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言情网-全本小说在线阅读

520言情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现代言情 >

心火燎缘 作者:靡宝(上)

时间:2020-03-06 20:18标签: 都市情缘
文案: 任勤勤总结她和沈铎的关系 她妈和他爸未婚生了个儿子 不是继兄,勉强算是亲戚吧? 这个男人有她向往的一切:财富,社会地位、学识、品位、人脉 而她也是个不甘于清贫,想要出人头地的女孩。 所以,当沈铎对她说,能将她教养成一个淑女的时候。她将自
  文案:
  任勤勤总结她和沈铎的关系——
  她妈和他爸未婚生了个儿子……
  不是继兄,勉强算是亲戚吧?
  这个男人有她向往的一切:财富,社会地位、学识、品位、人脉……
  而她也是个不甘于清贫,想要出人头地的女孩。
  所以,当沈铎对她说,能将她教养成一个淑女的时候。她将自己j_iao到了这个男人的掌中。
  就此,拉开了长达七年的j.īng_雕细琢,携手成长。
  也开启了两人后半生的爱与羁绊……
  霸总手把手将灰姑娘女主培养成女神,然后肥水不流外人田的故事
  一句话简介:霸总开班授课,教我成为女神。
  慧黠欢脱,不折不挠的学霸女主VS面冷心热,热衷养妻的霸道总裁
  内容标签: 都市情缘
  搜索关键字:主角:任勤勤,沈铎 ┃ 配角:徐明廷,冯燕妮,郭孝文,江敏真 ┃ 其它:
 
