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言情网-全本小说在线阅读

520言情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武侠修真 >

锦若安年 作者:酌颜(一)

时间:2019-11-19 10:31标签: 古典架空 古代言情
文案: 重活一回,裴锦箬总得聪明些,给自己走出一条锦绣繁花的路来。 有冤报冤,有仇报仇,有恩偿恩,有情咳!就算了,不用还了吧? 某男:想得美! 标签:完本、签约、VIP、古代言情、古典架空 ------------ 正文卷 ------------ 第01章 命硬 暮ch.un三月,
 文案:
 
重活一回,裴锦箬总得聪明些,给自己走出一条锦绣繁花的路来。
有冤报冤,有仇报仇,有恩偿恩,有情……咳!就算了,不用还了吧?
某男:想得美!
 
标签:完本、签约、VIP、古代言情、古典架空
------------
 
正文卷
 
 
------------
 
第01章  命硬
 
    暮ch.un三月,杂树生花。
 
    靖安侯府中,却好似来了一场厉害的倒ch.un寒,让这ch.un暖花开的时节,骤然成了凛冽寒冬。
 
    偌大的府邸,安静得,就像是一个巨大的坟墓。
 
    也确实是。
 
    裴锦箬抬头,从半敞的窗户往外看去。
 
    那满院子飘零着的白绸布,那晃悠着的白色纸灯笼,前方院子里,隐隐传来的哀乐声,越发衬得这院子冷寂,比那坟墓,也不差什么,只是华丽些。
 
    她勾起唇角,想笑,喉间却是一痒,低低的咳嗽声在屋中响起,将这诡异的安静,打破了。
 
    细碎的脚步声从回廊,一路进了房。
 
    门开时,那咳嗽声,便像是被什么堵住了一般,戛然而止。
 
    裴锦箬咬了咬舌尖,这才勉强将咳嗽声压制住,连带着喉间涌上来的那一股子甜腥,也是压了下去。
 
    “夫人......”洞开的房门外,是个穿着丁香色蕉布比甲的年轻仆妇,也就花信之年,腰间缠着孝布,开门后,站在房门口,略顿了顿,这才进了房。那是裴锦箬的陪房,从前在她跟前伺候的青螺,也是如今,她身边所剩无几,还能信得过的人。
 
    裴锦箬坐在窗边的妆台边,背着门,逆着光,让人有些看不清。
 
    青螺一边靠过来,一边道,“夫人,听说咱们侯爷……哦!不!是咱们王爷的灵柩,已是进城了,咱们得快些到府门口迎着了,如今,老夫人正巴不得拿咱们的错处呢,没了王爷……若是……这r.ì子,可还怎么过啊?”
 
    青螺将声音压得轻而低,极尽平稳轻柔的语气,到了最后,却也不由得失了速,尾音里带了两分颤调。
 
    裴锦箬本来平淡到有些木然的面容,微微一颤。顿了片刻后,才缓缓抬起脸来,窗边的ch.un光透进,将她轻轻笼住。着一身素缟,脂粉未施,一张面容,带着两分瘦削的苍白,即便如此,却也掩不住那姣好的容貌,反倒更衬得一双眼眸清幽,平添了两分动人的楚楚。
 
    只此时,她那一双漂亮的眸子,却有些失了神采,只望着虚无的某一处,发呆。
 
    青螺见状,轻轻叹息了一声,眨去眼底的润s-hi,抬手,从妆台上取过木梳,帮她抿了抿头发,整理了一下发髻,这才挑了一朵雪白的绢花,c-h-ā进了那鸦青浓密的鬓发中。
 
    “走吧!夫人!”见一切妥当,青螺站起身,伸手要去搀扶裴锦箬。
 
    “青螺!”裴锦箬却在这时,终于开了口,也不知是不是许久未曾说话的缘故,那嗓音,有些嘶哑,总觉得,与她那姣好的面容有些不太相衬。
 
    “这些,你替我收着。”轻轻一推,将妆台上放着的一只三层的紫檀木镶螺钿嵌百宝的妆匣推至了青螺跟前。
 
    青螺一看,却是变了颜色,“夫人,你这是……”顿了顿,又勉强维持着平稳的语调,却又藏不住急切地道,“夫人,虽然......虽然王爷不在了,可咱们还得好好过r.ì子......”
 
    “自然是要好好过r.ì子的。”裴锦箬笑着打断她,“难不成,我还要为了他,要死要活吗?若换了寻常夫妻,那还有可能,可我们......却分明是一对怨偶。他死了......倒省了继续相看两相厌,互相折磨。”说得好似当真没有半分情分一般,带着一丝难言的嘲讽。
 
    青螺望着她,良久不语,只眼里,却含了泪。
 
    裴锦箬望向她,云淡风轻地笑,“莫要多想了,我只是让你替我收着,以防万一罢了。他死后荣封,成了大梁的靖安王,即便诰封的圣旨里,没有提过我半个字,我也是他的未亡人,还没有人,真敢明目张胆对我做什么。一个容身之处,总归还是有的。”
 
    “三姐姐还真是心大啊!夫君尸骨未寒,连下葬都未曾,三姐姐却已经在这里盘算着往后了。”一把带笑的娇嗓骤然在门外响起,青螺一惊,蓦然转过头望去,见得一道身影娉娉袅袅走了进来,即便是为着靖安侯府的丧事,穿着素淡,可那料子,却是极好的,识货之人,自然可知华贵。裴锦芸也是个端丽的佳人,只是,被裴锦箬的丽色一压,便有些黯然失色了。只此时,她的面色间,却是藏也藏不住的得意,连带着再环顾这间处处透着j.īng_致大气的屋子时,也不再如从前那般觉得刺眼了。
 
    只是,待得目光转向半垂着头,沉静坐着,好似未曾看过她一眼,恍若她是多余一般的裴锦箬时,便不只觉得刺眼,还刺心了。
 
    “都说女儿俏,一身孝。这身孝服倒是再适合三姐姐不过,瞧瞧,多好看!”她的话,便也带了刺。
 
    “侧妃娘娘,请慎言。”青螺气愤难平。
 
    “呀!”裴锦芸似是才觉出自己说错了话,连忙抬手用帕子掩了唇,“妹妹一时忘了,三姐姐新近丧夫,哪怕,你与靖安王本就貌合神离,夫妻不睦,但怎么也是才丧夫,外头人又都说三姐姐你八字硬,命中带煞,既克子,又克夫,三姐姐心里一定已是够难过了。妹妹真是不该......再口无遮拦,提及三姐姐的伤心事。”
 
    话虽这么说,她目光闪闪,望着裴锦箬时,却分明带着两分藏也藏不住的幸灾乐祸。
 
    青螺气得浑身发抖,这样的话,她自然听过,却哪里敢在裴锦箬面前透露半句?没想到,四姑n_ain_ai来了,居然便将这些话,一股脑儿地全倒了出来,还添油加醋的.....青螺悄悄望向裴锦箬,见她面容还算得沉静,好似并没有受到半点儿影响一般,只面色,却又比方才,白了两分。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