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言情网-全本小说在线阅读

520言情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现代言情 >

唱响知青后的年华 作者:杨李涛涛(上)

时间:2019-11-30 10:33标签: 情有独钟 婚恋 种田文 年代文
文案: 鲁齐木和廖娟正式走入彼此的生活从错乱的相亲开始。 相隔一桌,鲁齐木的相亲对象跟廖娟的相亲对象惊奇地发现原来是彼此的初恋,此情此景,旧情复燃就在一瞬间。 等人家挎着胳膊走了,俩媒人期期艾艾过来,提议,鲁齐木、廖娟,要不你俩聊聊。 鲁齐木
 文案:
  鲁齐木和廖娟正式走入彼此的生活从错乱的相亲开始。
  相隔一桌,鲁齐木的相亲对象跟廖娟的相亲对象惊奇地发现原来是彼此的初恋,此情此景,旧情复燃就在一瞬间。
  等人家挎着胳膊走了,俩媒人期期艾艾过来,提议,“鲁齐木、廖娟,要不你俩聊聊。”
  鲁齐木舔着脸说:“廖娟,聊聊吧,咱俩也认识,不尴尬。”
  廖娟拎着包就走,“我认识的人多了,跟你没啥可聊。”
  “哎,别介,聊聊吧。”
  鲁齐木追着廖娟就跑了出来,这一追,可就是一辈子。
  内容标签:情有独钟 种田文 婚恋 年代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鲁齐木、廖娟 ┃ 配角:新文《我该活出自己的样(重生)》正在更新 ┃ 其它:
 
