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言情网-全本小说在线阅读

520言情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现代言情 >

Boss你的糖掉了+番外 作者:不是茶(下)

时间:2019-11-30 10:18标签: 甜文 近水楼台 都市情缘 情有独钟
第53章 一颗西梅糖 言漠承撑伞走进雨中,走进薛奉遥的视线里。 他什么也没说,冲薛奉遥伸了手,邀她进自己伞下。 薛奉遥盯着他看了几秒,又看了看天势,知道一时半刻雨是停不了了,便一低头钻进他伞下,只是忽略了他伸出的右手。 言漠承右手拿过伞,几乎全偏
 
第53章 一颗西梅糖
  言漠承撑伞走进雨中,走进薛奉遥的视线里。
  他什么也没说,冲薛奉遥伸了手,邀她进自己伞下。
  薛奉遥盯着他看了几秒,又看了看天势,知道一时半刻雨是停不了了,便一低头钻进他伞下,只是忽略了他伸出的右手。
  言漠承右手拿过伞,几乎全偏向薛奉遥,不忍她被雨水溅s-hi。
  他自己肩头s-hi了大半却毫不在意,还甘之如饴。
  “没开车?”他问,声音里藏不住的温柔。
  “限号呀。”薛奉遥懒懒回道,话里多加了个语气词,显得不似平常冷漠。
  “那坐我车,我送你回家。”言漠承提议。
  “不用了,前面就是公j_iao站,我坐公j_iao。”薛奉遥一如既往拒绝。
  言漠承没再说话。
  二人沉默地走到公j_iao车站,车站顶棚下等着不少人,言漠承收了伞静静站在薛奉遥身边。
  没一会儿,公j_iao车来,车站里大部分人涌到前门排队等上车。
  薛奉遥也往前,走进雨中。
  言漠承跟着,抬手挡在她头顶。
  “你不走啊?”薛奉遥问。
  “不走。”言漠承淡然回她。
  “那你有公j_iao卡吗?”
  言漠承摇头。
  薛奉遥略无语,抬脚上了公j_iao,在刷卡处刷了两下。
  公j_iao上人满为患,连顶上扶手都被抓满,薛奉遥挤到靠门的栏杆旁站定,身后言漠承跟着挤了过来。
  他眉头微皱,显然不太适应这样拥挤的公共场合,他身上的高档西装和手里的奢侈品牌雨伞都和周围格格不入,更别提自身矜贵的气质。
  周围人都微微侧目忍不住打量他几眼,察觉到别人的视线,言漠承更烦了。
  他脸色越是冷峻,薛奉遥就越是想笑。
  身后的人又挤了下,言漠承顺势往前站,手掌撑在旁边座椅的椅背上,正好把薛奉遥堵在自己怀里。
  他借势与薛奉遥靠得极近,一低头就能闻见她耳畔的淡淡香水味。
  “笑什么?”他看见薛奉遥低头在笑,脸色缓和许多,轻声问道。
  “没什么。”薛奉遥立即敛了笑容,将脸转向一边。
  车内拥挤,嘈杂,汽油味和各种体味混合在一起。
  言漠承默默望着眼前的清丽脸庞,却恨不得这辆车能一直一直开下去,永远不要停。
  然而十分钟后,到站了。
  他护着薛奉遥下车,先她一步跨出,立即撑起伞扶薛奉遥进自己伞下。
  两人沉默无言走过公j_iao站,来到薛奉遥家楼下。
  楼洞口站着一人,提着两大兜菜,见到薛奉遥后举手向她示意,然而看见她身旁的人却怔了下。
  言漠承见到等在远处的念琢也愣了下,柔和眼神褪去,变得如往常平淡冷漠。
