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言情网-全本小说在线阅读

520言情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现代言情 >

在吗,离个婚 作者:王三九【完结+番外】

时间:2020-03-03 20:49标签: 甜文 情有独钟 豪门世家
文案: 婚两年,许意为顾深远生过孩子,煲过冷汤,斗过七大姑八大姨,然而做再多也换不到他一个眼神。 最终,她倒在车祸血泊中。 所有人都以为她死了。 直到三年后,一个酷似于她的女人出现。 * 酒店长廊下,同客户谈完合作的许意准备离开,一条男人的长腿伸
  文案:
  婚两年,许意为顾深远生过孩子,煲过冷汤,斗过七大姑八大姨,然而做再多也换不到他一个眼神。
  最终,她倒在车祸血泊中。
  所有人都以为她死了。
  直到三年后,一个酷似于她的女人出现。
  *
  酒店长廊下,同客户谈完合作的许意准备离开,一条男人的长腿伸来,挡住她的去路。
  眼前男人清冷矜贵,衬衫皮鞋一丝不苟,气质儒雅斯文,惟独手中n_ai瓶出了戏。
  两人对视十秒。
  许意:“先生看着有点眼熟?”
  顾深远将她逼到角落,嗓音克制隐忍:“许意,抛夫弃子这么多年,你还想玩失忆?”
  -追妻火葬葬葬葬葬场
  -女主双重人格,没失忆
  内容标签: 豪门世家 情有独钟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许意,顾深远 ┃ 配角: ┃ 其它:
 
 
第1章 
  沁园别墅区。
  深灰落地窗的缝隙,透过几缕晨光。
  许意醒来的时候,大脑还懵懵的,睁开眼睛,入目的是上方男人结实j.īng_壮的臂膀。他撑在她肩膀两边,无可挑剔的俊脸此时面无表情,倘若把这张禁欲脸单拎出来,没人会认为他在做那些事。
  “深远……慢点。”
  许意的嗓音轻柔,低声求饶。
  披散在枕的长发分拨成两边,衬出女人娇小脸蛋,细密睫毛下是两只灵动杏眸,因为不适,泛起一层水雾。
  末了,覆于上方的顾深远起身,迈开长腿,往浴室走去。
  房间里还有似有似无的靡丽味,许意裹紧薄被,在床上静静平躺一会儿。
  一切还和往常一样。
  不管每次要得多凶,事后他都不把她当回事。
  没多久,浴室门被拉开,冲完澡的顾深远出来后,腰间不规则系着一条纯色浴巾,麦色躯体宽肩窄腰,结实j.īng_壮。
  都说男人二十五岁以上会显现出啤酒肚和秃头,顾深远却半点迹象都没有,身形比例一直都是恰到好处的健硕,坚持健身锻炼不仅给自己带来影响,也让许意吃不消。
  她感觉他比刚结婚那会儿,j.īng_力更充沛不说,玩的花样还挺多。
  手机铃声打破房间沉静。
  顾深远拿起手机,略显沙哑暗沉的嗓音淡淡地“嗯”了声,空出的一只手,摸到桌上的烟包,两指熟练取出,叼在唇际,准备去找打火机时,一抬头便看见自己常用的黑色那款火机,被晃在眼前,与此同时,入目的还有许意那张温静的小脸。
  嫁给他两年,许意了解他生活习x_ing,也知他r.ì常喜好。俗话说,事后一支烟,快活似神仙,她也尽量替他照料到,宛若r.ì本主妇一般温柔贤淑,懂得伺候男人。
  因此,哪怕他不待见她,也挑不出太大的刺儿来。
  通话结束,男人指间夹着的香烟,还有一半。
  许意身上穿着的是刚才被揉皱的睡裙,头发也略显凌乱,给他递过打火机后,并没有走。
  看她欲言又止的样子,顾深远开口问:“有事?”
  他嗓音低醇,好听得很,却不带任何温度,和她说话好似在例行公事。
  “你先换衣服,慢慢说。”许意体贴道,怕耽搁他上班时间。
  许意长相温婉,唇红齿白,眉眼弯弯,有一种辨识度的美,未必能惊艳四座,却让人容易一眼记住。
  一如既往地,她细致地帮老公打领带。
  顾深远今天行程和昨天一样,既不见外国佬,也不陪美女客户应酬,但在搭配方面,许意并没有马虎,在衣帽间仔仔细细地给他挑拣三条合适的领带出来。
  “这是我昨天新买的,不知道合不合适,我先替你系着看看。”
  许意比顾深远矮上不少,给他系的时候,需要踮起脚尖,一开始不熟练,系完她胳膊都酸了,习以为常后,反而当成生活中最普遍的一件事。
  毕竟。
  这是除了床上,这是她和他唯一的还算亲密的接触。
  给他试一条棕红条纹领带时,许意轻声开口问,“你今天晚上有应酬吗?”
  “没有。”
  “那你,晚上能早点回家吗?”
  “怎么?”顾深远漫不经心地回,“刚才没疼够你?”
  许意一噎。
  也不怪顾深远那样想,她刚才问话的语气小心胆怯,脸颊两边还漫着刚才没退却的红,确实给人一种眼巴巴、急切的意思。
  “我希望你晚上早点回来,是因为有一件事想和你慢慢商量。”许意迟疑着解释。
  “不用商量。”顾深远看都没看她,回得简洁:“买。”
  “……”
  好吧。
  她得承认,“买”这个字是她听到唯一还算漂亮中听的话。
  被他这么一打岔,许意思路断了,不知道如何开口。
  从三条领带中挑出最合适的一条,许意耐心细致地给男人系上后,情绪也冷静下来。
  “深远。”她抬头对上男人深邃的视线,语气平常,“我们离婚吧。”
  她嗓音向来柔软清甜,此时轻飘飘的,像是在说一件寻常事。
  本想约他晚上回来细谈,奈何他非要想到其他地方,许意只能直接说。
  不出意料地,她说出离婚后,顾深远并没有太惊讶。
  时间不早,许意准备下楼先帮厨房收拾早餐,脚步刚迈出去,手腕突然被他捏住,男人不温不淡的嗓音响起:“理由。”
  “你知道,前天是什么r.ì子吗?”
  “你生r.ì?”顾深远语气无波无澜,道歉也道得官方化,“抱歉,忘记给你准备礼物了。”
  “前天是我们结婚纪念r.ì。”
  许意说完,笑容苦涩。
  前天的结婚纪念r.ì,她等他一晚上,却听闻他和女秘书参加商业舞会,记者的报道中,肆意赞美女伴美丽大方。
  全然不把她这个顾太太放在眼里。
  累死骆驼的不止一棵稻C_ào,两年了,类似让人委屈的事件数不胜数。
  他不在乎她,所行之事都没从她的角度考虑过。
  久而久之,她曾经的少女小心思,被冷漠渐渐磨淡了。
  对他的喜欢,撑不起他的冷漠时,便是婚姻的尽头。
  “结婚纪念r.ì。”顾深远淡声重复这几个字,“要我陪你过吗?”
  “不用,以后都不会有了。”许意笑着摇头,“下午我去拟协议,你把字签一下。”
  “许意。”顾深远握着她腕的手劲并未退减,眉间泛着不耐烦,“我没空听你开这种玩笑。”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