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言情网-全本小说在线阅读

520言情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现代言情 >

微微的毒 作者:好好笑(上)

时间:2020-03-22 21:24标签: 阴差阳错
内容简介 我跟微微结婚已三年,我从不知道她的过去,我更从未想过我们的婚姻会出现任何戏剧x_ing的变化,可是,突然有一天,出现一个人,改变了所有的一切 --他是个毒贩。 我从未想到,曾经的微微竟然会无可救药的爱上一个毒贩,她本是为了帮助她那做缉毒警
内容简介
我跟微微结婚已三年,我从不知道她的过去,我更从未想过我们的婚姻会出现任何戏剧x_ing的变化,可是,突然有一天,出现一个人,改变了所有的一切 --他是个毒贩。
我从未想到,曾经的微微竟然会无可救药的爱上一个毒贩,她本是为了帮助她那做缉毒警察的二哥抓捕这个男人的,可她爱上了这个毒贩,并为这个毒贩生下了一个儿子,也就是我现在的儿子。
有的路,永远都不能走;有的错,永远都不能犯!可是有的人,却偏偏要义无反顾的走下去……因为微微说:她感受到的东西是真实的……
 
 
 
 
第1章 
  头顶的电话一直在响,一直在响,催魂裂魄般的聒噪刺耳;我脑袋又疼又沉,想要睁开眼睛,使足了吃n_ai的劲也睁不开;前天夜里发生的那一幕,那道黑色的高个人影,还在我的眼前晃d_àng着,扭曲着,就好像恐怖电影里的梦魇魔影,压抑窒息。
  我要……给公安局打电话!电话铃声提醒了我,我该给公安局打电话,让警察去抓住那个男人,他非法持枪,强入民宅,他是——黑社会!
  “兰姐!兰姐!”,我叫了两声,忽然想起来,昨天一早我和微微去庆漪民政局办离婚的时候,就让兰姐回乡下去了,只得自己伸手取过话筒放在耳边。
  “谁啊?”嗓子嘶哑得厉害,很像生产车间里的两条皮带在摩擦,此时我已勉强睁开眼睛。
  “老胡?”是一个陌生女人的声音。“我是甄善美,你跟微微结婚那天咱们见过的,你还记得我吗?”
  甄善美?我拍打自己脑门的手掌倏停,顿觉心底涌上来一股无名怒火,声嘶力竭的大吼着说:“我告诉你,我跟她昨天离婚了,你以后找她,别打电话到我这里来。”
  电话那端的甄善美笑了一下,说:“我知道你们离婚了,我是特地来找你的,老胡,微微让我来找你,有的事她想让我替她给你解释一下。”
  “我跟她都离婚了,她的事不关我的事,我不想听。”
  甄善美大概没想到我会这样说,顿了一下,说:“微微说这些事是你该知道的,你是她丈夫,她有责任和义务告诉你真相。”
  责任?义务?我忍不住嗤笑起来,秦微微的嘴巴里居然能说出这两个名词。
  甄善美清脆的嗓音从话筒里飞快传来,“老胡,你先别生气,你在家里等我,见了面我把微微让我转告你的,你该知道的事告诉你,电话里说不清楚。你要相信微微会突然跟你离婚,是仓促之下迫不得已做出的决定,她不想害了你。”
  “害了我?”我扯动着脸皮,笑得不仅心酸,还讽刺;一个女人,怀着别人的野种嫁给我胡甘明三年;我胡甘明三年来,对她掏心挖肺,百依百顺,养着她,哄着她,还请保姆给她带孩子,生怕她受一点委屈,生怕她吃半点苦;最后,孩子的亲爹突然出现了,我才知道这个孩子不是我胡甘明的种。他妈的,这还不是害我,要怎么样才算是害我?
  我胡甘明是人,不是神,我他妈没那么伟大!现在这个社会,房价那么高,物价那么贵,我那每月五千块不到的工资,养着这么一大家子人,我容易吗我!要不是我们厂是国营企业,效益一直不错,三年前在厂区给我分了这套房子;要不是我爸妈有退休工资,我不用担心他们两老的生活,我现在估计还在还房贷,还在做房奴;一百五十坪的房子,四千多块一平米,没个六、七十万能买得下来吗?装修家具,生活用品,水电煤气,什么地方不需要花钱了?
