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言情网-全本小说在线阅读

520言情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现代言情 >

Boss你的糖掉了+番外 作者:不是茶(上)

时间:2019-11-30 10:20标签: 甜文 近水楼台 都市情缘 情有独钟
文案: 阮心糖暗恋江柏屿,整整十年。 再次相遇那天,竟是在一个相亲饭局。 一夜缱绻后,江柏屿低声问:做我女朋友? 阮心糖不知哪根筋没搭对,过河拆桥,一口回绝:不做! 后来再见时,江柏屿空降成公司副总裁。 她被人力副总揪到总裁办公室卖给对方当助理
 文案:
  阮心糖暗恋江柏屿,整整十年。
  再次相遇那天,竟是在一个相亲饭局。
  一夜缱绻后,江柏屿低声问:“做我女朋友?”
  阮心糖不知哪根筋没搭对,过河拆桥,一口回绝:“不做!”
  后来再见时,江柏屿空降成公司副总裁。
  她被人力副总揪到总裁办公室“卖”给对方当助理。
  站在江柏屿面前,她只能厚着脸皮假装相亲那晚的事没发生过:“江总好,我叫阮心糖!”
  江柏屿眼神玩味,眉头微挑:“软心糖?甜吗?”
  她笑出两个小梨涡:“甜!”
  然而江柏屿对她灿若桃花的一张笑脸不为所动,语气淡漠:“我吃过,不太甜。”
  阮心糖:“……”
  于是,阮心糖开始了被领导疯狂针对的职场新生活。
  不过
  等等
  为什么她肚子一天比一天圆了???
  内容标签: 都市情缘 情有独钟 近水楼台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江柏屿;阮心糖 ┃ 配角:念裴;言漠承;薛奉遥;安素 ┃ 其它:甜
 
 
第1章 一颗软心糖
  北yá-ng市市中心,高耸入云的地标前,一辆迈巴赫飞驰而过。
  车内。
  男人语气低沉,重复着电话里对方上一句话的最后两个字:“车祸?”
  “江总没事,是江总的车撞了一个女人。”电话那头的司机赶忙解释。
  “多给点钱,尽快解决。”男人声线沉稳,不带一丝波澜。
  他抬手看了眼腕表,提醒对方:“注意时间。”
  “是,言总。”
  挂断电话,言漠承淡淡吩咐身旁助理:“给江柏屿换个司机。”
  “好的。”随行男助理立即将此事填进备忘录,又问:“江总好像只带了一个助理回来,是不是需要再安排一个?”
  “嗯,通知人力。”言漠承修长的中指轻推了下架在高挺鼻梁上的金丝细框眼镜,视线投向窗外,面无表情。
  此时车子正绕过公司门口朝着地下车库缓缓开去。
  窗外气势恢宏的江氏集团大厦前已经有不少员工打卡进出,那些员工或结伴而行或笑脸相对。
  言漠承隔着车窗旁观着这一切,本就不带一丝情绪的眼眸里更加没有了温度。
  ^
  阮心糖狼狈地从地上爬起,拍了拍裙边的灰尘。
  几分钟前,她被一辆车刮到,从自行车上摔下来后手脚蹭破了皮,疼得她倒吸凉气。
  此刻对面车窗降下,阮心糖刚一看清车里坐着的男人时恨不得立刻倒地装死。
  因为那车里的男人大有来头:
  一是,他是阮心糖暗恋了整个学生时期的校园男神。
  二是……他半个月前与阮心糖曾有过一夜情还被她抛弃在酒店。
  这第二点大概也是为什么江柏屿此时看她的眼神带着一些复仇的快感。
  可是也不至于开车撞人吧?
  阮心糖几步走到对方车窗前,指了指自己膝盖上蹭破皮的地方,跟对方有商有量:“两百块,不算讹你吧?”
  毕竟两百块之于江柏屿就好像两毛之于她。
  江柏屿顺着她手指的方向垂眸,果然看见她膝头上的一抹嫣红,在黑色短裙下若影若现。
  他皱了下眉,转头朝身边的女助理低声说着什么。
  阮心糖站直身子,双手环胸耐心等待对方的赔偿金。
  不到半分钟,江柏屿的食指与中指间夹着一样东西递出车窗,正准备接过的阮心糖定睛一看——
  创可贴???
  还印着一点也不讨喜的小黄鸭?
  “我没钱,只有创可贴。”江柏屿脸不红心不跳,坦坦d_àngd_àng坐在宾利车里说自己没钱。
  呸,鬼才信。
  阮心糖想来他们这种富贵人家大概不知道钱才是最能抚慰伤痕的东西啊。
  江柏屿见对方没接,收回手又加了一个创可贴。
  “够了吧?”语气虽平淡却莫名的透着嘲讽。
  阮心糖略带嫌弃地瞥着那两张创可贴,明明她才是被撞的那个,怎么江柏屿看起来倒还更理直气壮,好像她是个碰瓷的。
  见跟江柏屿协调不开,阮心糖只好转身去找他的司机,毕竟那司机看起来很憨厚老实好说话的模样,撞了人后立马就下车,不像江柏屿,竟然还有脸稳稳地坐在车里。
  “两百块,给钱走人。”阮心糖摊开右手,示意那司机赔偿。
  司机果真急急忙忙掏钱,巴不得赶紧解决这事,毕竟要是耽误了江柏屿马上要参加的公司高层的早会,他也担待不起。
  车里。
  江柏屿微微偏头把视线聚集在正做j_iao易的两人身上,突然慢悠悠开口:“刘司机,不准给。”
  一声令下,司机手还揣在左胸口的西装口袋里,犹豫着不敢拿出来。
  阮心糖气到冷笑,“这位‘言先生’,是你撞了我,赔偿不是天经地义吗?”
  阮心糖之所以叫江柏屿“言”先生,是因为一个月前两人相亲时,江柏屿介绍自己叫言漠承,实际上他是代替他哥去的。
  而他不知道的是,阮心糖那天也没用本名,因为阮心糖是代替她表姐去的,于是当时借用她姐的名字介绍自己叫薛奉遥。
  阮心糖知道那天江柏屿是冒名顶替,因为早在这之前她就认识他。
  江柏屿当初是北yá-ng一中风云人物,不仅是学神般的存在,还有着校C_ào级别的颜值,以及与这些外在条件相符的高冷疏离范儿,一下与众凡夫俗子拉开距离,成了神一般的人物。
  那时候江柏屿虽然并不搞特殊,常穿着和众人一样的蓝白色宽松校服,却唯独只有他走在学校任何一个角落都是一道赏心悦目的风景。
  “薛小姐,”江柏屿英俊的眉眼往上微微挑起,明显对阮心糖这话有意见:“一个月前你撞我那一次,我好像也没跟你计较?”
  “我怎么撞你了?”她连车都没有怎么撞人?用头撞吗?
  “撞我怀里了。”
  江柏屿语气依旧淡漠,表情平静,让旁人看不出来他这话是认真的还是在开玩笑。
  但他眼里的挑衅阮心糖是看清楚了,可气的是她竟一时不知道这话该怎么接!
  而对面的司机此时抽动了两下嘴角,想笑又不敢笑的模样。
  突然发觉自己被嘲笑,阮心糖霎时红了脸,强行反驳:“我才没有!”
  司机终究没忍住,扑哧笑出声来。
  车里女助理此时提醒江柏屿,离早会时间还有十分钟,再不过去的话恐怕迟到。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