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言情网-全本小说在线阅读

言情书坊

当前位置: > 武侠修真 >

狐主 作者:四喜狐狸(上)

时间:2021-06-08 14:30标签: 前世今生 情有独钟 强强 东方玄幻
文案:
盛极必衰,时代曾属于狐族,也终将湮没狐族,战以择身为第八十一代狐族之主,于这个走下坡路的种族而言,千年生命中的所有努力也不过是昙花一现的光芒。
可他忘不了当初的诺言“信仰心火,成万载青丘,朕必佑狐族永世昌盛!”这是他的狐族,所以甘祭永世轮回转生于一千年后,用这仅剩的最后一世为即将灭亡的狐族博一线生机。
王座之下,谁曾痴然仰望?祭坛之畔,谁无言的献祭追随?他眼波流转,眉眼微弯,从容进退,指点江山,他总想自己这一生的忘不了,大概只有那片连绵的青山,然而他也成了太多人心中忘不了的风景,战以择这个名字,很多时候,就是信仰。
(作者新手,主攻攻控党,主角外表温和,内心抖s掌控欲强,写文仅是想写自己喜欢的故事,不喜误入,谢谢配合。)
(排雷:作者就是无条件偏向攻,过程总攻向,结局1v1,会有生子-以蛋的形式。cp:战以择*紫栖渊)
 
内容标签: 强强 情有独钟 前世今生 东方玄幻
搜索关键字:主角:战以择 ┃ 配角:紫栖渊,鬼年,战酒仙,即墨巫,秋天 ┃ 其它:攻控
一句话简介:拯救狐族,教育手下
立意:与命运斗争
 
 
 
 
  第 1 章 风雪祭轮回
  
  飞雪漫天,寒风呼啸,一行五人在陡峭山间行走,神态却不见丝毫慌乱。为首的人着一袭白衣,上面绣着金色与红色j_iao织的繁复花纹,只见他伸出手,接住几片黏连在一起的雪花,而雪花落在他手上却毫不见融化的迹象。
  战以择嘴角微勾,微微仰头道:“今年的雪真大。”他身后的几人神情是一直带着几分若有所思的模样,听到战以择的感叹,一个紫衣青年率先回过神开口回到:“是啊,数百年来,从未见过青丘如此大雪。”他的声音干净温和,透着几分清雅,墨发只简单的用紫色绸带系起几缕,剩下的全部披散,配上他俊美而带有几分清贵的面容,称的整个人飘逸潇洒,如同浊世的翩翩公子。
  听到紫栖渊的话,他身旁的人沉默了下,开口道:“紫尊可知,上代狐祖亡故那年,便是如此大雪。”战酒仙说到这,白袍下的手微微紧握,他俊朗的脸上表情凝重,口中叫着紫尊,那双布着几丝血丝的眼却看向了另一边的人。
  全身罩在黑袍里的即墨巫此时见战酒仙死死盯着自己,帽子下的眉头微皱,却又即刻舒展,回道:“此时此刻,尊上面前,将军此言不觉失礼?”即墨巫的声音一如既往的平稳至极,他倒是没什么恶意,只是今天众人的情绪似乎都不是很好,说话难免不够委婉。
  唯有前面的战以择神色从容,好像什么也没有听到,脚步平稳,更是丝毫不像个寿元将尽之人。
  战酒仙看了眼前面自家尊上神色无异,暗呼口气,也是后悔失言,当即冲着即墨巫一拱手“先前失礼,先生勿怪。”这道歉却是指之前死盯着人家那回事了。即墨巫淡淡道“无妨”
  紫栖渊听着二人对话,心中思量“尊上此番到底要去做什么我与鬼年、战酒仙皆是主动请求跟随,只有即墨巫似乎知道几分却不透露分毫……”想到此处,只觉心中一阵失落。这样的时刻,尊上所办之事一定至关重要,可再重要又如何,凭什么要告诉自己呢?一时间,他只觉心中酸楚异常,忍不住抬头看向那人的背影,并不是如何高大,甚至因Cào劳有几分消瘦,却脊背挺的笔直,一如既往的散发出从容的气息,紫栖渊看着看着,嘴角的笑蓉就忍不住扩大了几分。尊上还是允了自己在他身边陪同,这便该知足,反正无论生死,自己是必然一同的。紫栖渊望着战以择,就那么温和的带着几分暖意的望着,眸光并不如何激烈,只是平静而专注。
  一行人无声的走着,一会儿便来到了一处空地,战以择停下了脚步,对着即墨巫点了点头,即墨巫当即翻手取出一面旗子,此旗黑色的旗面,上面隐隐可见六个暗金色的符文,却是古神器中极为神秘的九转六合旗,传闻除了布阵还可改天换地定一方风水,即墨巫双手捏印,便听到旗子上方坠着的一个金玲微响,旗子四周立即出现九面旗子的虚影,九面旗子符文各不相同,与九转六合旗很像却比之小了几分。这几面旗子虚影飞到空地上方,缓缓移动成玄奥的阵法,便见一座祭坛随之升起,透着一股时光流转的玄妙感,隐有几分沧桑味道。
  这种感觉让紫栖渊神色微动,只见战以择终于转过身,他那双j.īng_致的桃花眼微弯,语气中带有几分笑意道:“栖渊感觉此祭坛如何?”紫栖渊神色凝重道:“回尊上,属下能感觉到强烈的巫族气息,而且,以我族的天赋能力,还隐隐察觉到一种时间与空间j_iao融的力量。”
  即墨巫听得此言,暗暗思索道:荒辰紫龙一族对时空之力也太敏感,这祭坛级别极高,法力气息更是无丝毫泄露,他却察觉的如此之快,真让人赞叹啊。战以择也是点点头回道:“不错,此祭坛的确如此,它可以让人的灵魂保留记忆轮回到一千年后。”
  听得此言,众人忍不住思量,巫族之法,向来力量越大,代价越大,这般逆天一样的能量,到底要付出什么……
  战以择仿佛能看透几人的想法,他神色凝重,认真道:“所以此番本有即墨先生足够,但既然鬼年、栖渊、酒仙要求,朕也允了你们跟随。便是因代价太大,原想不牵连你们几个便好,可后来又觉得该给你们一次选择的机会。”说到最后,他语气平淡,却又能感觉到对这几人的重视。
  几人也是神色一凝,认真等待战以择接下来的话,“用此祭坛的代价便是:一千年后,最后一世,身死魂灭,不入轮回。”几人听了都是心中狠狠一震,便是即墨巫,也忍不住暗暗叹息。这代价,是魂飞魄散啊……
  战以择继续道:“朕自知身体过度劳损,已是时r.ì无多,无法再撑住一直走下坡路的狐族了。本想卜算出狐族未来方向做最后安排便即离去,不想即墨先生给出的结果竟是狐族终灭,而狐族不彻底灭亡的唯一希望便是在一千年后,所以朕必须要保下狐族最后一丝血脉。”他说这段话时,那双向来有几分风流凉薄的桃花眼中满是温柔与暖意,语气更是流露出一股深情的味道,他面容苍白,却又蕴含一种极度的坚定,唇角微勾,让人看了忍不住有一种被珍惜的感觉,想要去全心信任。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