  还有结婚时给她买的那辆二十多万块的上海大众,去年她爸过世,光买坟地,就花了我九万块……我不是要跟她算计那么多,如果我前妻五年前和我离婚,没卷走我爸妈给我买房子的六十万,如果她前天夜里,没说那些侮辱我,责怪我无能的话,我不会跟她计较这么多经济上的细账……可是她……!
  婊子!婊子!婊子!
  秦微微跟我那厚颜无耻的前妻一样,都是婊子!枉她还是北师大美院毕业的,枉她爸还是江平市军区退下来的军区首长,她念了那么多年书,他爸家教那么严,什么叫做婚姻?啊?什么叫做忠诚?啊?什么叫做责任?啊?她不懂!她通通不懂!
  我他妈昨天是气疯了,气晕了,我昨天就不该让她走,我该掐着她的脖子问她为什么要这样做?问她我胡甘明这三年来哪里怠慢了她?
  我一想到这些,我一想到我爸我妈,想到二老宝贝得不得了的孙子不是自己的亲孙子,我嗓子眼里就冒酸,我心里就犯堵,我全身上下没一个毛孔能顺畅通气的。
  “老胡,我现在在从庆漪市到一零九厂区的路上,估计还有二十分钟到。”
  甄善美话还没说完,我屁股底下传来手机震动的嗡鸣。踢了一脚地板上的空酒瓶子,我直接挂了秦微微那贱女人好朋友的电话,接了厂里同事肖全的电话。
  “哎呦,我说亲爱的老胡同志,你终于肯接电话了,你知道你几天没上班了?周五上级领导还要来检查生产情况呢?新的图纸和方案,下周一要送到省里去啊!你是不是忘了?”
  我知道肖全心急火燎,赶紧给他解释说家里发生了点事,说明天一早过去,就挂了电话。
  手机提示有很多未接电话,全是厂里的电话号码,我愣了一下,没有秦微微的。
  她和小椹,现在是不是在两百公里外的江平市,甄善美家里?
  我把手机搁在立柜上,感觉太yá-ngx_u_e附近一阵阵的跳痛,余光瞥见地板上歪东倒西的空酒瓶子,嘴里干巴巴的,又涩又苦;我这个家,淡黄色的墙壁,柠檬色的壁灯,米白色碎花落地窗帘,全是秦微微布置的,墙上那两幅淡雅清新的装饰画,也是——她亲手画的。
  而我和我爸妈的合影,在对面电视柜上立着的像框里,静静的笑着……我突然发现一个问题,我和秦微微结婚三年,家里竟然没有一张跟她一块的合影,就算是她的单人照,也没有;我俩结婚时,正赶上厂里忙,只领了个证,没去拍婚纱照,后来一直说要去补拍,可不知不觉就给忘了。现在想起来,秦微微她是故意的,她早就想离婚,她压根就不想留给我任何可能存在纪念意义的东西,你说这女人心计多重,多恶毒啊!
  客厅左边的实木门半掩着,我下意识的站起身来,绕开那堆空酒瓶子和满地的烟蒂,走过去推开门,这间屋子,是秦微微的画室;墙壁上贴满了大大小小的素描,国画,油画,竟然还有书法毛笔字;靠窗的两张并列书桌上,是笔记本电脑和一叠白纸,旁边的书架上,整整齐齐的搁满了书册。
  我走到窗户旁,坐在她常坐的椅子上,清晨的yá-ng光透泻到我的眼睛里,水雾蒙住我视线那一瞬间,我想起了前天晚上发生的事。
  前天,五月十六号,周r.ì,下午五点,我从广州出差回来,看看时间也晚了,就没回去厂里,直接回了家。
  在楼道里撞见带小椹去医院看病的保姆兰姐,兰姐说微微前一天出去就没回来,小椹发高烧,她打我电话呼叫转移,打微微电话不通,只好自己带孩子搭厂区的大巴车去庆漪市医院,给小椹看病。
  我一听就不太高兴,小椹才两岁,她这个做母亲的,也太不负责任;兰姐做好晚餐,我等微微等到八点钟,她才推开门进来,她瞧见客厅桌上的晚餐,就说她吃过了,让我自己吃;然后进卧室去换衣服。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