我父亲跟前打了包票的,再不能如从前那般混r.ì子了,看来,我得向你学习,好生用功了。”
 
    裴锦箬先是一愣,继而笑道,“那倒是好,多多用功总是好的,技多不压身。”
 
    “看来,我们是做不成狐朋狗友了,不过……做做良师益友,共同进步,却也不错,你说呢?”
 
    “荣幸之至。良师益友可比狐朋狗友难得。”裴锦箬勾起唇角,两人相视而笑。
 
    窗外yá-ng光明媚,带着明艳的秋色,将相顾莞尔的少年少女沐浴其中,美得可堪入画。
 
    。m.
 
 
------------
 
第97章  有孕
 
    之后的r.ì子,季舒玄果真再不如从前那般趴着睡大觉,反而格外认真起来。
 
    裴锦箬在边上偷偷看了两r.ì,便发觉了端倪。他的基础,居然很是不错。
 
    想想也是,身为皇商季家的继承人,他的家族与长辈必然对他寄望颇深,幼时自然是给他请了最好的先生的。只是,不知为何,入了博文馆,他反倒懒散了下来。
 
    人行事,总有万般缘由,可看他如今这样的劲头,倒是积极向上得很。
 
    某一r.ì,他去学三请教裴锦枫功课。回家的路上,裴锦枫便特意上了马车,与裴锦箬絮絮叨叨了一路,竟是感叹季舒玄有经国治世之才,只是可惜早前耽误了。不过,从现在开始考起,也不无不可,说不准,季家还真要从这一代就改变门楣了。却不是靠联姻,而是靠自己的儿郎争气,那不更是难得与硬气吗?
 
    之后,裴锦枫便将季舒玄引见给了裴锦桓,裴锦桓居然也甚是喜欢他,有时,季舒玄散学后,随他们一道归家,三人常在一处说些政事,谈谈文章,常常废寝忘食。
 
    偶尔,裴世钦下衙归来,也会加入他们,算是考校学问一般,过后,居然也对季舒玄赞誉颇加,后来方知,他幼时,曾启蒙于前朝鸿学大儒宁老学士。
 
    只是这位宁老学士在前朝朝政腐败之后,便是辞了官,不问政事,能教季舒玄一场,也是缘分。
 
    前年,宁老学士便回乡去了,说是要去回归故里,不定还回不回来。又因为季舒玄也入了博文馆,这才耽搁了举业。
 
    裴家父子几个都说,他哪怕当下乡试,也应该不成问题,但季舒玄却稳得住得很,只说,自己尚有不足,待到准备充分,来年再试也是一样。
 
    因着他这“稳”,裴世钦私底下不由慨叹道,此子非池中之物。
 
    裴锦箬听罢,不由笑了,可不是么?前世在凤京城中,让人闻风丧胆,传说能止小儿夜啼的季大人自然不是池中之物。
 
    只是,今世,季舒玄的命运已经改变,想必,是不会再走前世的老路了。
 
    倒是奇特的是,反倒是燕崇入了锦衣卫。只是,也不知道他是不是也管北镇抚司的事儿。
 
    想起燕崇,他好似离京已经许久了,倒是不知如今在何处。
 
    千里之外的秭归县城,燕崇鼻尖发痒,猝不及防,大大地“阿嚏”了一声,引得屋内众人皆是扭头看了过来。
 
    连着下了十几天的雨,这南方的深秋,冷得好似冬r.ì提早降临一般,冷都还是其次,就是这雨,淅淅沥沥,终r.ì的下,好似不会停一般,下得人周身上下,都如同发霉了似的,让这些个北方的汉子们,实在是烦不胜烦。
 
    燕崇一样烦,是以,当下便是戾气深重地哼回去道,“看什么看?都没事儿做了?”满屋子的汉子被怼得摸着鼻头,收回了视线。方才,大人打喷嚏了,难不成,人壮如牛的燕大人,也风寒了?
 
    燕崇目光狠直地一一掠过屋内众人,“你们都给我紧着脖子,今r.ì,终于将那王大胡子等来了,稍后,按着计划行事,务必要将人一锅端了,也不枉咱们在这烂泥堆里蹲守了这么些r.ì子,拿了人,兄弟们正好回家吃酒喝r_ou_去,我请客。”王霸之气外露,比起凤京城中的j.īng_致,此时的燕家二公子硬生生多出了两分粗犷豪迈的江湖气。
 
    “大人威武。”欢呼声却是此起彼伏,好在,这处民家小院四周早已安排妥当,哪怕立时将屋顶掀了,也无碍。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