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言情网-全本小说在线阅读

520言情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现代言情 >

那时我们说的意味不明的话 作者:各自双双

时间:2020-02-20 13:00标签: 情有独钟
文案: 高中时期的云音,家境优渥,x_ing格活泼,勇敢又明媚。她喜欢枫景,就没皮没脸的霸着他,无论多少人祝福又或多少人笑话,她都坚信她以为甜蜜的,一定也是他内心深处的柔软。后来枫景有了女朋友,后来枫景去了其他的城市,可是云音依然感念他或有意或
 文案:
  高中时期的云音,家境优渥,x_ing格活泼,勇敢又明媚。她喜欢枫景,就没皮没脸的霸着他,无论多少人祝福又或多少人笑话,她都坚信她以为甜蜜的,一定也是他内心深处的柔软。后来枫景有了女朋友,后来枫景去了其他的城市,可是云音依然感念他或有意或无意的带给她的所有的美好。她为他提笔写书,取名叫做《云音未嫁的枫景》,所有人都在好奇现实生活中她是否也有一位也许一不小心就让她耗尽一生去等待的枫景?云音想起徐莫何,那个明媚张扬,光彩照人,总是耀眼的令人目眩神迷的徐莫何。他从小到大一直呆在她身边,她对他熟悉到几乎下意识的忽略掉了他身上所有的闪光点,他说要和她试试,陪着她度过了最肆意张扬的大学四年,他在旅途上牵起她的手,她穿着漂亮的礼服站在芭提雅的海滩上等着他,然而,他离开她已经三年有余了。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搜索关键字:主角:云音徐莫何 ┃ 配角:枫景,许淼屏,熊祖祖 ┃ 其它:亏欠,留念
 
