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言情网-全本小说在线阅读

520言情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现代言情 >

你是我的万丈荣光 作者:逐心

时间:2019-11-30 10:39标签: 天作之合 因缘邂逅 情有独钟 时代新风
文案: 小甜饼/超宠/年龄差 米安安第一次见颜梁淮,他是光芒万丈的超级英雄。 后来,她的地盘上来了个养病的怪蜀黍,y-in晴不定,还拒人千里。 再后来,这个避着她走的男人无奈揉着她沁血的唇珠,既然爱我,为什么不替我守好最重要的东西? 什么? 吻落在指
 文案:
  小甜饼/超宠/年龄差
  米安安第一次见颜梁淮,他是光芒万丈的超级英雄。
  后来,她的地盘上来了个养病的怪蜀黍,y-in晴不定,还拒人千里。
  再后来,这个避着她走的男人无奈揉着她沁血的唇珠,“既然爱我,为什么不替我守好最重要的东西?”
  “什么?”
  吻落在指尖,他声音低而清晰,“你。”
  **** ***
  1.兽系小可爱x闷S_āo大叔
  2.十九岁VS二十九岁
  3.不虐,少女心泛滥的作者只想疯狂撒糖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因缘邂逅 天作之合 时代新风
  搜索关键字:主角:颜梁淮,米安安 ┃ 配角: ┃ 其它:
 
 
第1章 荣光(1)
  【全文架空,与现实无关】
  【致敬所有英雄】
  边境0431区,凝川山脉东南域。
  山火滔天,愈演愈烈。
  一架陆航直升机盘旋在火海上方,探照灯在蹿着火舌的林间扫动,竭力搜寻着可能的幸存者。
  “已经半小时了,”飞行员焦虑地扶着通话器,“怕是……凶多吉少。”
  “放屁!”士官那善抹了把被飞灰弄黑的脸,“活要见人、死要见尸!那是咱队长,就算人全他|妈死光了,颜梁淮他也能活下来!”
  直升机嗡嗡地在从低空掠过,仿佛随时都会被火舌舔舐。
  热浪扑面,那善擦去糊住眼睛的汗,手抓着门边,探身往下张望,生怕错过任何一线生机。
  三小时前,“川狼”特战队接到任务,在凝川山脉缉拿在边境作乱的小型武装组织。
  身为代班队长的颜梁淮,带着三名特战队员正是乘坐这架直升机入山的,按约定,直升机会在三小时后回指定地点,接川狼队员返程。
  但没等三小时到,凝川就成了一片火海。
  直升机抵达的时候,只见身负重伤的那善守着昏迷的队友在平地等候,其他人全都不知所踪。
  那之后的半小时,火势越来越大,指挥部在判断情势之后,下达了撤退的指令。
  可那善说什么也不肯抛下队长和战友离开,随手包扎了伤口一口咬定“一切惩罚由我承担”,飞行员也是川狼的老搭档了,不甘心地在凝川上空盘旋、搜救了多时。
  然而,眼看着火势越来越大,川狼幸存的可能x_ing也就越来越微乎其微……
  “老獒,救火的队伍已经到位了,”飞行员捏紧了Cào纵杆,“而且油箱里存货不多了,我们——”他也说不下去了。
  那善眼前一片模糊,也不知是热浪的缘故,还是汗水迷住了眼,“再等等,就一下!”顿了下,他突然惊叫,“四点钟方向,你看是什么?”
  飞行员回头一看,只见火光之中一道白线蹿入夜空,转瞬就又被火舌所吞没,仿佛从未出现。
  “是颜队!一定是他!”那善大吼,“快,快!”
  直升机立刻调转方向,朝向信号弹闪现的地方飞去。
  周围已经一片火海,烧焦的树木七倒八歪,犹如炼狱。
  可那善还是立刻看见了下方迷彩装扮的男人,立马抓过手边的大绳,从高空抛了下去。“颜队!绳子!”
  悬停的直升机里都能感觉到灼热,何况是身处其中的r_ou_身?
  身穿迷彩的男人抓着大绳奋力向上攀爬,一个人还不算什么,他还背着个块头一般大的同伴,裸露的手臂筋脉贲张,几乎到了肌r_ou_狰狞的地步。
  “队长,手给我!”那善伸出早就被血染红的手,递给半空中的男人。
  可对方只看了他一眼,没有接受他的帮助,而是低头继续向上奋力攀爬,直到接近直升机的舱门才锁住绳索,问身后,“能自己上吗?”
  被他背着的男人喘了口气,“能!”
  那善不由分说,一巴掌抓住伤员的前臂,使出吃n_ai的力气朝机舱里拖拉,终于把人给扯进了机舱,顾不得多看一眼,又回到门边要拉队长。
  但颜梁淮已经扒着机身,右腿朝上一跨,借力往上一d_àng,半个身子进来了,另一条腿以极其诡异的角度蜷着,几乎是匍匐进了机舱。
  就在同一时刻,下方火海爆起,窜天的火舌擦着机身,直入云霄,片刻前的那片空地也在顷刻间被火海吞噬,化作了乌有。
  只差一点点,他们都得葬身在这片山林之中。
  “他大爷的……”那善低咒一句,虚脱地原地坐下。
  机舱里除了呼呼风声,无人回应。
  那善顿了下,单膝着地跪了下来,双手扶住颜梁淮的肩,吼着:“颜队?颜队!颜梁淮,你他|妈睁开眼,不许睡听见没?”
  漫天山火,几乎染红了夜空。
  川狼副队颜梁淮,在救回最后一名战友之后,因失血过多陷入昏迷。
  直升机卷着火热的空气,撤离凝川山地。
  而身后,漫长的扑救仍在继续……
  *** ***
  凝川脚下,名为凝垄的古村里,近r.ì来了生人。
  村里本来就以老幼妇孺居多,年轻力壮的都离开村子,去镇上甚至城里务工了,于是年幼的孩子们就常常围在那个生人住的小院外,想等他出来的时候一睹真容。
  然而,那人是真·宅,蹲大枣树下等七八个小时,愣是不见他出来透气。
  就连天黑了,屋里也迟迟不见亮灯,真亮了灯,也不过个把小时就又熄了。
  “这么见不得光……该不是……”孩子们悄声议论着。
  “是什么?”
  说话的少年诡秘地一笑,“吸血鬼吧?”
  “嘁!”孩子们嫌弃又鄙夷地散了。
  “吸血鬼是不可能的。”半空中忽然传来女孩子脆生生的嗓音。
  说吸血鬼的少年吓了一跳,抬头一看,捂着胸口嚷,“安安姐,你怎么又搁树上待着?”
  “凉快呗,接着——”说着话,天青色半袖布衫的女孩子从树梢掷下几颗枣子来。
  男孩手忙脚乱地拿衣襟接了,可还是被其中一颗砸中了脑门,于是抬头吼:“米安安!”
  被称作米安安的女孩噗嗤笑出声,小手抓住树梢,小脚在树干上一踢一踏,轻盈无比地落了地,怀里的枣子居然一颗都没落下。
  “小钊,我跟你说啊,那个什么暮什么城的书,你少看看,人都看傻了。”米安安从怀里掏出一颗枣,在胸口衣服上随便擦了擦,一口嘎嘣咬下,“要我说呀,那个人绝对不是什么吸血鬼,倒有可能是——”
  她卖了个关子,拖长了尾音。
  谷小钊被她吊起胃口,忘了刚被砸枣之仇,凑近了问:“是什么?”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