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言情网-全本小说在线阅读

520言情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现代言情 >

水翎格格 作者:季莹

时间:2018-02-28 19:15标签: 都市情缘
内容简介: 一缘起,注定有一缘灭!她欢欢喜喜准备和向公子结亲家, 却半路杀出个白衣女子要求履亲? 原来阿玛早在18年前便将她许配给恩人之子! 如今才上门要人是为了冲喜?!但,为了顾全靖王府声誉, 为了守信诺,她还是毅然下嫁身缠怪病的尹公子 尹公
 
内容简介:
  一缘起,注定有一缘灭!她欢欢喜喜准备和向公子结亲家,
  却半路杀出个白衣女子要求‘履亲’?
  原来阿玛早在18年前便将她许配给恩人之子!
  如今才上门要人是为了‘冲喜’?!但,为了顾全靖王府声誉,
  为了守信诺,她还是毅然下嫁身缠怪病的尹公子……
  尹公子合该是个幸运男人,在她无微不至的照顾下,
  怪病竟渐离身,小俩口在穷乡僻壤倒也发展出亲密感情,
  岂料就在一切看似顺遂之际,尹公子突被恶少打得引发旧疾,
  一病不起,经一疯和尚指点,得知救他命的唯一解药竟是-她的心头Rou?!……
 
 
 
第一章
更新时间:2013-04-25 00:20:16  字数:11837
 
    乾隆年间
 
    靖亲王府邸二度传出喜讯!
 
    这次待嫁的女儿,是二格格水翎。议婚的对象则是军机处向大人的独生子——向日青。明日,便是向家前来“过礼”的日子。
 
    迎亲嫁娶,对寻常人家都是一件大事,更何况身为皇室宗亲的靖王府,哪有不大肆铺张的道理?只见靖王府里的每个角落都是花影滨纷,香烟袅绕,时时灯火辉映,处处金银焕彩,好一片洋洋的喜气景象。
 
    这晚,靖王府内最热闹的地方,当属靖府芹福晋居住的芯劳苑。里头,芹福晋正端坐在一只楠木交椅中,她的周围绕着水翎、花绮、镜予以及燕娘、杏姑这一群待字闺中的女娃们,就连已接近临盆的纤月,也向夫婿任听告假.回靖王府来小住两、三日,一来凑凑热闹,二来和额娘及众姐妹们再小叙一番。
 
    这一番小叙,少不得妙语如珠,更少不得离愁澹澹,其中又以芹福晋和水翎的感触最为良多。
 
    在额附任昕的怂恿,及本身对向日青的印象还不算差的情形下,靖王爷于两个月前点头,同意把二女儿水翎嫁人向家。面对这样的婚约,水翎自然没有大多异议;一来她已届适婚年龄,早晚终究要出嫁,而向家,可算得上是个门户相当的对象。再说,她和向日青曾经有过一面之缘,知道他生得风流俊雅、仪表出众,她得天独厚的不必于婚前惴惴不安的设想自己未来夫婿的品貌。
 
    基于这两点“方便”,水翎使不像姐姐纤月,因不甘于奉皇命、父命成婚而自苦了好长一段时间。她感激上苍的厚爱与垂怜,如今,只求嫁作人妇之后,依旧能像在自己家中一般的恬静怡然,且平顺渡日,她便心愿足矣!
 
    至于芹福晋,嫁女儿的心情自然是一半儿欢喜、一半儿不舍。最近她更常在几个亲信嬷嬷面前,叹息自己的肚子不争气,净生女儿,不但没能替王爷传递香火,还得把女儿个个赔出去。由芹福晋的话意,其实不难解读她是真不舍得女儿一个个嫁人,一个个离开身边。
 
    “古有名谚‘养儿防老’,可我生了你们四个丫头,就不知道有什么好?芹福晋坐在椅里,嘴里说的虽足抱怨的话。但眼里诉说不尽的,却是对四个如花似玉女儿的亲爱。
 
    “女儿好啊!贴心!活泼的花绮,不落人后的自夸。
 
    “贴心?是喔!‘倒贴心思’,想想,嫁了人就成了外人,为娘的搞不好连背都贴不着,还贴心?”福晋未雨绸缪的喃喃。
 
    大腹便便的纤月,为额娘这微带抱怨言词,不自觉的产生内疚。“额娘,女儿嫁了人,总难免身不由己,可是女儿对额娘的心,就如女儿水远是额娘的女儿般,是绝对不会改变的。”说着,纤月还孩子气的依了依额娘的颈背,一脸的爱娇。
 
    “都快是个孩子的娘了,还傻里傻气的撒娇。”芹福晋边笑边若有感触的摇头。
 
    “福晋。手心手背都是Rou,想您必定十分不舍纤月和水翎两位姐姐嫁人吧?”身为九门提督巴格隆的养女,燕娘对“母亲”这个名词是十分孺慕,可惜提督夫人早亡,而巴锴的Yí-n 威又使她养成善于察言观色的Xi-ng情,所以她一眼便看出福晋内心的真实感情,并多情多义的给予安慰。“福晋,其实您称得上好福气,纤月和水翎两位姐姐嫁的并不远,全在京师里头,您要是有什么召唤,不消一时半刻,她们便全可回到您的身边。”
 
    “说的倒是!”芹福晋拍了拍燕娘的手,夸道:“还是燕娘体己,她虽不是额娘的女儿,可是却比几个亲生女儿还懂为娘的心意。”
 
    几个格格并没有因为额娘夸了燕娘几句而醋意满怀,她们全都明白也同情燕娘在巴家的际遇,不过花绮比较刁钻,也淘气,她慷慨的宣言道:“那我终身不嫁,陪阿玛和额娘到老死,额娘,您说我够不够贴心?”
 
    “唉!你不嫁我才烦心呢!”福晋呻吟道。
 
    一直咯咯笑着的杏姑也百无禁忌的接腔道:“是时机未到。话说回来,哪个少女不怀春呢?搞不好花绮妹妹哪天碰上个如意郎君,连神魂都被勾走了,哪还顾得了娘?”
 
    “你是说你自己吧?杏姑姐姐!”花绮不甘示弱的反讽。
 
    “好了,好了!额娘是玩笑的。说真格的,只要你们嫁的好,额娘也没什么好计较的。”
 
    芹福晋一语道出了慈母心,令这群女娃儿们全静了下来,并个个若有所思。
 
    “我总觉得,女孩子家好似一颗颗的花种子,婚配,则无疑是花种子一生唯一一次开花结果的机会,而无论花种子的品类再怎么优良高贵,若是播错土地或栽错地方,还是难免憔悴、萎谢。”或许有感于自己虽终身已定,却仍忧心于自己婚后可能的环境,水翎略显悲观的提出自己的感想。
 
    “这倒是事实!”芹福晋深思着水翎的话,叹道:“唉!自古以来,男尊女卑。女孩子嫁了人,若真有什么委屈,也只能自个儿和泪往肚里吞了,不然还能怎样?”
 
    “啤!什么男尊女卑?我花绮才不吃那套,顶多不嫁人,也省得罗哩罗唆!”花绮外表是人如其名的花容绮貌,可是个Xi-ng却像极了男孩子,不拘小节。
 
    芹福晋除了惋惜这三女儿怎不生为男儿郎之外,对她的大而化之也不以为许。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