 
第1章 我的留恋,枫景的亏欠
  “我叫云音,云朵的云,音乐的音,我喜欢的人叫枫景,他在高一二班第三组第二排,他是我斜对桌的同班同学。”
  我还记得我第一次在学校说起这句话是三年前,那个时候,我第一次意识到我喜欢枫景。
  我喜欢枫景,枫景待我很好,我们是无话不谈的好朋友,三年后的今天我独自走在没有枫景的大学校园里,我们没有继续做朋友也没有成为恋人。
  看着大学校园里成双成对的相约来报到的小情侣,我只能苦笑。我花了三年的时间,却好像只做了一件事,让全世界的人都知道云音喜欢枫景,云音却最后也没有和枫景在一起。
  远远的看到徐莫何大刀阔斧的向我走来,我叹了口气,最想在一起的人相隔万里,最想摆脱的人却像个幽灵一般y-in魂不散。
  我下意识的转身,可转念一想,我和徐莫何从穿开裆裤的时候就斗到现在,我若此时扭头走了,指不定他还以为我怕他呢!想了想,又转过身来,好整以暇的看着徐莫何一脸ch.un风得意的向我走过来。
  看到他我忍不住嘲笑:“莫莫,怎么这么晚才来报道啊,是路上被小姐姐绊住了脚,还是行李箱太重,累到了?”
  徐莫何二话不说照着我的头就是一巴掌:“妞,爷警告过你多少遍了,别叫爷莫莫,不符合爷的气质懂不?”
  我又岂肯白白挨打,瞅准他的小腿骨抬腿就是一脚,末了拔腿就跑,边跑边喊:“莫莫,姐先走了,离了你这个瘟神大把的帅哥等着姐!”
  我拖着重重的行李箱气喘吁吁的往前跑,不用想也知道徐莫何在后面气的跺脚。
  到宿舍和新舍友认识后我开始静下来扫朋友圈,看到了大多数高中同学的新学校新舍友,却唯独没有他。
  我忽的又想起了三年前我刚进高中的那会儿。那时候我成绩还不错,被分进了学校的重点班,重点班的男神很多,我一进学校就喜欢上了枫景,可我不自知,或许是我们那个时候对感情还太懵懂,不知道茫茫人海中只看到他一人是喜欢,不知道和所有人陌生只跟他亲近是喜欢,又或许是那时候的我们都太骄傲,不愿意承认你先一个人喜欢上谁,所以我无意中选择了一种最难打开的方式,成为他的朋友。
  枫景是个乖巧懂事的男孩子,他家庭条件不好,所以他比我们很多同学都显得要成熟许多。他上进,好学,尽管成绩不是最好,却始终保持在上游水平,他勤奋,爱干净,尽管没有名牌加身,却总是穿得干干净净清清爽爽。我记得我曾经在一本言情小说上看过,这样的男孩一般身上都会带有一种独特的香味,或者是洗衣粉沉淀后的香气,或者是常年用某种沐浴露,洗发露后留下的香气,为此,我还特地找机会去闻过他的衣服,比如说上体育课乘他上场打球的时候偷偷蹲在他放衣服的地方,闻他衣服上的气味,又或者乘他习惯x_ing的拉下外衣拉链吹风的时候,走过去假装嫌弃的替他拉起拉链,责一句:“难看死了,还是穿起来吧!”借机闻他的体香,然而小说是小说,现实终归是现实,枫景身上没有任何特殊的香味,只有属于他自己的气息。从今以后,没有香味的男生成了我最喜欢的男生,枫景的气息成了我在人群中追逐的气息。
  好多次,我在睡梦中想起枫景,最先想起的就是他的气息,他的气息像他的人,世界上有千万种重叠的香气,却没有第二个枫景,没有一种可以和枫景重叠的气息,所以我注定只喜欢枫景,注定只怀念他。
  我跟徐莫何这样说的的时候,他说:“音姑,我理解你,你知道我为什么叫徐莫何吗?因为我爸姓徐,我妈姓何,我爸的初恋姓莫,我觉得高尚点说,枫景那小子在你心中的位置,只要你不失忆,一定就像莫阿姨在我爸心中的位置一样,结婚了,有儿子了,哪怕是有孙子孙孙子了,也不能忘!”
  就在我为他这么多年第一次这么懂我感动得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时候,他照旧一巴掌呼过来,扯着脖子笑得像个土匪似的看着我:“妞,我他妈是不是说什么你都信啊?真是一个傻妞,十五六岁的时候喜欢一个小男生跟你小学的时候因为我表哥送你木奉木奉糖而喜欢他有什么区别,你还真以为你会喜欢那小子一辈子啊?你知道什么是喜欢吗?”
  我摸着头,疼的眼泪水直掉,“徐莫何,我他妈一定是疯了才跟你哔哔这些!”
  从今以后,我和徐莫何便再也没有和平过。
  徐莫何喜欢往东我就往西,徐莫何喜欢吃甜的我就往他碗里放辣椒粉,徐莫何有了喜欢的女孩,我就和她做闺蜜,天天抱团说他的坏话。
  我做梦也没想到徐莫何有一天会来给我送饭。当我接到他的电话满脸不情愿的往宿舍楼下走的时候,说实话,我的内心是忐忑的。
  果然,我在一众不明就里的女同胞的艳羡的目光中接过他手中的饭盒后,他说:“音姑,你是不是因为一些私人原因伤感得不想吃饭?”
  是的,他就是叫我音姑,为了能够一辈子嘲笑我小时候一度曾披着床单扮大家闺秀林姑娘,林妹妹,并且哭着喊着要大人叫我“音音姑娘”这件事,他从撞破这件事后便一直叫我音姑。
  如今明知道我没有跟枫景成为手拉手来报到的小情侣,明知道我触景生情难过得跟什么似的,他还跑来我伤口上撒盐,我强忍住心中的怒火,咬牙切齿的看着他:“所以呢?”
  他一脸无辜的瞅瞅我手中的饭:“这是一份你十分讨厌吃的甜点,你可以扔,但如果你一口一口的把它吃完,你就会发现,饭盒底下的秘密。”末了似乎怕我不相信,还特别贱的补充了一句:“关于枫景的!”
  我刚想扔的手又特别不争气的缩了回来,瞪了他一眼扭头回了宿舍。
  我在舍友目瞪口呆的注视下,咬牙吃完了一个撒了一层辣椒粉的蛋糕,却发现什么也没有,我气冲冲的打电话找徐莫何质问,电话一接通就听到徐莫何恨铁不成钢的声音:“妞,你男人在红一中复读,今年高四!”
  “别开玩笑,他考得不错的,怎么会复读?”
  电话里传来徐莫何饱含怒气的声音:“可能是他要求太高了吧,我怎么知道,你自己问去!”随后便挂了电话。
  我一口气堵在喉咙差点没被他气死。
  平静下来后眼泪便开始大滴大滴的往下落,枫景,为什么啊,为什么啊?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