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言情网-全本小说在线阅读

520言情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现代言情 >

许你骄纵 作者:子初酒(上)

时间:2020-03-25 20:44标签: 甜文 都市情缘 婚恋 豪门世家
文案: 【原名《嫁给瞎子以后》,下本开《近你者甜》,微博@初酒呀】 文案1: 叶谙作为圈内公认的美人,肤白貌美,纤腰细腿,可惜却嫁了个什么也看不见的瞎子 知情人士纷纷扼腕叹息,唯有叶谙乐得自在 有钱,长得帅,还瞎,这不就是万千少女梦寐以求的完美对
  文案:
  【原名《嫁给瞎子以后》,下本开《近你者甜》,微博@初酒呀】
  文案1:
  叶谙作为圈内公认的美人,肤白貌美,纤腰细腿,可惜却嫁了个什么也看不见的瞎子
  知情人士纷纷扼腕叹息,唯有叶谙乐得自在
  有钱,长得帅,还瞎,这不就是万千少女梦寐以求的完美对象吗?
  婚后,叶谙的生活要多潇洒有多潇洒,住他的豪宅,用他的资源,在他面前横行无忌
  直到有一天,这个瞎子突然复明了……
  深夜,卧室。
  男人拾起掉落在地的衣服,幽深的眼底含笑:“怎么不继续了?”
  猝不及防翻车·叶谙:TVT
  文案2:
  商界大佬谢朔一朝失明,从此变得y-in郁暴戾喜怒无常
  迫于无奈,他娶了一个叫叶谙的女人
  婚后两人约法三章,等谢朔复明,就办理离婚手续。
  后来,重见天r.ì的谢朔却拉着叶谙的手,不肯签字——
  谢朔:我眼中看不见旁人,只看得见你。
  叶谙:……
  这TM都是什么土味情话?
  #我曾深陷黑暗,后来终于得窥天光#
  【先婚后爱】【明艳骄纵女主X病娇y-in郁男主】
  #男主大型真香现场# #和瞎子的互怼r.ì常#
  内容标签: 都市情缘 豪门世家 婚恋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叶谙,谢朔 ┃ 配角:下本开《近你者甜》 ┃ 其它:子初酒
  一句话简介:嫁给瞎子以后他复明了
 