 
第1章 
  你的火光,不知何时落进了我心田。待发觉时,已燎遍了整片荒原。——题记
  *
  任勤勤站在门背后,听着大人们在客厅里谈论她。
  “……下个学期就念高三了,书是念得很好的……阿康走得太急,什么都没准备。他的丧事都是兄弟姊妹们掏腰包给他办的……”
  说话的是任勤勤的大姑,她口里的阿康则是任勤勤才去世的父亲任康。
  任家远非大富大贵,甚至离中产人家都还隔着十七八个小康。
  任康初中毕业,离婚男人带着女儿在城里打工,一份保安工作一做就是十多年。
  眼看着女儿就要考大学了,任康就职的公司半夜进了贼。任康捉贼时被贼娃子用一把小水果刀捅在了心口,没救得回来。
  公司送来的慰问金足足二十万,在D城外环正好够买一个电梯公寓里的卫生间。
  这个卫生间如一块香腊r_ou_似的,引来了贪吃的野猫。任勤勤的两个姑姑三个叔伯赶到D市办完了丧事,摩拳擦掌准备分了兄弟的慰问金。
  “勤勤都十七岁了,你堂姐在你这年纪早就进城打工了,是大人了。大人就该懂事,姑姑们给你爸的丧事垫了钱,你该主动补回来。”
  “小孩子家拿这么多钱,会学坏的。让大伯给你管着的好。”
  任勤勤在这些亲戚口中,忽大忽小,十分滑稽。
  任勤勤一个保安的女儿,打小就在拆迁房安置户小区里摸爬滚打,野蛮生长到了十七八岁,并不是任人欺凌的小白花。
  可不等任勤勤亮出起手式,就被她的另外一位家长打断了。
  另外一位家长,现已改名王英,原名王银花的王女士,任勤勤的亲妈,乘坐着一辆油光水滑的黑色大奔,以出其不意之姿杀到了任家,将女儿打发回了卧室,接过了谈判大权。
  “银花,”任大姑开口就叫破了王女士的真名,口气好似道士逼着妖j.īng_显原形,“你和阿康早离婚十来年了,你现在回来抢他的钱,你哪里来的脸?我们任家可没有对不起你,勤勤我们也给你养这么大了,也没养废,你做人要摸着良心。”
  王女士早已不是当年那个被前夫打得满巷子哭号乱奔的小媳妇。她保养得极好,满面红光,穿着真丝夏裙,略微有点发福,同任勤勤那些有钱同学的母亲好似一个厂家的同一批货。
  王女士的司机还站在她身后,身兼保镖,雄赳赳一名大汉。任勤勤的三个叔伯有点怂。
  王女士未语先笑:“大姐,你这说的什么话?勤勤她爸的后事,多亏你们Cào持。不然等我得到消息赶过来,那得什么时候去了?你们给她爸垫的钱,我一分不会少你们的。我和她爸是分开了,可勤勤还是姓任,还和你们是一家人,不是?”
  任勤勤在门后听得有点傻眼。
  王女士不仅口齿流畅,字正腔圆,还不带一丝口音,去播报新闻都没问题。哪里听得出这只是个只有初中都没读完,从大山农村里走出来的女人?
  任家人脸色渐缓。不是瞎子都看得出王女士发达了,坐得起大奔,用得起司机的人,是不将那二十万放在眼里的。
  王英又说:“勤勤是我的女儿,还没成年,接下来当然由我照顾。她后面念书、工作、结婚,都有我这个亲妈张罗。”
  任家人更松了一口气。不用接手那个烫手山芋,大家都高兴。
  “更要谢谢大姐大哥们这些年照顾勤勤。”王英最后道,“这笔抚恤金,我做主替勤勤分了。留五万给这孩子,算是她爸留下的一点纪念。其余的,就j_iao给大哥,你们兄弟姐妹几个自己分,我是外人,就不掺和了。”
  任勤勤r_ou_疼地嘶了一声,却也知道亲妈这决定没有错。
  十五万买断亲情,已是促销价。要断就断个干净,省得r.ì后再为钱扯皮。
  王英女士当场分了钱,任家人拍着鼓囊囊的腰包走了,留下母女俩叙旧。
  其实也没啥旧好叙的。
  王英被前夫任康打跑的时候,任勤勤才三岁多。任康把王英的照片一把火都烧了。任勤勤也只是在外婆那里看过亲妈的照片,今r.ì才能将王英认出来。
  “勤勤,你都长这么大了。”王英喉咙哽着,两眼泛起了水花,半永久眉轻轻地皱着。
  说真的,还怪好看的。真不理解老爸当年怎么舍得打她。
  任勤勤则穿着宽大的校服,胳膊上别了块孝布,耷拉着脑袋,手足无措。
  她脑子灵活,不灵活也不可能考上现在这所重点中学的奖学金生。但是对着这位阔别多年、从天而降的亲妈,她实在找不到什么话可以说。
  任勤勤并不怎么怨王英十多年神隐没管她的。
  任康并不是个坏父亲。至少他这些年来一直把任勤勤带在身边,而不是丢在老家做留守儿童。他供任勤勤读书不算抠门,吃穿上也没苛刻过她的。
  但是任康脾气是真不好,火一冒上来,抓着什么顺手的就朝任勤勤扔。任勤勤额角头发里还有一处被老爸用烟灰缸砸出来的伤疤。
  而任勤勤模糊的记忆里,记得王英被丈夫打得惨叫,鼻青脸肿。
  小时候,任勤勤也怨过母亲置她于不顾。长大点懂事了,又觉得王英走得对。
  人总得为自己活着,不能吊死在一株歪脖子树上。
  “妈对不起你。”王英讪讪地拉起了女儿的手,动作不怎么熟练,“我想过把你接过去跟我过的,可你爸不放手。我之前也没钱,最近情形才好起来的……”
  任康同意和王英离婚,条件就是女儿归他。王英答应得也十分爽快。
  任勤勤说:“都过去了。爸对我不坏。”
  确实都过去了。
  任康作为父亲,并无大过,于公,还是个英雄。
  任勤勤在葬礼上就已决定,以后只记着爸爸的好,忘掉其他所有的不愉快。
  “你收拾一下,跟我回去吧。”王英扫了几眼这间简陋的房子,眉头一直好看地皱着,“以后你就跟着我生活。我在C城上班……”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