 
第1章 
  天色破晓,启明星从东方地平线上冉冉升起,在这深蓝色的天幕上闪烁起来,放s_h_è着令人注目的光辉。
  这天是1979年9月15r.ì,广播里一遍遍重复着到站火车的车次,提醒乘客进站检票上车,嘈杂的声音,不绝于耳。
  鲁齐木一直咬牙硬挺着不睡,如今迅速背起半人高的包袱卷,抱着熟睡的儿子鲁青瑞,快跑冲向站台。
  他没有买到坐票,上哪个车厢都一样,跑到最近的车厢,出示车票,挤挤哄哄,总算找到一个落脚地。
  把包袱打开,从里面揪出来一个薄被,叠好,铺在放上报纸的角落,正好给鲁青瑞做个被窝,而他自己,抓着座位站在孩子身边守护。
  火车停了又走,几站地后天光大亮,鲁青瑞迷迷糊糊坐起来,晃晃悠悠,揉着眼睛,害怕地连声喊爸爸。
  鲁齐木弯着腰趴在车座靠背上昏昏欲睡,听见儿子的喊声,打了个机灵,睁开眼睛,看向鲁青瑞。
  “儿子,睡醒了?饿不饿?”
  “爸爸,我不饿,就想尿尿。”
  这好办,往前走不远就是厕所,撒尿的事好解决。
  等鲁青瑞回来,鲁齐木把水壶递到他嘴边,喂他喝水,“润润喉咙。”
  “爸爸,还有多久才能到家呀?咱家什么样?是不是跟大队的房子一样?爷爷n_ain_ai还有伯伯姑姑会不会喜欢我?”鲁青瑞对爸爸嘴里的家乡很好奇,对从来没见过的亲戚也充满了幻想。
  鲁齐木坐在被褥上,搂着鲁青瑞,“放心,一切都比大队好,你是孙子,没有爷爷n_ain_ai不喜欢的。”
  鲁青瑞包着嘴,怎么也忍不住心里的高兴劲。
  鲁齐木搓搓他的耳朵,望向窗外的天空,蓝蓝的天,白白的云,煞是漂亮,犹如他现在的心情,清亮得很。
  都说近乡情怯,鲁齐木也不例外,在黑龙江当知青十一年,他三分之一还多的年华和青ch.un都撒在了那片广袤的土地上,如今能坐上开往家乡的火车,他很满足。
  菜饽饽做了早午饭,饿了二面馒头冲饥,坐得脑子发飘腿发酸,终于,鲁齐木仿佛闻到了家乡土地的味道。
  天津,我来了,我回来了,他挥舞着双臂,身体的每一块肌r_ou_都在抢着激动。
  出站了,外面黑乎乎的,火车站顶部的钟表昭示现在是凌晨三点。
  这个时间点不可能有车行驶,鲁齐木领着鲁青瑞走进候车室,坐在凳子上静等天亮。
  下车的时候收被褥,强行把鲁青瑞叫醒,可那副困劲还没有消除,没多久,又抱着被褥在座椅上睡着了,鲁齐木大手抓着他的脚丫子,眼睛打过好几次架后,也合上了。
  砰地一声,鲁青瑞翻身从椅子上滚下来,好在有被褥缓冲,并不疼,但也彻底惊醒了。
  他爬起来晃悠鲁齐木,“爸爸,爸爸,快醒醒,天亮了,咱们该回家了。”
  “啊,天亮了呀?”鲁齐木强行抬起眼皮,伸了个大大的懒腰,迫使自己清醒,“儿子,走,出去坐车回家。”
  九路公j_iao车,直通鲁齐木的家,他们睡过了头,坐上车已经快八点钟了。
  鲁青瑞眼珠子滴溜溜乱转,看了左边看右边,到处是房子,果然跟队上不一样,处处透着新鲜。
  到了甲子沽工人新村下车,鲁齐木左转右拐到了五段九号门,连敲几次,一直没有人开门,倒把隔壁的邻居吵到了。
  “你谁呀?敲门干啥?”一个五十多岁的中年妇女出来问。
  鲁齐木扭过头,认识呀,“柳婶,是我,齐木呀。”
  柳婶站到他跟前上下打量,指着他,“嘿,真是你小子,多少年没见差点没认出来,这就是你儿子吧,听你妈说你在东北结婚了,咋爷俩,你媳妇呢?”
  鲁青瑞撇撇嘴,他决定不喜欢这个大娘,上来就提人家不高兴的事。
  鲁齐木感受到鲁青瑞的不悦,尴尬笑笑,“他妈回自己家,不来天津。”
  “哟,”柳婶捂下嘴,听着话音就有问题,肯定是两口子分开了,这事闹得,刚见面就揭人伤疤,“怪婶子多嘴,婶子不知道,那啥,你家没人,你妈送孩子上学没回来,准是买菜去了,别人都上班。”
  “哦,谢谢柳婶。”真不凑巧,鲁齐木低下头,拉着鲁青瑞的小手,打算找个饭店先吃饭去,别把孩子饿坏了。
  爷俩刚走没多久,鲁齐木的母亲顾莲拎着一兜子菜回来了,正要开门,柳婶向她招手,“顾莲,你家老二齐木回来了。”
  “他柳婶,你净开我家的玩笑。”顾莲根本不相信,他们还在想办法把老二弄回来,没摸着门路呢。
  柳婶拍拍胸脯,一副你还不相信我的样子,“虽然你家老二变化不少,我还是认得出来的,就刚才,他领着个孩子拍门,我说你买菜没回来,他就领着孩子走了。”
  顾莲手里的兜子啪地掉到地上,菜滚了一地,她顾不上捡起来,扭头往外跑,跑两步转回来,“他俩往哪边走了?”
  “东边。”柳婶给指道。
  顾莲一路小跑追,有那么两条街才看见疑似的爷俩,“齐木,前面是不是齐木?”
  鲁齐木正认真找饭馆呢,听见熟悉的喊声,扭头,“妈!!青瑞,快喊n_ain_ai。”
  鲁青瑞礼貌地喊了n_ain_ai,被顾莲一把搂到怀里。
  “n_ain_ai的乖孙,齐木,你真回来了。”
  这太突然了,r.ì夜思念,就跟从天而降一样,啪嗒就到了跟前,顾莲握着儿子那双粗糙的手,只颤抖。
  “回家,咱回家。”
  一手拉着鲁齐木,一手拉着鲁青瑞,把他们领回了家,到门口柳婶把捡起来的兜子递给她,顾莲声声道谢。
  进了屋,顾莲手脚不知道该怎么放了,鲁青瑞特别拘谨,鲁齐木忙安抚他。
  “妈,我们这下火车还没有吃早饭,家里有吃的吗?”
  “有,妈这就给你们下面条。”顾莲总算有事干,系上围裙,从罐子里捞出来一个j-i蛋,咬咬牙,又拿出来一个,出去做饭。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