  二十分钟前,念琢打电话问薛奉遥需不需要过去接她,薛奉遥说不用,他以为她是带了伞,没想到竟是有护花使者守在身边。
  念琢浅笑着跟言漠承点了下头,算是打过招呼。
  薛奉遥站到楼洞口淋不到雨的位置,偏头看了下念琢拎着的菜:“买这么多菜?我们俩吃不完吧?”
  他们俩今天约了在她家涮火锅来着,念琢去买的菜。
  “你平常不是也没时间买菜,吃不完的就搁冰箱,正好你也不用Cào心没吃的了。”念琢说。
  “够贴心的。”薛奉遥笑了下,又转头看向还举伞站在雨中的言漠承,“今天谢谢了,我们晚上自己弄火锅吃,你要是不嫌弃就上楼一起吧,正好也有多的菜。”
  念琢和言漠承都没想到薛奉遥会发出这样的邀请。
  言漠承愣了一秒,立即回道:“好。”
  本来是两个人聚餐,现在变成三个人,念琢一时有些郁闷,提议道:“那要不再叫上柏屿和你妹妹,正好大家聚一聚。”
  薛奉遥想了下,点头道:“行,我给我妹打电话。”
  进了屋,念琢熟练的换了拖鞋,又把菜拎到厨房,动作麻利地开始准备。
  薛奉遥在一旁帮忙,而言漠承则坐在沙发里看着无聊的电视,听着那边开放式厨房里两人的谈笑声,心不在焉。
  他起身,准备去问问需不需要帮忙,走了两步,碰见念琢来了电话,双手又沾了水不便接,于是薛奉遥帮他接了放在他耳边。
  动作熟练连贯,姿势亲昵。
  言漠承心里涌起一股浓浓醋意和怒火,转身又坐回沙发,抱臂冷冷盯着电视。
  “你没地儿吃饭?这么惨?干嘛不回家?”念琢笑问电话那头的人。
  薛奉遥用口型表达:“让她过来吃吧。”
  念琢点点头,说道:“那要不你过来吃吧,你薛姐姐也想见你了。”
  挂掉电话,念琢说:“她待会儿就到。”
  薛奉遥点点头,两人又继续洗菜摘菜。
  薛奉遥洗了一盆水果,做成果盘端到茶几上,顺势在言漠承身边坐下。
  她一边按着遥控器换台一边捡着果盘里的C_ào莓吃,吃着吃着突然觉得自己一个主人只顾着自己吃好像不太好,于是手里的C_ào莓递向了言漠承。
  男人高冷地抱胸坐着,侧眸看了眼,没接。
  薛奉遥也没勉强,正准备收手,言漠承抓住她手腕直接借着她手一口咬走C_ào莓,舌尖故意似的舔过她的指腹,激起她一身j-i皮疙瘩。
  “有病。”她嫌恶地低声骂了句,扯了纸巾擦手。
  “你有药?”言漠承咬着C_ào莓,汁水很甜。
  “你的病无药可救。”薛奉遥怼回去,又捏起一颗C_ào莓。
  言漠承重复刚才的动作,又一口咬走,“你一个妇产科医生,不要随便下结论。”
  “言漠承你别过分啊!找揍是不是!”她侧过身子,食指点着对方,眼里冒火。
  言漠承抓住她纤细手腕,故意跟她闹:“你还敢指我?”
  “指的就是你!”薛奉遥扭着手腕想挣脱出来,“你给我松开!”
  言漠承就是不松手,小心翼翼控制力道,又怕捏疼她。
  “我咬了啊?”薛奉遥低头作势要咬。
  就在两人纠缠时,门口传来几声敲门声。
  言漠承这才松手,薛奉遥甩着手起身去开门。
  阮心糖和江柏屿此时正等在门外,等门拉开,阮心糖立即笑着叫了声:“姐!”
  而当门完全打开时,她见到薛奉遥旁边还站了个人。
  “言总!”她几乎是条件反s_h_è。
  “嗯?”言漠承微一挑眉,对这称呼不太满意。
  “额……哥!”阮心糖又赶紧改口。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