 
第1章 
  三月ch.un暖,花团锦簇一路绵延。
  坐上前往谢家的车后,叶谙突然生出几分后悔来。
  一个星期前,她那个仿佛不存在的父亲叶远年突然找到她,说叶家需要进行商业联姻,想让她以叶家大小姐的身份嫁给本市名门谢氏的大少爷,谢朔。
  叶谙上小学的时候,她妈夏瑾女士就和叶远年离婚了。那时候叶家还没有现在这样的家底,也没有皇位要继承,夏瑾以豁出一切的姿态,争取到了女儿的抚养权。
  年仅几岁的叶谙跟着夏瑾离开叶家。
  没多久,叶远年再婚,有了新的家庭。
  这么些年,叶远年几乎没尽过当父亲的责任,父女俩情分薄得可怜,甚至还不如陌生人。所以叶远年找她谈婚事的时候,叶谙的第一反应就是冷笑,差点没抬手一杯咖啡泼他脸上,让他有多远滚多远。
  ——然而,她不能。
  七年前,夏瑾因为某些缘故无法再照顾叶谙,叶谙被辗转送回了叶家照料,后来走投无路之际,还曾向叶远年要过一笔钱,数额巨大。
  虽说叶远年没有明着以此作为威胁,但拿人手短,她又一向不喜欢亏欠人情,尤其是叶家的人情,于是最后非但没泼出去咖啡,反而经不住叶远年的忽悠,脑子一热,把自己给卖了。
  看着车窗外烂漫的ch.un光,叶谙抬手搭了搭额。
  她可真是个圣母,不去演苦情剧可惜了。
  “谙谙……”
  正神游着,旁边响起叶远年小心翼翼的声音。
  叶谙扭过头,只见他望着自己,一脸欲言又止十分纠结的表情。
  叶谙:“?”
  酝酿半天,叶远年终于开口:“先前爸爸跟你说的那些话,你都记住了吧?”
  因为怕叶谙临时反悔在谢家闹脾气破坏两家的j_iao情,出发之前叶远年不放心地叮嘱了一长串注意事项,只差没让她白纸黑字写保证书。
  “你也别觉得委屈,爸爸这都是为你好,不想你以后太辛苦……谢朔他的失明是暂时的,还有治愈的希望,谢家已经请了国际知名专家定期替他会诊,说不定哪天又好起来了……”
  叶谙实在搞不懂他,既然不信任她,干吗还要巴巴地来找她,年纪大了犯病么?
  她听得昏昏欲睡,没耐心地打断他:“嗯,我知道了——昨天晚上没睡好,我补个觉,到了你叫我一声。”
  说完,靠着座椅,微微侧头,合上了眼。
  叶远年:“……”
  约莫半个小时后,车子穿过绿荫道,进入风景秀美的富人别墅区,停在谢宅外。
  叶谙被叶远年叫醒,迷迷糊糊睁开眼,调整好表情,跟着他下车。
  双脚落地的刹那,ch.unyá-ng斜照过来,鼻尖掠过淡淡花香。
  远处碧蓝的湖中水色d_àng漾,倒映着云影天光,她抬头,被光和影晃了下眼。
  ——果然不愧是名门望族,处处都散发着凡夫俗子难以企及的贵气,叶家虽然也算富贵,但比起谢家来,还是差了许多,充其量就是个没什么根基的暴发户。
  站在宛如油画般的花园和复式别墅前,叶谙突然又觉得,自己这个决定也没那么难以接受了。
  不就是联姻吗?不就是盲婚哑嫁吗?她可以!
  谢家的管家上前迎接,领着两人往里。
  谢朔的父亲谢柏言早在客厅里等着,五十多岁的年纪,头发已经白了大半,面上也尽是沧桑之态,想来经历了不少风吹雨打。
  不过,他倒没有像叶远年一样中年发福,依稀还存留着几分年轻时候的儒雅帅气。
  在叶远年的暗示下,叶谙极为礼貌地唤了声:“谢伯伯。”
  谢柏言颔首应了,上下打量她一番,露出了和蔼的笑容。
  年轻女孩一袭白色淑女裙,眉目干净,笑颜明丽。
  原本,他听说叶谙是叶远年前妻带走的女儿,自小没在叶家长大,还有些不满意,觉得叶家的诚意不够,现在看到人,心里的偏见倒是去了不少。
  这姑娘明眸皓齿,举手投足落落大方,配他的儿子确实不差。
  入座后,谢柏言同叶远年寒暄了几句,转头语气温和地问叶谙:“谙谙还在念书吗?”
  两家联姻,谢家估计早已经把她的生平过往包括谈没谈过恋爱都调查清楚了,这么问也就是找个话头。叶谙保持着标准的淑女坐姿,瞥了一眼旁边生怕她乱说话的叶远年,规规矩矩答道:“已经毕业了,现在签了一家工作室,在当配音演员。”
  “平时工作辛苦吗?”
  “还好。”
  一问一答,严肃得像是面试。
  谢柏言点点头,又问:“你跟阿朔还没见过吧?”
  叶谙顿了一下,笑说:“之前在网上看过他的采访,四舍五入应该算见过?”
  她说得俏皮,谢柏言不由乐了,原本严肃的气氛瞬间缓和不少。
  说笑间,谢家的佣人周姨从楼上下来,走到谢柏言身边,低声道:“大少爷说他不下楼了,您看着办就好。”
  谢柏言闻言,蹙了蹙眉,有些头疼。
  联姻是两家的事,女方都主动上门了,他这个儿子却避而不见,实在有点说不过去。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